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六章 春色满温泉
    晋阳城,长歌大陆的一个偏远的小城池,位置偏西北方向,花舞的脑子里涌现出这些概念。

    马车从进入城门开始,花舞就挑起了帘子,看着外面的街景。

    熙熙攘攘的大街,挑担的吆喝着新编的小玩意,卖艺的一对江湖父女在打着锣鼓开场。

    酒馆门前排队等着当日上架的好酒,胭脂水粉店门口花团锦簇的一对对姑娘来来去去,街道上来去的人群大都面容闲散。

    凸显这是个繁华的盛世,偶尔有几辆马车穿梭其中,一片繁荣景象。

    花舞不禁在内心感叹,可见这个大陆人的生活水平还可以。

    她一直看着窗外,两个看守她的侍卫都在闭目眼神,完全无视她的行为。

    花舞知道,这都是因为她没有修为,完全是个废人,根本就不够人家一个手指头碾压的。

    很快马车就到了城主府,花舞被赶了下来,此刻已经看不到端木凉和花静瑶,估计早就先她一步到了。

    花舞闷不做声地跟着两个侍卫走入城主府,城主府是个密集的建筑群,一眼看去至少上百亩的样子,房屋连城一片,花舞只是轻瞥了一眼,耳边就传来侍卫的呵斥:“不要乱看,老实点。”

    两个人带着她穿过一层又一层的影壁墙,又穿过几个回廊和院落,一路看到的侍卫以及婢女很多。

    但大家看起来都非常冷漠,花舞被他们带着,一直往城主府的深处走去,路绕的太多,花舞只觉得脚软,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似乎要变天。

    风雨欲来的样子,两个侍卫抬头看天道:“这天气倒是适合泡温泉。”

    “那是,少主一向很会享受。”另外一个人配合道。

    花舞不动声色,跟着他们俩继续往前走,很快到了一个半弧形的月亮门前,他们停下脚步,花舞瞥见月亮门里假山林立,雾气缭绕的样子,“你进去吧,这里我们都不能进了,少主在里面。”

    花舞看了他们一眼,抬腿走进月亮门,两个人立即转身回头离开,“估计撑不到明天吧。”花舞隐约地听到两个人的话。

    她慢慢地绕过假山,看到了面前一个比较大的温泉池子,池子看起来有几百平,水面雾气缭绕,娇笑声不断,花舞仔细看去,至少有十多名女子在池子的各个不同的位置。

    耳边传来端木凉的声音:“那个小丫头,去那个亭子里,把爷的酒端来。”花舞看到端木凉正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边,怀里正是花静瑶。

    花舞看了看四周被称为亭子的地方,发现左前方有一处亭子,不动声色地向亭子走去。

    背后传来端木凉冷硬的声音:“做人奴婢要学会行礼,爷指使你,你不应该先行礼吗?”

    花舞略停顿,转身弯腰行礼,随回身缓步走向亭子。

    “少主,你又新招了个婢女啊!”池子里女子叽叽喳喳地询问端木凉。

    “你们以后需要伺候都可以叫她做,什么捶腿,捏脚,端茶倒水的。”端木凉的话引起女子们又一阵娇笑。

    花舞端着托盘走过来,端木凉半个身体露在外面,看着满满的八块胸肌,花舞暗自吐槽,这样的坏蛋,也有这么好的胸肌。

    花舞瞥了一眼娇媚如丝,肌肤赛雪的花静瑶,不得不在心里感叹,这个女人确实是尤物。

    花静瑶用手指戳了戳花舞的头:“做奴婢的人,不能肆意地看主子不知道吗?”

    花舞随垂下头道:“是”。

    “美人是吃醋了吗?”端木凉接过花舞手里的酒杯,低笑着看向花静瑶。

    花舞觉得浑身的疙瘩都要起来了,这温泉分明就是端木凉的后宫风月地。

    “少主,我要吃梅子。”不远处一个云鬓高盘的女子娇声道,“去给她拿。”端木凉挥手示意花舞。

    “少主,我也要一杯酒。”又有另外一个女子道。

    “少主,我要一颗葡萄......”接下来,花舞不停地穿梭在亭子与温泉间,每一个美人都很有眼色地明白,这个少主是要折磨花舞。

    故而都不遗余力地指使着花舞,花舞不一会就跑了满头大汗,毕竟她是个没有修为的人,身体本来就刚有恢复,这样来回地跑,确实对她来说是折磨。

    不过,大家很快就对花舞没兴趣了,因为此刻的端木凉和花静瑶进入了虐狗模式,两个人毫不介意众目睽睽,已经吻得死去活来。

    花静瑶的眉眼间皆是春色,端木凉像一头饥饿的狼,池子里传来沉重的呼吸,花舞无奈地坐回亭子里。

    虽然她是一颗现代的灵魂,不介意看一场活春宫,只是这么多人一起观赏的场景,她没兴趣。

    花舞抬眼打量着院落的四周,无疑是个豪华的院落,木制的雕刻庭院,亭子的每一处细节都雕刻的很精美,不得不再次感叹,这里的繁荣程度可能会超过她的想象。

    她无聊地吃起亭子里放置在桌子上的各种食物,这些都是为美人准备的,美人暂时不用,她就代为消受了。

    吃着水果,耳边传来池子里眼红心跳的声音。

    花舞寻思着,来到这里的种种情况,处处都是危险,处处却也能觑见生机,不晓得此刻如果具备武力,可否逃得掉呢?

    又过了有半个时辰,依然没有人使唤自己,她站起来舒舒腿脚,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天空的云层越来越低,花舞无意瞥了一眼池子,而此刻池子里的景象很惊心,花静瑶并没有一个人伺候端木凉,众多女子围着端木凉,都一副中了迷药的状态。

    花舞心下觉得诡异,这并不像是一个正常男人的行为,难道说他在修炼什么邪门的功夫,需要采阴补阳吗?

    一道道灵气升起在端木凉的周围,那些女子一个个很快萎靡了下去。

    花舞看的心下惊异,而端木凉此刻的头顶红光升起,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诡异,远远地看着就能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红。

    花舞慢慢挪动脚步走近了些,才发现花静瑶正脸色苍白地靠在一边的石头上,看着花舞走近,她泛白的脸孔牵扯出一个很漂浮的笑容。

    “他不会走入火魔了吧。”花舞用唇语对花静瑶道,此刻云层更低,隐约听到了雷声。

    花静瑶用眼神示意花舞再靠近些,花舞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靠远些好,谁知道这个女人此刻安的什么心思。

    花静瑶看没有骗到花舞,随又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花舞内心想,才不上你的当呢?

    趁着你们现在不行,姐还是跑路吧,思及此,花舞转身就要跑,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显然是花静瑶发出一声惊呼,花舞握拳,这个女人,这么尖叫,就是在提醒端木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