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楔子
    夜色昏暗,京城第一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门口一片兵荒马乱,救护车的鸣笛声还没完全关闭,车上的医护人员已经跳下来:“让让,让让。”人群分开,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把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推进抢救室。

    “快,打电话给花舞,这个病人情况很危机,内脏都有损坏,我们搞不定。”夜班的罗医生跑出来对外面值班的护士说,“好的。”护士赶紧拨打电话。

    “花医生,你在哪里啊!麻烦你过来一趟,这里有个紧急的病人,急需手术,罗医生说他搞不定!”接到电话的花舞一阵手忙脚乱,她的手里还按着窃听器和方向盘,眼睛紧张地盯着前面那辆车。

    此刻的她正在做一项任务,她除了是个天才医生,其实还有个隐秘的身份是赏金猎人,她所依托的这家赏金组织“猎豹”,在黑市上也鼎鼎大名,“花医生,花医生......”护士的声音还在花舞耳边回响。

    “半个小时就到。”花舞挂了电话,抹了一把汗,刚才一走神,前面跟着的那辆车就不见了,她今天是要失手了吗?

    走的时候,师傅特别交代,今天一定要跟踪到这个人的住地,看了看手表,她决定还是放弃,回医院做完手术后,她再出来吧,反正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车牌号,随后她车头一拐,向着医院驶去。

    一边打方向盘,花舞又接通值班护士的电话:“让罗医生给那个人先止血,控制一下情况,我尽快到。”交代了一番后。猛踩下油门,向前加速,看着转速盘的指针指向180,花舞呼了口气,周围的车速仿佛都放缓了,她在各种车辆里交叉移动,旁边的车都传来惊呼,“谁这么开车,像个疯子!”

    花舞苦笑,今天晚上这样乱开,又要准备收交警罚单了,以提前十分钟的约定,花舞赶到了急救室。

    看到花舞冲了进来,护士们的眼睛都一亮,换上手术衣服,扎头发,洗手,带上口罩,一系列动作,花舞在最快时间搞定,病人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各种准备工作已就绪,只等着花舞,她来不及看这些人期待的眼神,直接向手术台走去。

    花舞带着口罩的面部看不出表情,眼神严肃,这就是工作状态的她,分分钟专注。

    “血压、脉搏......”花舞认真地看了各项数据,手术台上的人被打了重度麻醉,完全昏迷状态,“准备开始。”花舞站到手术台上。

    手法很熟练地打开病人的胸腔,快速地做出判断:“肺叶破裂,修补,胃部出血,止血......”罗医生配合的很好,花舞几乎是眼睛不眨,手不停地做着每一个步骤。

    周围助手的呼吸都放轻了,他们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耽误花舞的抢救,一个个内脏被修复,缝上最后一针,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花舞浅浅的呼了口气,抖了抖有点酸的手臂,“继续麻药,输血,消炎水......”

    花舞说完这些话,正准备离开,病人睁开了眼睛,这是一双很漂亮的双眸,其实从内脏的状况,花舞已经判断出他的年龄,看起来很年轻的体征,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

    只是不晓得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五脏六腑都伤的如此严重,外面的皮外伤就不说了,看得出这男人要说话,花舞皱眉,她深度怀疑这个人的麻醉程度。

    男人嘴唇翕动:“谢谢。”低沉的声音不大,但是给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很少有人在经历了这样的大手术和麻醉后,还能如此清醒地说话。

    花舞内心很诧异,笑着说:“呵,你体能真不错,好好休养。”说完这些,花舞转身离开手术室,男人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走出病区,看着东边已经微微泛起的晨曦,花舞转了转脖子,对着东面的晨光做了个深呼吸。

    又是忙碌的一夜,真是不清楚自己如此辛苦为啥?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孤身一人的世界,却从来都没空闲过。

    甩甩头,向自己红色的牧马人走去,当初买这个车是为了去西藏,可是一年过去了,西藏的影子都没沾上边。

    或许忙过这一茬,真的要好好休个假,去西藏流浪几个月。

    想想“猎豹”那边的任务,她又不禁烦恼,师傅老刘是个典型的吸血鬼,对金钱的渴望极高,任务一茬一茬,若不是花舞觉得自己亏欠他的人情,或许早就不在这个组织待了。

    回家的路,她努力撑着眼皮,打开门她就扑倒在了床上,她睡的天昏地暗,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刺耳的门铃声在耳边不停地响。

    花舞嘟囔着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当她顶着一头乱蓬蓬地头发打开门时,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花舞揉了揉眼睛,“哇塞,帅哥,你找谁?”

