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百一十九章金庐
    一路上路天辰昏睡不醒,有时猛然坐起,大喝一声:“……你才是废物,爷宰了你!”然后颓然而倒。

    前边的乌兰玲一路上也不知道骂了多少次骇人听闻的言语,双眼就始终红着,发誓要将那位狼皇骑在身下,蹂躏致死!

    也没吃过什么东西,鹰潭始终闭目修炼,极力恢复身体,三个人,就一位弱不禁风的小姐还能临敌,可惜连个武王都不是,也就能打打武将一类的对手。

    鹰潭必须尽快好起来。有武皇灵力在,三个人出了战场,几乎是无敌的!

    几天之后,一望无际的蓝月湖出现在三人面前,到达湖边的一刻,加上最后两鞭的两匹骏马,八腿一软,一同扑到沙滩上,再不起来。

    乌兰玲也不理会,背起她的小六来,回头问武皇:“你说的人在哪?我们好象是在东岸,距咱城怕有千里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找不到路了!”小六一米六的身材,双腿拖在地上,两只手就在她的两只小兔子上蹭来蹭去。

    鹰潭面色凝重,举头向湖啸叫起来。这一声浑厚无匹,直达十里之外。

    “……搞什么?死老头!”乌兰玲受震不过,心头一阵翻腾。

    过了一会,就见有一只小船在湖面上出现,缓缓靠过来,船上两人,在三人近处停顿了下,一见到岸上之人,船上之人立刻就在船上跪了下来,口中叫道:“三爷回来了,孙儿磕头了……”

    鹰潭还没说话,乌兰玲说道:“你们快快划船过来,有人要你们救,客套话以后再说!”

    那二人一愣,鹰潭说道:“这是咱家公主,你们磕头吧!”

    听说是位公主,二人也没有过大的反应,只是很好奇的打量一番。就船前躬身行礼拜。

    船有些小,五人坐在里面,吃水大,其中一位壮汉长浆一搬,小船离了湖岸。

    走得又稳又快,一刻钟后,已经看得见湖心处,有一大片陆地。这块真正的世外桃源就算到了。

    想不到湖心竟然会有这样好的去处,占地极广的小岛,有个名字叫做离鸟,挺怪的名字,而如果路天辰听到这个名字,就能想到他那把离级的重器了。此时此刻,神识海里一片混沌,哪里还有离级屠刀的影子。

    靠岸时,已经上百人在岸边躬候,乌兰玲只顾着她的小六,见到一人就问,你们快来看,谁来救他,我有重赏的!“

    当先的一位老者,也有百岁高龄,看得出面前这位小姑娘一身王者之气,很吃一惊,再看她怀里那人,脸色极差,沉睡不醒,几人想伸手接过他来,乌兰玲说什么也不肯,就这样拖背着,跟随众人上岛。其实路天辰在她背上,当然没有几人抬着舒服,但她不管这些,她的小六,她是不放心别人乱动的,就算小六再辛苦,也得她背着。

    一番见礼,一行人全是鹰潭的小辈,有的更是晚了不知道多少辈,算是玄孙之外了。

    活了近两百岁,鹰潭自从离岛,被蓝月王聘为国师,这已经有近五十年未回了,若不是家传的千里传声,众人还不能确定是他回来了,这哥是家族的大事,没回到半路,又有一拨人下岛来迎。前前后后有五六百人跟在后边,浩浩荡荡的上了岛上的小山。

    一片建筑,全是最原始的茅庐,有千余间之多,各个小院极整洁,种着各式蔬菜,村前是一片晾晒的渔网,而村后就是一片碧绿的田地,鸡犬声相闻,一派世外桃源的的恬淡。

    “带我们直接到金庐吧。”鹰潭说道。看了眼一脸焦虑的小乌兰玲。

    众人面上一凝,知道事大,赶紧前边带路,一行来到村后的一间草庐前,停了下来。所谓金庐,就是屋顶年头长了,长出一种金黄色的奇异的苔藓类,远远看上去,果然同金顶一般。

    小院比起村里的也没什么特别。只是到了近前,没人敢高声说话。

    鹰潭来到院门前,慢慢的跪在地上,两个头下去,老泪纵横:“恩师,不孝徒弟小鹰潭回来了,您老人家一向可好。”

    房门一开,一位看上去不过三十几岁的人走了出来,脸上长得极其清秀,有一部黑须,一身灰色布衣,一副地道的乡农打扮,一脸温和的笑容。

    “呵呵,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丢人不,快起来吧,让为师好好看看你,出息成什么样了。”他一步步走来,脚下纤尘不起。

    鹰潭抬起头来,却不肯就此起来,又磕了两个头才站起身来。

    “你伤得很重啊,”那人一皱眉头,“什么人伤的?”话音里听不出一丝波澜。

    “是魔武者刁狼。”鹰潭答道。

    “呵呵,是那个没出息的小子,这位是……”他看了一眼鹰潭身边已经急得脸色不善的乌兰玲。但立刻目光一沉……

    他看到了路天辰!

    众人眼闪的空间突兀的一阵震颤,有意能在空间存在了下,就收回了,那人皱眉说道:“他的神识怎么会伤得这样厉害!是他的意能兵器坏了,还是与他魂体相系的一件重器,不然不会伤成这样的,是什么兵器?”

    “师父,他救了孩儿,而且他的意能兵器是一把刀,师父,你可能不会想到,这人拿出的是什么兵器……”鹰潭有些莫名的激动。

    “你是说……”那人在上这才有些变色。

    “是啊,师父,他释放出来的正是离级重器屠龙刀!”

    鹰潭这一句话一出,饶是那人几百年的一位超然于世的大武宗,也不禁心神激荡,上前一步,仔细打量这位昏沉中的少年。

    “他能打屠龙刀……”他一脸的不置信。“几百年了,他是第一人,可是,能打开屠龙刀的人怎么会受伤呢!谁能伤得了他,一个狼皇在他面前屁都不是,会伤了他?”

    那人连连摇头。

    乌兰玲着急说道:“喂,你这人,能不能治得了他,给句痛快话,我们没时间听你啰嗦!”

    鹰潭脸上一阵难堪,看着师父不敢说话。

    那人点头说道:“我试一试,快抬到屋内去吧,我马上施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