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章 妖兽洞
    看着面前硕大的山洞,花火下意识地后退,是一种本能的危险感。

    山洞里走出两个蒙着面的侍卫,黑衣人上前吩咐了几句后就避之不及地离开。

    两个蒙着面的侍卫向他们招手,花离抱着花舞跟随他们走了进去。

    大山洞里面套着小的山洞,每个洞里都关着一头妖兽,看着山洞里一双双凶狠的兽眼,花舞明显地感觉到戾气由心而生。

    前面两个带路的人,把他们带到了一块不大的洞口前。

    “你们就住这里,记得,这个洞里的三十头妖兽,每天都需要换水,喂食,以及打扫卫生,如果你们被吃了,就权当他们的食物了。”说完两个人扔了一串钥匙下来,转身离去。

    花舞听到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道:“每次都送这样的人来,不知道这次能玩几天。”另外一个人道:“到这里就是死囚啊,你还怜惜他们吗?”说话间两个人走远。

    四个人走进狭窄的山洞,花舞发现这里的空间只能够四个人平躺,花离把花舞放了下来,“这什么鬼地方,花静瑶怎么这么坏。”花燃抱怨道。

    “闭嘴。”这次是花火冲着花燃发火,花燃嘟着嘴席地而坐。

    花舞低声道:“能让我们都在一起,已经是万幸了。”

    现在松懈下来,花舞才感觉伤口一阵阵的抽疼,花离看出了花舞的不对劲。

    “你们看着小舞,我去找那两个人要点水来。”花离快速地跑了出去。

    花火过来搀扶花舞,“花舞,你要是很疼,就咬我的手臂吧。”

    看着花舞疼的满头大汗,花火心疼地恨不得自己代替她,“没事,我忍忍,总会好的。”

    花舞在疼痛中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湿冷的山洞里气温很低,她几乎是冻醒的,“花舞,你醒了啊!”花离正温柔地看着她。

    花舞下意识地问:“嗯,几时了?”

    花离安慰她道:“你睡了一天一夜了,现在没事了,我给你用灵气过了一遍身体的经脉,你慢慢就能恢复了。”

    花舞这才发现花离的脸色有些苍白,心下很是感慨,这几个人对她是真的好,她很敏感地察觉花离并不想让她知道,故而问:“她们呢?”

    “她们去打扫卫生了,你别担心,花火看着花燃,她不会惹事的。”花离似乎知道花舞的担心,“嗯,她们打扫卫生不危险吗?那些妖兽......”

    “别担心,她们都有灵力,会试着躲开那些妖兽的攻击。”花离安慰她。

    花舞将信将疑,她试着动了动身体,竟然感觉还不错,花舞顿时明白花离在她身上用了不少灵力,“花离,你不用这样,我会慢慢恢复的。”

    “没事,我是木灵根,本就有治愈的能力,前面一直逃跑,也没有好好给你治疗。”花离盘腿坐在花舞身边,和她耐心地解释。

    “说起来,还是你机灵,顺从地答应他们,依着我们三个,估计会鱼死网破吧。”花离有点黯然道。

    花舞低声道:“我们逃不掉的,你看到了,那些人都是筑基期,我们打不过的。”

    “我一直以为他们会要我们的命,没想到他们是另有目的。”花离依旧很郁闷。

    花舞沉默了一瞬道:“没要命只是暂时的。”

    花离一愣,随后也明白,这些只是拖延之计。

    “你呀,以前比花燃还像个爆竹,没想到这次跌破了头以后,反而变得沉稳了。”花离说着,宠溺地摸了摸花舞的头。

    “花离哥,你也要学会忍,我们只是暂时的,会好的。”花舞微笑着看着花离。

    “小舞儿真的长大了,还知道要叫我哥了。”

    “你以前从来不叫我哥的,脾气像小辣椒。”花离继续吐槽。

    “我长大了嘛,你们都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还像以前呢?”花舞内心想,都又开始了一辈子,即便高调,也要等到有资格的时候啊!

    “你们俩说什么这么热闹。”花火从外面走进来,捧着一个碗,还冒着热气。

    “来,花舞,吃点东西。”

    “你们怎么会有吃的?”花舞被花离扶起来,还略有诧异。

    花火看了花离一眼,“他们只是让我们打扫卫生,又不是不管吃啊,给我们饿死了,谁给他们做诱饵啊!”

    花舞停顿了一下,看到碗里是一碗菜粥,就默默地接了过来,“你能动了啊!”花火很开心道。

    “嗯,花离给我用灵气治疗了,我现在的伤口都复原了。”

    “也没有好那么快,你这身体还要静养。”花离好笑地看着她,他知道她这么说是安慰她,实际上她内里的伤重着呢,只是看着表象而已。

    花舞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她诧异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有衣服换?”

    “嗯,我有个储物袋,里面带了些东西。”花离解释,花舞恍然大悟,才发现自己和花火身上穿的都是男人的衣袍,想来都是花离的。

    “快吃吧。”花火督促花舞,花舞端起碗才吃两口,山洞外传来呵斥声,“别躲懒,山洞都清理干净了吗?”花火赶紧站起来。

    “你看着花舞,我去。”花离说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山洞外没了声音。

    花舞蹙眉道:“是不是花离给了那两个人什么好处?”花火看了看花舞,“快别乱想,把饭吃了。”花火躲闪着花舞的目光。

    “你就好好骗我,不说实话,我不吃了。”花舞瞅着花火,眼里有隐隐的威胁。

    花火哭笑不得:“好吧,好吧,祖宗,花离把储物袋给他们了,换来我们短暂的平安和这些吃的,本来他不让我告诉你。其实,也没啥。你说呢?”花火的话让花舞叹了口气。

    “我就说不会这么安宁,本就是来这里受折磨的,我这还能吃上口饭......”

    “对了,花燃呢?“

    “她在给一头刚刚生崽子的妖兽挤奶。”花火的话,让花舞吓了一跳。

    “没事的,那头妖兽很温顺。”花火安慰地拍了拍花舞,花舞再次狐疑地看着她:“这次没骗你,真的。”花火笑着举起手。

    山洞里的光线很弱,此刻的花火已经洗净了脸上的灰尘,干净的面容,有着沉静的美。

    花家的女孩姿容都很好,花静瑶是成熟的艳丽,其他人也都不差,花火虽然是个养女,长开了也是绝色。

    “好吧,看在美色当前的份上,我就勉强喝完。”花舞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说谁美色当前。”花火张牙舞爪地要捏花舞的脸颊。

    “哎哎,我要喝粥。”花舞端起粥,大口大口喝起来。

    “你慢点,又没有人跟你抢。”花火轻拍她的背。

    一碗粥下去,花舞觉得身上的力气多了不少。

    “为啥我没有灵力,无法修炼呢?我这次摔破头,有些事记不大清了。”花舞试探着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