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元尊 第二百二十一章刀的故事
    当路天辰再次张眼,已经是三天后的事,张眼的同时,他感觉到了一百米外青草的微动,一只青蛙在丛间盯着一只蝗虫,二目微合似乎浑不在意,但路天辰能感觉到它每上根神经都放在了这只蝗虫身上,耐心的等着最佳出击时间。

    清风仿佛就在路天辰身前吹过,他几乎能感受到窗子外的这点夏风。

    这种感觉太玄妙了,所以他有一刻,以为自己已经是个非人类了,而是个魂体式的存在,不然这什么会突然能感受到这么奇特情境。

    躺了一会,目光转到床前,那里伏着一颗美丽的头颅,长发直延展到自己的脸边,细丝如梦,那人微歪着脸,睡得正香,一缕晶亮的口水,慢慢从她嘴边落下。

    其实长得很美,如果把那份刻薄去掉,还没长大呢。

    乌兰玲。

    没有立即起身,路天辰发觉了神识的巨大改变后,第一件事,就是在神识海里找自己用性命换来的离级重器――屠刀!

    没有……

    宏大超过几倍的神识海里空空如野,找不到一丝屠刀存在过的影子。

    路天辰内心世界的痛苦无法言喻,他现在不能动用异体的空间力量,屠刀是他对敌的最后倚仗,重要性无异于一个神级兽的异体空间,甚至超过任何级别的异体空间。

    现在没了……

    他叹息了一声,这一声极轻的无奈之极的轻叹,还是让轻睡中的乌兰玲察觉到了,她从睡眠中醒来,一眼就看到了路天辰正失神的看着她。

    “……你醒了……”说完这一句,小姑娘竟然有些哽咽,喉咙一紧,暗骂自己没出息,在小六跟前丢脸。

    “咱们现在在哪?”路天辰失神问道。

    “我们回蓝月湖了,现在我们在离鸟上,给你治伤,呵呵,小六,你命真大,我以为你活不过来了呢,你挺牛的!”乌兰玲开心至极的说道。

    “哦,”路天辰提不起一点精神。

    他没精打采的一抬眼,忽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乌兰玲吓了一跳,以为后遗症大发,却看他直直的双眼,盯着对墙,动也不动。

    那面墙上,挂着一副画,不用看第二眼,路天辰就认出它来,那就是他的屠刀啊,只是画的是天级时的形态,一身杀意无限的样子。

    对着这副画他再也挪不开眼睛。

    “它跟你的刀一样是么?”乌兰玲说道:“我乍看到也是吓了一跳,看它一眼也让我出汗,这刀真邪!你如果用那把刀砍我,我一招都躲不了,你说呢?你会用它砍我吗?”她看着他的眼睛,

    然而路天辰并没有听她说什么,只是看着这副画出神,能画出这样的画,就绝不是偶然的,他想到了金阳光,那份刀意竟然春运与屠龙刀的相近,虽然远不如屠刀那样藐视一切,但那就是屠刀的刀意,从他几次运用和一直在神识海里体会是一样的。

    “这屋子的主人是谁?我要见到他。”路天辰急切说道,就要开门出去,但他忽然站住,对着墙壁问道:“是你救了我?”

    院门外十几米,正有个三十几岁模样的中年人,对着湖水吐故纳新。

    “是的,”他点点头。

    “你怎么会有屠龙刀的画像?”路天辰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哦,你说墙上的呀,是我没事的时候画着玩的。”那人没有要回来的意思,连回头这样的事也没有做,但在他身旁的鹰潭回头向小屋看了一眼。

    “……那么说,我的屠刀现在你手里……”对着墙壁说完这一句,路天辰的声音有些发抖,狂暴的灵力已经在体内翻腾。但他不敢轻动,神识告诉他,就算他此时的神识已经大到让自己害怕,但依然探究不到对方的实力,会比武皇还牛,这是路天辰第一时间做出的判断。

    他一直对着墙壁说话,这让乌兰玲大吃一惊,想不到醒过来的人会神经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竟然自己对墙壁说个没完,就象面前站着一个对手一样。

    “你打不过我的,这一点我不说,你也清楚。除非你屠刀还在,但你的屠刀已经碎了,神识海也经过了改造,刀没了,但不是我拿的,你放心,该是你的东西,别人是拿不走的。”那人轻描淡写的说道。

    “其实它还在,就在你自已的灵魂深处,如果这一次你能再一次从你的灵魂深处拔它出来,你将达到刀人合一的初境,那时你得到的不仅一柄刀,而是另一种东西。你自己就是屠龙刀,你会用你的灵魂战斗,你想过那是什么境界吗……”那人说道。

    路天辰愣住了,“可是现在我根本感应不到它的存在,我的神识都感应不到它,还怎么拔它出来……”路天辰苦笑说道。

    那人轻轻一笑,一转身。

    蓦然,室内进了一阵清风。空间一抖,路天辰飞速拉着乌兰玲后退,暗系的火属灵力轰的布出体外,在他的拳头处,凝聚成一只兽头!一尺大小,美人狐的样子!

    这样的形象多少衰点。

    他的身前如影子凝成一般的,多出一个人来,正是百米外院门前的那位柳下。

    出现在室内,他就象刚才一样,缓慢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想拔它出来,我能帮到你,只是你必须把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上来,让我们看看你能不能最终拔出一个神话出来!”他突然的双目如电,简直能看到路天辰的心底。

    看了一眼,后边跟进来的鹰潭,路天辰有些明白过来:“前辈,是你救了我。”

    那人点点头,依然是那个声调说道:“举手之劳!做为报答,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把离级重器的,据我所知,这把能反噬其主,如果你降服不了它,就会死在它的刀下,我说得没错吧。”

    路天辰抬眼看看墙上的那副冷气森然的刀画,颇有深意的对柳下说道:“老前辈,你与这把刀有过故事,我想先听你说。”

    “我救过你,”那人一笑说道。

    路天辰立刻软下来,他欠人家的,还讲价钱,有点忘恩负义的感觉。

    “呵呵,您已经是位至强武者了,应该有几百岁了吧,嘿嘿……”路天辰说道。

    “活一岁与活百岁区别很大吗?”柳下对这种小伎俩兴致很浓。

    “好吧,你这么不讲究的强者还真少见,我先说,”路天辰无奈说道。于是就简单把炎夏帝国玄机灵力院院长想小星,想尽花招让他修炼这本武技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没有什么可隐瞒,路天辰直讲了近半个时辰。其间,柳下问了些想小星的近况,似乎对于想小星这个人也认识。

    “嗯,撞击异体空间的生命力量,再用达到了武神的力量拔刀出来,你很了不起,想到这样一个法子,”柳下点头说道。

    “可惜,这刀弑精灭魂,又绝非死物,岂会臣服于这种异体力量,连那厉害的想小星,都不敢碰,它竟然给你,看样子也是个武痴,他是真相见识屠龙现世的力量啊!”对路天辰刻意加重了厉害两个字,这人活了这么大岁数,年轻时霸气收敛了不少,倒添了几分童气,不过看上去仍是,无风无浪,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