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百零二章蛇皇
    再退一步,路天辰的身体就进入了洞壁一里。群蛇如疾风过江,波流般翻腾起来,而蛇皇则一闪间过了十几米的距离,来到了最前面的地上,抬起一米的上身,专注的盯住路天辰,似乎只要他再有动作,就一击而杀,这一点从它已经粗通人气的眼神中看得出来。

    但是路天辰一颗年少好奇有心已经被它勾了起来,反正是死,怎么也逃不出去,为什么不到里面看看呢,下过这个决心,路天辰就一连四刀挥出,这不是平常的四刀,却是他最拿手的四重轰,最后两道刀光交叠,如一座刀山,立在他的身前破开一切的冲击而出。

    刀光其次,最让小皇蛇忌惮的却是那刀里的无尽杀意,冰冷的杀意让心灵感应力极强的蛇皇,一阵心惊肉跳,一个电闪,它的三米身体如弹簧般的跳到壁上,一张嘴,一道火光从它扁小的嘴里喷涌而出,射出十几米远。这道光属性的一出,洞口得就是一暗,仿佛除了它,再没有亮的东西了,它只一闪就到了刀光之前,比起刀光来,它并不显眼,但就是这无匹的天级刀挥出的杀意之芒,在它面前暗淡下来,两力一撞,刀光竟然一缩,似乎不受重负。

    迎上刀光,一阵超然的大响就在地洞前震撼天地的响过,地面在这一响下裂得如同一块干涸的千年之湖,龟裂纹路一直延伸出几十米外,最宽处,已经有不少大蛇掉到里面,竭力向外爬动。

    这种震动让地洞马上就有了反应。路天辰清晰感应到身后的温度忽的升高了两倍,后背处已经热得有了痛感。

    他再不犹豫,一转身,冲入洞内。同时将另一片刀光送出洞口。

    怕洞震得坍塌了,金蛇竟然选择了退避,而不是再接一击,实际上刚才的一击,它已经占尽了上风,只是因为那片杀意,还是没有放开手脚一搏,不然,路天辰这一下就有好看了。

    里面极暗,好在此时此刻的路天辰已经是意能武王,六识经过不断的改造,早已经步入一种玄妙境界,里面就算没有一点光线,人也能感应得到身外近三米的空间,都有些什么。

    一入洞,热浪灼人,但金色蛇皇已经跟了进来,电闪般射入,它一改之前的小心翼翼,一张嘴,一道金光劈向路天辰。

    洞若观火内猛然的亮度让路天辰大吃一惊。

    他回身支出一支冰属防御盾。身周突地就是一寒。武圣四重境已经强到一个境界,而没有化屏,而上支盾,坚固度提升一重境。高他两重境的攻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哗!

    金光同冰能盾相交,发生的声音让路天辰心里一阵难受。如同两个铁物摩擦。而他手上坚固的灵力盾在这道金光面前缩了两缩,忽然很薄弱,易学了两下,竟然碎了。

    ……轰,余波带着路天辰直跌进去。头朝下。

    地洞是一路向下的,地面上又满是滑腻的蛇涎,这一跌,身体再不受控,飞速坠落下去。

    路天辰大惊,下面极有可能会掉落在一堆蛇身上。

    他猛然挥起还在手上的屠龙刀,向头前挥去。

    ……轰隆

    地动山摇!

    无数碎石纷纷落到路天辰身上。这一轰之力在狭窄的地洞之中,更加的惊世骇俗。能量的震动波久久不尽。路天辰身体一顿,飞身而起,屠龙刀直指向洞口。

    追入近十米的金色皇蛇狠厉的双眼恶毒的盯着他,似乎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但它一看到长刀挥来,游动如电的身体就停在原地,近十米的短短一段距离,说什么也不敢靠近。它倾刻显得胆战心惊的样子让路天辰明白,它怕的不是屠龙刀,而是这个地洞的一再震荡!

    地势稍缓,路天辰已经决定非进去看看不可,皇蛇既然不敢再追,路天辰也就不用再去理会它。

    但越往下越是酷热难耐。远远的,那条皇者之蛇小心翼翼的跟着,它的身后是几千条的王蛇。

    腥臭之气愈烈。

    ……很快过了几千米,这个大洞却是越往下越宽阔,而温度也终于达到了五十几度。

    路天辰布出了冰属灵力,能量波包裹着他的身体,一路再向下,再下一千米,已经在七十度上下。除了那只金色竽蛇,其余的王蛇再不敢深入下去。

    路天辰接着走。

    又是一个千米,面前的洞腹大到千余米,而温度终于达到的沸点!

    皇蛇止步了……

    路天辰的面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是一条河,从他站着的地方,到那条河有千米的距离,而再往前,一步是一个温度,过了沸点,是熔点,再往前就是几千度的高温,那条河,就是一条石头熔成的火山河。

    空气中都是硫磺的味道,而这个大洞腹的四壁上,竟然全部都是一种能发出莹光的晶石构成。所以这一路上越向下行,反而越明亮。只是暗红色的洞光让人憋闷欲死,呆得久了,只想喊叫起来。

    路天辰在近二百度的洞壁边上坐了下来,冰属灵力在这里以一种均速的消耗着。而距他仅仅十几步远的地上,红冠的金色皇蛇仰着上身,保持这种姿势监视着他。眼珠一动不动,而它的身上却扑出一种金红色的属于火属的灵力。

    它也不怕被烧死!路天辰郁闷的想。

    达到它这个级别的异兽,已经俱备了人类的思维。这条蛇很胆小,以它蛇皇的能力,如果在洞口处倾力一战的话,不出十招,路天辰就只有死路。但它怕这个洞受损。一直小心翼翼。

    蛇类是冷血动物,它是变温的,随着环境温度变化而变化。所以它虽然是位武皇一级的,却还不及人类耐热。

    一人一兽,四眼相对,两个都到身体承受的极限,耐心的等着对方倒下。

    而路天辰在三个时辰过后,冰属灵力到了尽头……

    洞内是恒温的,熔岩河不时发出扑扑声响,慢慢的流动。燃烧的红光映上晶石表面,折射回来,使温度更高。

    路天辰再度回缩灵力,汗水湿了全身。冰属的灵力已经不足以抵挡热浪。一处衣角在慢慢焦化。再看那条三米长的皇蛇,身上反而红光大涨,一副能到天荒地老的架式。

    “你奶奶的!”路天辰忍不住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