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章 龙吟
    花舞停下脚步,转身回头发现她是冤枉花静瑶了,此刻的花静瑶又被端木凉按在了大石头上,而端木凉的状态极为疯狂,不停地纠缠着花静瑶。

    池子里的雾气以及空气里的灵气疯狂的扭动,像一阵疯狂的旋涡集中在端木凉的身体,即便不懂得修炼,花舞也明白,端木凉这是在突破。

    花舞转身再次想跑,花静瑶却尖声喊道:“救我!”花舞郁闷地想扶额,可是一股大力袭来,她瞬间被席卷进池子,扑通一声,头朝下,栽入池子。

    花舞大惊,咕噜噜喝了两口水,强忍着不适,闭气,很快浮出水面,游泳她会的,淹死是不可能。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睁开眼才发现端木凉阴冷的面孔就在面前。

    下一秒她的腰就被一只大手握住,花舞大惊,脚下猛然一踢,一个反手挣脱了端木凉的压制。

    她这些快速的反应都是地球上的格斗技术,遇到危险时,下意识的发挥作用。

    端木凉的瞳孔发红,再次扑向她。

    花舞随手扔出两颗葡萄砸向端木凉的眼睛,她刚才在亭子里吃完的时候,自己抓了两颗葡萄,想着备不时之需。

    “贱人!”端木凉揉了两下眼睛,趁着这会功夫,花舞飞快地游向岸边。

    天空中的雷电终于凝聚成形,在端木凉再次冲到花舞身后时,雷电动了,一道白色的雷光狠狠地从天而降,直接击在端木凉的身上。

    端木凉的身体瞬间变成了焦黑,而受到波及的花舞也被狠狠地劈进了池子的底部,真的只是电光石火的一瞬,快的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花静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端木凉死了,被劈成了焦炭。

    “不,不,都死了,都死了,我要离开。”她颤抖着自言自语。

    “倒是很不错的苗子,可惜被糟蹋了。”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池子的边上。

    “救命,快救救我。”花静瑶一眼看出这个女子有深不可测的修为,赶紧示弱求救,博得一线生机。

    “救你可以,你拿什么回报呢?”红衣女子看起来虽然是中年人的样子,却也极具风情地看着花静瑶。

    “大人救我,你叫我做牛做马都可以。”花静瑶极力地示好。

    “嗯,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红衣女子抬手间弹出一道灵力,花静瑶失去了意识,红衣女子看了看四周,发现了无生机后,才抱着花静瑶离开。

    ......

    池子底下的花舞身上笼罩着一股雷电之光,雷光不停地渗透花舞的身体,雷光电焦了端木凉.

    花舞的状况却很不同,一层层的雷光穿透花舞的身体,新的肉再生,旧的肉在腐烂,撕裂后再重组。

    而这样的情形好像没有休止,雷电似乎有意识地在洗刷她的身体,她在疼痛中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传来一阵龙吟。

    一头威风凛凛的黑龙盘旋在云雾中,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正站在龙身上。

    男子挺拔的身姿,仿佛站了上万年,一身玄色的衣衫猎猎作响,无边的威压蔓延,似乎是他怒火的延伸,他瞬息落入池中,抬手一挥,池子里那些已经没有气息的尸体已经化为齑粉。

    他再次挥手,在整个温泉的庭院外设下一道结界,然后,伸手捞起沉入水底的花舞。

    此刻花舞的身上惨不忍睹,衣衫全部都碎成破布条,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托起,抱入怀中,怀里的人几乎没有了气息。

    身上所有的经脉已经尽碎,只剩下一口气,他若再晚来一步,估计就真的是收尸了,他怒气冲冲地一掌打在远处是假山上,天空中黑龙再次发出一声龙吟。

    ......

    温泉恢复了寂静,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偶尔几个人听到阴沉的天空有龙吟,却也没有人真的看到黑龙,硕大的黑龙似乎隐匿了,又似乎离开了。

    在这样的天气里,听到龙吟的人,也会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花舞在意识失去的那一刻,似乎也听到了龙吟,不过她没想太多,只是暗自遗憾,还没来得及领略这个大陆的风景呢?

    咋就又挂了,真是倒霉,难道自己是黄泉路上,那个终究要早死的人吗?

    在地球也只活了28岁,这下可好了,才14岁就又没命了,还是地球好,她迷迷糊糊地失去了意识。

    梦里,她好像看到了孟夏,一身黑色的衣袍,电视剧里的那种古装造型。

    “嘿,你是演戏的啊!”花舞笑着和他打招呼。

    孟夏的脸色依旧很冷漠,看着她没啥表情。

    “面瘫脸。”花舞丝毫不介意地吐槽。

    远处似乎又出来了龙吟,花舞很奇怪地四处张望,发现这里有些熟悉,亭台楼阁都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是哪里?花草看起来都很美,却是没见过的,喂,孟夏,你在拍戏吗?”花舞觉得自己的心情很不错,伸手试图捏一下孟夏那张僵硬的脸。

    可是伸出手后,就发现面前的人影一晃就不见了。

    “喂,你这什么身法,教教我呢?我学会了,下次去捉人或者跟踪人的时候,就便利了,这样我的赏金猎人地位能做的越来越高了。”花舞笑嘻嘻地说。

    花舞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轻,内心也跟着快乐了许多,说话变的多了起来。

    然而,孟夏似乎不见了。

    她高兴地转了一圈后,发现孟夏又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喂,你到底在干嘛?也不说话,这里是哪里?我要回去了。”她想要抬起脚步,发现根本动不了。

    这个认知才让花舞心惊,她猛然想起自己被孟夏戳了一刀穿越了,难道说他会什么法术,又把自己固定起来了吗?

    想到此,花舞怒了起来:“孟夏,我是怎么你了,你为啥把我固定起来,快放了我,我都被你杀死穿越了,你还不放过我!”

    孟夏向她走来,面容渐渐清晰,花舞再次确认面前这个人是孟夏后,瞪着他大声道:“放了我啊,我又不是你仇人,干嘛这么对我!”

    依旧不说话的孟夏,只是看着她,花舞可悲地发现,他看她的眼神似乎在穿过她的身体,看着另外一个人。

    她的意识渐渐涣散,眼皮再次沉沉地合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