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百一十八章狂战
    八重境大武皇刁狼两米半的血刀横在余下的两个徒弟身前。须发皆张,将个地级攻杀技狼魔斩释放了出去……

    血刀与狼虚形分成数十道残影,破开数十道路裂隙,疯狂压了过去。

    此时,路天辰与鹰潭在他的能量波里,极其弱小。

    “快回来……”乌兰玲嘶声叫道,挥动她二尺的灵力兵器尽身来到路天辰身边,呲着一口银牙劈出了灵力刀!道路也上进心了一阵光波。

    路天辰一连支出三支灵力屏,一手拉起一人,风属灵力放到最大,在能量波里急急飞退。

    轰……

    灵力屏碎得没有一丝的犹疑,地级的无上光波,直接将三人送出了五十米外,轰然的砸在地上,沙尘大起,地面裂隙丛生。

    滚身站起的路天辰低低喝了一声:“带他走……”双眼现出了一种血红。

    他一手上举,一手下压,一个灰色涡流在他双手间成形,并猛然释放了出去――风能洞!

    刁狼已经跨过这几十米的距离,他的背后是宽大到十几米的青狼虚形,罩住了半个天空,噬血獠牙如两根巨型的灵力兵器,竖在他的头顶,狼眼空洞而没有温度。

    对着这个达到了地级的风能洞的攻击。刁狼还是被它的狂暴吃了一惊!一个小小的武王敢在他面前站立这么久,而且直面对战,这让他非常脑火。

    一米方圆的能洞破开一切的到达刁狼身前,刁狼在喝了一声,将血刀猛然立在身前,啸叫之声大做,青狼虚形无何止的向他刀上聚去……青色的意能波,令血刀颤动出一阵心颤的厉声!

    轰……

    风能洞砸到血刀上,轰然的凝住,许久才破坏开来,能量的冲击达到十几米外。

    路天辰已经一手提着一人,飞退进了右路军人丛……

    他要逃走,顾不得别人的生命了。落地后,又是一个风能洞抛出,身形同进再起,速度达到了极致。而在他的手上,鹰潭依然吐血连连,乌兰玲狂挥灵力刀。

    二人在他的手中没有一丝抵抗力量。

    飞退,结洞。再退再结。右路军团的大营里轰然之声位于着无数血雨,而在狼皇背后,城门已经大开,无数左路大军铁骑冲了出来。

    右路军败得极惨!死伤无数!

    轰……

    狼皇目光短浅定定的锁在路天辰身上,他不允许在他的面前,有两个他最忌惮的敌人逃脱。今天这样的机会也许一生只有一次!

    但是,蓦然,他的身形一凝,感应到一股浩浩荡荡的正气就在他身前百米处结成,他止住了脚步!这股沛然之气,冲开而起,要不是他的意能达到了武皇境地,再出五十米,他就有可能退不回来了。

    会是什么?他飞身而起,形在二十几米的上空顿了一下,于是看到了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震天鼓!

    天级炼器!

    几乎达到终级的炼器――震天鼓!在得到极品兽能核之后,终于在百个炼器大师的手中完成,也是这次右军的制胜法宝!

    一驾移动的高台,由近千匹极品骏马拉着,台上支起一面阴阳鼓,上面三千颗五级晶石排成阳极的正卦中心,九千颗三级兽能核紧密的围在外围,在最中心处是那颗路天辰的极品兽能晶核!

    一人站在鼓旁,举起一支黄金铸造的鼓锤,一下一下极沉重的落在鼓上。

    乌兰王爷,达到武王巅峰的王爷亲自操锤,而无限浩然正气,正从他落鼓处漫天升腾!看到了二十米高空处的狼皇,乌兰王爷重锤落下,蓦然,鼓上金光大盛,能量波在这面达到近十米的大鼓鼓荡开来,聚向中心的一点,而那枚极品兽能晶核倏地一亮,一道如剑般光芒直冲上天,落点正是狼皇所处之位。

    九千零一颗兽能晶核凝聚成的力量,达到了无与伦比的武神一级!通天神剑一般直指狼皇刁狼!

    狼皇大惊失色,身前连推,几只巨狼虚形迎了过去,手中血刀脱手飞出,这一次却是飞击向路天辰的落身之处。到了这般境地,他竟然还一心想杀死这位诡异少年。

    ……魔系狼形一碰到浩浩荡荡的震天鼓的能量剑,倾刻化做一团清气,散去了。而此时,狼皇支出一只灵力屏后,身体如流星般坠向地面,在血刀之后,他的一只狼拳重达万钧的轰向路天辰的头顶。

    轰!轰!轰!……

    在狼皇身后,每道他的残影下都是一个巨坑,一道道金光从震天鼓上尽快挥出,炸起几十米高的沙尘柱!

    路天辰再一次双手空捧,无休无止的杀意下,他的屠刀再现于手上。一边委顿的鹰潭,眼睛看到这一支离级灵力兵器,愕然半晌,突然的泪如雨下。

    在路天辰挥出这件离级重器的同时,他也将一道路刀意挥洒出去……

    两力都弱,但交结在一起后,就破开一切的冲出去。

    轰然的一击,武皇的一只血刀竟然在他们面前化成了血雨,落在地上。

    但狼皇的忽啸着的夹着全部力量,从高空压下的一击,已经全然的把他们罩在一处……

    轰隆……

    一只青狼虚形,一只大嘴将三人同时含入如洞腹般的口中,随后的拳风才真正到达,无尽的沙尘柱就在他的拳下升腾起来……

    声音也似乎无尽无休的延展。

    声音过后,沙尘过后,一个惊世骇俗的巨坑出现在三人原来的地方。路天辰单薄的身体直立着,面无人色,他的身后是毫毛无损的乌兰玲,鹰潭二人。而他的身前,那柄立在身前的达到三米的离级重器,慢慢的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然后宽大的刀身上出第一道裂缝,裂缝延展,终于一块一块的化入空气之中,路天辰眼睁睁看着自己用生命换来的离级重宝,就在身前碎去了,化成了虚无,而此时此刻,他大叫一声,神识海痛如刀搅,几乎与刀并存的他的神识海在这次巨大震荡后,伤得极重,噗……一口血喷出两米远,路天辰软软的躺在坑内!

    现此同时,接二连三的鼓声震天动地,金光剑划过人丛,飞向狼皇。狼皇一击得手,再不敢进击,身形如一头孤狼,几个起落,在金光剑的轰击下,飞回了自己的阵营。

    当乌兰玲背起她的小六时,倔强的小丫头泪水涟涟。一边的鹰潭却低声说道:“想救他,就别回军营了,回蓝天月湖去,那里人唯一一位能救他的人……”

    乌兰玲看看这位轻易不说一句话的国师,明白他这句话的份量,点了点头。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扶着两个大男人,走到几十米外,已经震晕在地的十几个甲兵身边。将他们拉下战车,三人在车上坐好了,小丫头平生第一次挥起了长鞭,赶着这辆两匹极品骏马拉着的战车,奔离了战场,向来路奔去。

    双方的混乱战在鼓声里结束,右路军终于稳定住了队伍,退回三十里后,重扎大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