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一百七十八章师姐
    “爹,这是我的学姐,一直照顾我,我想我要是离开这里了,就麻烦爹你照看她一下,有什么难处,就由路家援手。”

    瑶净听他这样一说,脸色顿时很白:“你要走了吗?”

    路天辰轻轻一笑,说道:“有些事由不得我,我这样说是怕我一出这个灵力院就没时候回来。”

    “你要去哪?”

    “神山殿!”

    路天辰的目光变得极其犀利,两道厉芒一闪而没。

    听说隆真在那儿,这个祸端必然要除,还有花云青山,花云星落这一战必不可少,这应该也是离开炎夏帝国前的最后一战!

    看着儿子憔悴的脸,路逢春觉得他成熟了长大了,能凭他一人之力将家族送到炎夏帝国之顶,这个少年身上担是很重啊!炎夏帝国第一,这就是他路逢春的儿子。他不觉身体一挺,站在儿子身边,说不出的骄傲自豪。

    “跟我回家过年么?”路天辰问瑶净。

    瑶净好一番挣扎,最后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家里来过几次了,要我回去过年,我一会儿是要回去的。”那个时代家教森严,父母的命令是不能不听的。

    路天辰说道:“那我先走了。”

    瑶净点头,两只眼睛就有了些水雾。

    路天辰和父亲各乘一轿,奔原隆家府第行去。原地的曼妙身影直到看不到他们了,才怅然而回。

    经过一次大整修,现在的路府门面一新,气势更加不凡。

    路逢春父子离大门还很远,就不得不下得轿来,迎接的人已经堵了大街。当先一人,一身的明黄,王霸之气冲天,正是当朝红极一时的十九弟炎黄宽。近两个月未见,他更是红光满面,志得意满。

    他的身侧是一位身高达到两米的极为威猛的老者,神光凛然,正是炎夏帝国的新武皇,炎黄无敌,另一面站着另一位极黑的,状如猿人的古维家主古维河。

    路家有这位平原王炎黄宽罩着,两个大家族虽然心里颇有腹诽,但大势所趋,也就只能做足表面文章了。

    路逢春一人当先,路天辰随后,二人先见过了平原王,再与二位家主好一番亲近。三位炎夏帝国最大家族的家主,终于有这一天,将三只手握到一处。

    路天辰在轿中换了衣衫,但身上实在是不堪,招呼几句,说自己不洗洗再出来,实在是有忤佳客,急急奔进内院,有人前边带路,好一番洗换。

    再出来又是一个浊世翩翩少年,只是眼睛还是血红一片,看起来有些吓人。

    大厅内已经排开大宴,一张八仙大桌子放在中间,几个人围坐在一起。炎黄宽受推不过,坐了首座,下座由家主路逢春相陪,另一边就坐下了老武皇炎黄无敌,古维护河等。路家来京的几个主事的,就是家主最大,长老都在星源家中,有几人去了东方家,守护那株古树,妈妈白月沙也没能回来。

    桌上好一番气氛。每个人都表现出最大的热情,酒吃得其乐融融。平原王炎黄宽对于路天辰,这位救过他一命的天才少年,当然要有一番异于旁人的亲热。

    此时的炎黄宽已经很有王爷的范,路天辰看着不爽,虽然也是好一番亲近,但也只是表面上两个心照不宣的应付。倒是炎黄无敌与他很对脾胃,两个一谈起武学一道,大有相见恨晚之慨,一老一少特别投缘。这中间,炎黄无敌必竟上百年的经验,给了路天辰很多意想不到的指点,路天辰受益匪浅,更加的对老人敬爱有加。

    两个人坐在席侧,只说得眉飞色舞,口沫四溅,一副旁若无人的态势。

    谁敢说什么吗,就算席上有一位王爷,也不敢打扰一位武皇与一位灵力怪异,忽高忽低的某少年之间的对话。家主,他的父亲也只有听着的份,不敢轻易插言。这是炎夏帝国最高手之间的交流。

    炎黄无敌也听说过异体空间主种事,加之古树事件已经在这块国土上成就一个传说,几乎风一样的传遍了炎夏帝国,不知道的人几乎不存在了。

    他就问了一些关于异体空间的事,路天辰坦然伸手过去,让他探一下他的身体。路逢春心头立刻一紧,但当此境地也不好相拦,炎黄无敌伸手过去,好一阵才放了开来,眉头微皱,说道:“小友身体里另有一个妖体,那不是古树,是什么?”

