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八章 醒来
    温泉庭院外结界笼罩,端木安看着捅不破的结界,皱紧了眉头,“城主,少主已经在里面三天三夜了,看起来不对啊!”端木安的副手刘成建议道。

    “刘成,快,你赶紧去尚都,去禀告太史大人,就说我这里有困难,请求急救。”端木安转来转去地吩咐。

    “这个合适吗?少主万一是在里面升级了呢?”刘成惴惴不安地问道。

    “不行,我心里很不安,升级也要太史大人跑一趟,你看不出这个结界高于元婴期吗?还有那头莫名其妙地黑龙,我们这里什么时候出现过黑龙了?”端木安瞪了刘成一眼。

    “哦,好好,城主息怒,我这就去安排。”刘成说着离开。

    端木安着急地在温泉庭院外走来走去,远远地一个妇人簇拥着一群丫鬟走过来。

    “老爷啊!我儿呢?我儿呢?”妇人看起来虽然年老,姿色倒是有几分,颤抖的手不停地抖,这是端木凉的亲娘,城主的夫人黄氏。

    “夫人别急,我儿都已经金丹期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我怎么听说你进不去啊!这孩子,都在里面三天了,他到底是干啥呢?”黄氏急的揪着手里的手帕。

    “我让刘成去找太史大人了,你别慌,我们再等等。”端木安为了安慰黄氏,拉着黄氏的手向回走,遂又吩咐一群黑衣侍卫,“看好了,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我。”侍卫都低头称是。

    庭院的上空,黑龙隐匿后又回来了,城里城外,很多人都朝这个方向朝拜。

    “黑龙啊!我们这个地方,从来没出现的灵兽。”有人议论。

    “是龙,不是一般的兽好吧。”又有人反驳。

    端木凉的妖兽洞内,很多兽类表现的很反常,似乎闻到了黑龙的气息,这三天妖兽都奇异的安静,守卫的两个人当然也听说了城主府黑龙的事情。

    “城主府上空怎么会有黑龙,我看过这么多的妖兽,唯独没有看到过龙啊!”一个守卫对另外一个守卫道。

    花离听着他们的谈话默不作声,这三天,他们并没有找茬,花离和花燃的身体在恢复,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是相对良善的。

    “那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你看洞里的那些畜生,都吓得一动不动。”另外一个守卫有一搭没一搭道。

    “谁知道呢?少主回去几天了,也没见到动静,可见这黑龙是友是敌,还不好说啊!”

    “嘘,小声点,不要少主就在你身后,这次估计就不会轻饶我们了。”

    两个人压低了声音,花离竖起耳朵,看了看花火,两个人的眼里都意味不明,花舞离去时候对他无声地说了个口型,“等我,十天。”花离知道,花舞既然这么说,他们现在也不能轻举妄动什么。

    从花舞醒来到现在,虽然他们也有危险,但是还都没有危机到生命,所以,在潜意识里,花离比较相信花舞或许有化险为夷的机会。

    花离看着花火小声道:“她会不会有事。”花火担心地看着花离。

    花离小声道:“她很聪明,我们要相信她。”

    花火叹了口气,低声道:“我们还是太弱了。”一时,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花离默默地看了看墙壁上自己划得痕迹,三天了,她说十天的,如果再七天后她还没有消息,自己要想办法出去了。

    他又看了看已经躺在地上睡熟的花燃,叹息了一声。

    “你和她说好了是吗?”花火小声地看着花离,花离点点头。

    花火无声地闭上眼,回忆起这么多年来的情形,被花少重带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隐约的记事,本就是流浪的小乞丐,突然有了家后,就觉得一切都应该好好地珍惜。

    有兄弟姐妹,有疼爱的长辈,本来是很好的日子,竟然在一夜之间突变,不知道未来如何,可为了大家,要努力活下去不是吗?她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

    ......

    太史纪冲赶到达晋阳城时,已是七天后,端木安就差没眼泪鼻子一把哭诉了,“太史大人啊!你救救我们吧,这庭院被结界围着十天了,小儿在里面到底如何,也不知道?”

    太史看了看结界,心内大惊,这分明是上神的结界,他如何能打开?“你得罪了谁?”太史纪冲不悦地看着端木安。

    端木安不安地看着太史纪冲,“那个,小儿最近就是把花家给灭了。”

    “花少重家吗?”太史纪冲倒吸一口凉气:“我分明告诉你不要动花家,你想死吗?”

    “可现在怎么办呢?”端木安惴惴不安地看着太史纪冲,“等着。”太史纪冲挥挥手,不耐烦道。

    “太史大人也不能打开吗?”端木安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有什么其他异常?”太史问道,“还有条黑龙。”端木安看了看,天空中的黑龙似乎不见了,时隐时现,这会又看不到了。

    端木的话让太史纪冲变了脸,“你干的蠢事,给我等着。”说完,太史盘坐在了门外的一处山石处,进入修炼状态。

    端木安团团转,不知道如何是好。

    ......

    庭院的结界完全没有破解的样子,其实已经过去了十天,里面的面具男其实很劳累,花舞破败的身体一点点修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被雷光震碎的经脉,一条条地修复,花去了他很多的灵力和时间,看着她如新生婴儿般肌肤,孟夏的眼波不明,深邃的目光看的很遥远,似乎穿透了时光。

    花舞再次有意识后,努力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银光的面具,此刻的她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男子古井无波的眼眸正看着自己。

    花舞瞪着他看了五秒后,才彻底回魂,意识到只是被雷劈晕了,就仿佛没有了记忆:“我没死吗?是你救了我吗?”花舞一连串问道。

    男子蹙眉,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张口道:“试着动一下,看看还有哪里不舒服?”男子清越的声音在花舞耳边响起。

    花舞愣了一会,感觉这声音有些耳熟,而且面前这人的眼神也看着很熟悉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