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章 被抓
    花舞感受到了花离略有颤抖的身体。

    “炼气期的小兔崽子们,竟然也能逃出我们铜字队的追杀!”一个领头的黑衣人讽刺道。

    “小舞,我给你放下来,你乖乖地,我去打走他们。”花离温柔地对花舞道。

    “狂妄的小子,我们都是筑基期,你是在羞辱我们吗?”

    “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和你们拼了。”花燃说着已经跳起,一掌挥向周围,炼气三阶的水灵气,对于这些人来说太弱了。

    “花燃!!”花火也冲了上去,她是火系灵根,黑衣人发出爆笑声,抬手间,一道藤蔓裹住了花燃和花火两个人。

    花离急急地放下花舞,“慢,我们不打了,能放过我们的性命吗?”花舞看向那个领头的黑衣人。

    “小舞。”花离着急地看着花舞。

    花舞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吆,你这个废物,还想和我们讨价还价吗?”黑衣人不屑道。

    “不是,我们就算死了,也要知道为啥死是吧,我知道你们一直追杀我们,肯定不仅仅是想要我们的命,说说吧,说说你们想要什么?”花舞暗哑的声音,低沉却安定。

    “不错,不错,小丫头还有点意思,把他们带走。”黑衣人挥手命令下属。

    几个黑衣人走向花舞,花离挡住他们,“我背着她,和你们走。”几个人又狂笑一通,终究是同意了花离背着花舞。

    花火和花燃也被放了下来,一群人押着他们四个,根本就不担心他们能逃,实力相差太多,花燃还想说点什么,被花火制止住。

    下山的路,花舞是被花离背着的虽然好些,可是黑衣人的脚程太快,一再的催促,四个人都疲惫不堪。

    山脚下远远地看到了几个帐篷。

    花舞边走边在花离的手心写了几个字,花离略微安心。

    一路下来,他也算明白,这些人肯定有所求,不会随便就要了他们的命。

    黑衣人下山后,把花燃和花火的手捆了起来,然后,带着他们四个人走进了一顶最大的帐篷。

    大帐里,红色的毡毯铺地,角落里四处摆着鲜花,中间一张长条的木桌后面坐着一个白袍男子。

    男子怀里此刻正坐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男子抬头看了看进来的众人,邪肆的眼神闪着幽暗的光。

    小美人娇笑看向他们四个,花燃尖叫出声:“花静瑶,你没死!”

    花舞的脑子里蹦出这个名字的面容,是了,是面前这个小美女,花少重大哥的女儿花静瑶,比他们年长一岁。

    “少主,他们这么粗野,竟然说我死了。”花静瑶娇柔的声音在大帐里回荡。

    “哈哈,小美人,他们已经抓来了,你想如何玩死他们,尽管说,爷今天都满足你。”说完,白袍男子当众亲了亲花静瑶的唇。

    花离低声对花舞道:“他是晋阳城的少主端木凉。”

    “哦,看来,她这是抱上了粗大腿。”花舞低声自语。

    花离感觉后背有点流汗,小舞儿自从醒来比较怪异啊,屡屡语出惊人。

    “也有可能,花家就是他灭的!”花舞再次说道。

    “不用看了,花家就是我灭的,听说你们家很有钱,我看不过去啊!晋阳城里,最有钱的不该是我们城主府吗?所以我把你们灭了,你们家的财物就都是我的了,连你们这些没死的蝼蚁也都是我的了!”端木凉说着,哈哈狂笑。

    花静瑶一脸崇拜地看着端木凉,仿佛灭了花家的仇人在她眼里是英雄,花离握紧手腕,花舞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花燃大叫一声:“花静瑶!你这个变态的女人,你竟然坐在仇人怀里笑。”

    当她听明白端木凉说的话时,她再也不能忍受。

    花静瑶狠狠地剜了一眼花燃:“闭嘴,你凭什么说我。你算老几,你都不是花家的人,少主,我要你罚她。”花静瑶一面对花燃怒气冲冲,一转脸又温柔地对端木凉娇声软语。

    花燃把牙齿咬的紧紧的,花舞斥责了花燃道:“花燃,你少说两句。”

    “你们说出花少重的下落,少主就会饶过你们。”花静瑶说完往端木凉的怀里又躺了躺。

    端木凉捏了捏花静瑶的脸,邪气道:“你们快说出花少重去了哪里?本少主可以饶你们一命。”

    花燃又炸了,“花静瑶,你个无耻的女人!竟然如此龌龊,竟然让我们出卖家人!”

    花静瑶坐直身体吩咐黑衣人道:“给我掌嘴。”

    两个黑衣人上前,“啪!啪!”两个耳光,花燃的脸迅速肿了起来。

    花燃还想反抗,无奈手被绑住,况且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花舞心里一急,大声道:“花燃,闭嘴。”

    花火和花离看到花燃别打,顿时红了眼睛,都纷纷对花燃使者眼色,少说两句啊,好汉不能吃眼前的亏呢!

    花燃看了看花舞和花火,还是愤愤地闭上了嘴。

    花静瑶看着花舞轻蔑道:“啧啧,看看,还是小舞儿识时务。”

    花离把花舞放下来,花离想要扶着她,花舞推开了他的手,勉强坐在毛毡毯上,沉静地看着花静瑶道:“静瑶姐,我们真的不知道父亲的下落,你应该也知道,父亲离开四年了,我这四年是一次没见过他。

    花静瑶陷入短暂的沉默,端木凉敲了敲桌子道:“这样吧,你们既然不知道花少主的下落,你们就在本少主这里做工吧,想来,你们那父亲得知后,自然回来搭救你们的,这样,到时候我就来个瓮中捉鳖。”

    端木凉搂过花静瑶嬉笑道:“美人,给他们送去哪里好玩呢?”

    花舞知道,上面这两个人铁定是不安什么好心,虽然说在花少重不出现之前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折磨他们肯定是必不可少了。

    端木凉捏了捏花静瑶的下巴,抬眼道:“给他们送去妖兽场,我养的那些妖兽都需要好好仔细地看管,让他们去打扫那里的卫生。”

    “少主英明。”花静瑶娇笑着倒入端木凉的怀抱,花离抱着花舞离开帐篷时,帐篷里嬉笑的声音传出好远。

    花舞知道,小命暂时保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