    “它是个祸害,”路天辰淡淡一笑,“我这些天就是同它交手,想来也用不了多少时日,就能让他彻底臣服了。”

    “那不就是说,你已经有了两个异体空间了吗?”

    “是啊,所以我正要说,东方家的众长老和我的妈妈,也刻回来了,拥有了两个异体空间后,就再不用担心有人打老树师父的主意了,这一点倒是要老友你帮我宣扬一下。”

    “呵呵,好说好说,这件事,我老炎黄老头能做一个证明,你确实已经是一位拥有双异体空间的武神了,炎夏帝国第一人,天下第一,那个花云老头就算不服,他最多也只是个武皇,跟我明争暗斗了几十年,呵呵,没想到,到后来会是这么个结果。为了这个武皇,我二十年未出家门半步,苦修不分日夜,想来真是太过于愚了。今后我将多些时日,浏览山川大河,不能把一生都放到武王身上,活得没有生趣。”

    有这位武皇为证,路天辰再无后顾之忧。路逢春直到此时才明白了儿子的良苦用心。

    一席饭直吃得尽兴而散,两位炎夏帝国最高手,依依惜别,匀感到相交太晚。实际上炎黄无敌专于修炼,几十年不问世事,心地非常的纯净,相比之下已经太多遭际的路天辰犹还不及。

    众人相继告别。

    回到房中,只剩下了父子二人,二人对坐,有许多话要说。首先路逢春对于他的第二个异体空间追问良久,从儿子过于憔悴的情形来看,路逢春可不认为儿子真的一帆风顺。

    “我没事的,爹,你相信儿子,我能应对,小时候的打击没让我倒下,以后就更不会。我现在想知道神山殿的位置,你让家族人出去寻找,再神秘也有个去处。东方家就应该能够知道,我必须在去神源山高级灵力院之前除掉这个大患,这样才走得安心。”

    “花云星落,二十年前就是位武圣巅峰了,我虽然没见过他,但传得神乎其枝,这次就让全族的武王一级高手陪你一同前往,再不能让你只身犯险。”

    路天辰点头:“也好,他们如果人多,我也怕中了他们什么诡计,长老们见多识广,应该能帮到很多。再打听一下有没有隆家一个叫隆真的在那里,这个人修炼天赋极高,我不能让他存在,不然会后患无穷。”

    路逢春点头答应。

    父子二人直谈到中夜,路逢春见儿子疲惫不堪,就让他先睡了,自己出来,在门外站了好久。

    仰头望天。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路天辰这一夜睡得昏天黑地,一直到第二天黄昏才醒了过来。

    外面爆竹声起,已经是小年了。

    路天辰沉入内视中,见美人狐始终安静的卧在小树下,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而神识里它所能开辟出来的那块小空间,却忽然加大了一些。

    路天辰一惊,看来这只臭狐狸并没有放弃投降,而是加紧了后背的动作。而那把逆天屠龙刀,依然故我,周身是狂暴的灵气流转,威然矗立。路天辰禁不住轻轻一触,那天级宝器就放出一股威压来,让他一阵心悸。

    奶奶的,让你再狂几天,等收拾了臭狐狸再对付你!

    路天辰一笑而出。

    吃过饭后,他就回到自己的大房间,再一次沉入生机功法的修炼之中。路逢春安排下二百家丁,护住这个单独的小院,不容许任何人轻易走近。

    这个除夕大年,路天辰除去吃饭拜祖外,几乎全在小院中渡过。他疯狂的修炼态度,让路家的上下更加体会到他的非人自虐式的生活,真是不易!

    忽忽七天,正是大年初一,一大早,路逢春刚刚起身,要到祖宗牌位前磕头。

    蓦地,一个身影似天神一般,从窗口一忽落地,一人面色慌张的看着他。

    “爹爹,出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