    男子俊逸的五官显得精神奕奕,一件深蓝色的暗格子衬衫,领口撒开两颗纽扣,隐约地能看到胸肌,“花医生,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男子好听的声音有让人耳朵怀孕的潜质。

    花舞愣住了,直愣愣地看着男子从身后拿出一大束白玫瑰。

    “啊,你是?”花舞表现的有点花痴,可她的某根神经也绷了起来,一大早,这个男人是谁?这样的疑问在万千个思绪里只是一闪而过,虽然她有恃无恐,自认为身手不差,可这男人给人的感觉却很危险。

    她定了定神,而男子也很自然地走进了房间,轻轻地把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我需要换拖鞋吗?”看着还算一尘不染的地面,男子很有礼貌地说,“不用,不用。”花舞赶紧摆手说:“请问如何称呼?您是?”

    “我叫孟夏,你昨天晚上救了我。”孟夏抬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还处在呆滞状态,“昨天晚上你给我做了手术。”孟夏风轻云淡地说。

    “啊!什么!你恢复的这么快!”花舞张大嘴巴,像见鬼一样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男人看起来高她一个头,至少也有一八五的个头,对于身高168的花舞来说,看着他还需要仰视。

    “是啊,谢谢你。”男子很自然地看着她,花舞拼命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手心的疼提醒她这是真的,“我没做梦!”

    孟夏走进一步靠近她。

    “你没做梦。”男子的气息逼近,让她有些抗拒,她退后了一步,孟夏看着她防备的神态,又不动声色地坐回沙发上。

    “你怎么找到我这里?”花舞已镇定下来,随意地坐在他对面,“顺着你的气息就找到了。”孟夏的表情看不出开玩笑的样子,花舞的内心有些崩溃。

    “呵呵,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外星人,来自外太空。”花舞觉得自己一大早遇到个神经病,不,应该是昨天晚上救了个神经病。

    孟夏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眼神完全没有说谎的样子,“你刚睡醒?头发凌乱,脸没洗的样子。”孟夏有点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啊啊啊!”花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三步两步奔向卫生间,孟夏没什么表情,梳洗完毕从卫生间走出来的花舞,已清醒了很多,这个男人身上诡异的地方太多,还是赶出去为好。

    “那个,你可以走了吗?我等下还有事,不方便待客。”花舞礼貌又微笑地说,“嗯,你今天应该休息,没什么事。”

    “谁说我没事?”花舞顿时生气了,“你谁啊,来我家指手画脚。”似乎眼前这个男人就有一句话让她跳的本领,“总之我有事,没有公事,有私事!”花舞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还是冷静些好,难道被眼前这美色冲昏了头脑。

    “哦,那我明天再来。”孟夏没脾气地站起来往门外走。

    “什么?你明天不许来,你为啥要来我家?”花舞握了握拳头,真想揍这个人一顿,一大早起来,遇到神经病不说,还是个无赖,“我能和你谈恋爱吗?”孟夏的话再次让花舞石化。

    一秒钟后,花舞反应了过来,“对不起,我对和你谈恋爱没兴趣。”花舞推着孟夏往外走,孟夏并没反抗,花舞打开门,一用力,把孟夏推了出去。

    门嘭地关上,透过猫眼,她看到孟夏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半晌才转身走向电梯,她拍拍胸口喘口气。

    “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态!”花舞急切地拨通自己办公室电话,接电话的是助理吴萌萌,“小吴,昨天晚上手术的那个人如何了?”

    “哦,花医生,昨天晚上那个人一大早出院了,恢复的超级好,我们医院好多人都在讨论这个事。”小吴突然压低声音说:“他们都说他是不是外星人,怎么这么吓人。”

    花舞揉揉额头,“那他登记的是哪里人,地址什么的呢?”花舞想寻找点蛛丝马迹。

    “哪里什么人啊?他就是在半空中掉下来,摔在马路中间,有人报警,才被送到医院,当时情况紧急,没有人想着问他哪里人啊!”

    “那他结账了吗?”花舞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万一真是外星人,岂不是没办法付款?“结账了啊,那个男人似乎很有钱,听财务说,刷的还是花旗银行的超级vip卡。”小吴的声音听起来很八卦。

    “哦,没事了。”花舞郁闷地挂了电话,想要回去继续睡回笼觉,手机却适时地响起。

    “喂,你这个丫头,我昨天让你跟踪的人呢?”电话那端传来老刘责备的声音,“师傅,昨天医院有事,我临时离开了,今天晚上我再去跟。”花舞疲倦地说。

    “哎呀,你这个丫头,人都走了,今天出境处那边查到,人今天早上已经离开京城了。”老刘碎碎念,“走了就走了呗,我好好睡觉。”花舞迷迷糊糊地想挂了电话。

    “喂,你可知道,我这票单子十万块,十万块啊!”老刘在电话那头捶胸顿足,“就不是十万吗?我下个任务薪酬都给你。”花舞随口道。

    “真的啊!”老刘在电话那端眉开眼笑,花舞摇摇头,提到钱就各种好。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还清他的人情。

    花舞也不再想睡了,回头看到茶几上的白玫瑰,犹豫了几秒,还是拿起来找个花瓶给养起来,反正一把花也没啥事,她自我安慰。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孟夏积极地实现自己的承诺,开启了追人的模式。

    每天早上,一大束白玫瑰就会准时送到,接下来花舞就会被专车送到医院,孟夏的态度极为绅士和友好,某些时刻花舞觉得自己要失控了,他就会很隐忍地退下。

    就这样,勉强地过了有一个月,因为他每天准时地接送,自作主张地带花舞吃晚饭等,花舞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给老刘做事了。

    “徒弟啊,最近有空没,飞一趟纽约呗,这个任务完成,你能拿到20万。”老刘在电话里谆谆诱导,“是能拿到30万吧,师傅,不出意外,那10万你自己留着了。”花舞开门见山地说。

    “嘿嘿,是的,还是徒弟了解我。”老刘在电话那头笑的得意,“好吧,我安排个时间。”“只要一周就好,你和医院请假,你是他们医院的顶级医师,他们还能不批你一周的假吗?”老刘很卖力地吹捧。

    “行了,等我电话。”花舞挂了电话,她也实在想摆脱这个孟夏,每天看的她死死的,她试着动手,他只一招就化解了她所有的攻势,她知道他是个高手,再加上从不动怒,让你时刻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孟夏,你没工作吗?”花舞很有耐心地看着眼前这个正优雅地吃着西餐的人。

    这一个月,这个男人几乎带她吃遍了京城的各式菜肴,中餐,西餐,日式料理,韩国菜,泰国菜,她现在特别想念家里的小米粥。

    “嗯,我有工作,我不需要亲力亲为,所以,我会有时间陪你,如果你不想上班,我也可以养你。”孟夏很优雅地放下餐具看着花舞。

    “哦,我很热爱我的工作,不想被包养。”花舞面无表情地说,内心是崩溃的,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说:“我最近要出差,你就不用每天都来了。”

    “我可以送你去,你要去哪里出差?”孟夏脱口而出,和花舞预料的一模一样。

    “我受够你了,你能放我自由吗?”花舞声音略高地说了一句,餐厅里很多人都望向这边,花舞又忍了下来,拿起包向外走去。

    孟夏紧跟着走了出来,看着外面熙熙攘攘地街道,灯红酒绿的夜晚,花舞越走越快,潜意识里害怕孟夏跟上来,可是不如她所愿,孟夏极为快速地就跟上了她的步伐。

    “不要跟着我!”花舞冲着他大吼,若是看脸,他确实是个高颜值的,每天说追自己,看着也像真的,可她总觉得他很诡异,不知道哪里不对,这个男人做着追人的事,可事实上并没表现出多少温情,甚至没什么笑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倒追他。

    “你想怎样?”孟夏一个瞬息就到了花舞的面前,双手搭在花舞的肩上,看着固定在自己肩头的双手,花舞的第一反应是想要摆脱,可完全动不了。

    “你干嘛!”花舞大声地质问他,“告诉我,你到底想要怎样?”夜色里,孟夏的声音有些暗哑。

    “我不想看到你,你可以离开吗?”花舞冷静了下来,声音缓和了下来,面前这张面孔虽然魅惑众生,可也冰冷无边!完全就不像人类的感觉,她怎么可能这样的人动心呢?更别提谈恋爱什么的了。

    “你确定?”孟夏又追问了一句,“是的,我很确定,我不可能喜欢你!”花舞斩钉截铁地说。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道白光闪耀,下一秒,花舞彻底说不出话来,胸口的疼无边的蔓延。

    她不用低头都知道,她的心脏被一把冰冷的利器贯穿,惊讶,惶恐,这些都已经来不及表达,她的意识在涣散,面前这个男人的面孔在放大。

    她仿佛听到一个声音说:“终究还是要用这种方式带你回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