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九章 膜拜
    “你是?”花舞的话,让男子不悦地皱眉,可惜因为面具,花舞并没有看到他皱眉,但是花舞还是感受到了他的不悦。

    “我好像能动了。”花舞缓缓地坐起,发现自己身上套了一件极为宽大的衣袍,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衣袍。

    “走吧。”面具男没说什么,示意花舞跟着。

    “嗨,端木凉呢?”花舞四下看了看,她记得端木凉好像被雷劈了。

    “死了。”男人冷冷地说了一句,依然快步往门口走去。

    花舞赶紧跳下石头,想要跟上去,发现自己还赤脚。

    面具男似乎有感应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花舞尴尬地缩了缩脚趾,自己怎么会这样,不仅没死,似乎身体还轻盈了很多,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还有,自己这袍子是谁换上的呢?看情况就是面前这男人。

    男子看了看花舞白嫩的脚趾一眼,随又转开目光。

    “喂,我衣服是你换的吗?”花舞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走两步,到外面就有衣裳了。”男子的语气很冷,根本就不回答谁换衣服的问题,花舞却觉得有些尴尬,话说真空有木有。

    男子继续往门口走去,花舞赶紧跟上,好在袍子足够长,脚面几乎都盖在下面。

    她愈走愈加狐疑,这身影怎么也看着眼熟呢?花舞努力地搜寻原主的回忆,难道说他是花少重吗?

    如果还是花少重也不对啊!

    他不应该抱着她喊女儿吗?狐疑间,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了门口。

    一道劲风闪过,门口的结界打开,天空中的黑龙也再次现出身形,一声龙吟清越地响起。

    门口的太史纪冲急匆匆地站起,冲向门口,当看到面具男从容地身影从庭院的圆门走出时,太史纪冲赶紧走上两步跪倒。

    “主上,属下来迟了。”

    看着太史纪冲跪拜下,端木安傻眼了,难道说庭院里的人比太史大人还厉害吗?

    “还不快跪下。”太史纪冲呵斥端木安,端木安两腿发抖,跪了下去,面前被太史称为主上的男人,气场太大,不,不仅仅是气场,是整个人的气势都暴涨,院门前黑压压地跪了一片。

    面具男淡定地看着这群人,花舞倒是吓了一跳,她受惊地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内心不停腹诽,实力强大就是好啊!

    这么多人膜拜!

    面具男仿佛能听到她心声一样,瞥了她一眼,那一眼有看穿她内心的感觉。

    花舞打个冷战,随又很狗腿地对面具男笑了笑道:“那个恩人啊!这些人都是你下属啊!好威风哦。”花舞随即拍马屁。

    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算是救了她的命。

    男人不说话,跪在地上的人没人敢抬头,太史纪冲的表情和行为都战战兢兢。

    面具男停留在太史的面前,“你起来,去找一套衣裙和鞋袜来给她。”太史纪冲赶紧抬头,看了一眼花舞,只一眼就看出她是女子,赶紧移开眼。

    “是,主上。”太史纪冲擦了把汗,一个闪身离开。

    端木安心下更是惴惴不安,堂堂尚都的太史大人,可是掌管着北三督的督抚。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下跪,而且督抚大人竟然乖乖地去给一个看着弱小的男仆找衣服。

    端木安凌乱了,他低头一动不动,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位御龙而来的主上大人会拧掉他的脑袋。

    但是心里又是极为担心端木凉的情况,他还是小心地爬行了几步道:“主上大人,属下是晋阳城的城主端木安,见过大人。”

    面具男看了一眼端木安,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花舞见了觉得有点好笑,虽然她没见过这个端木安,但是他这么说,就一定是端木凉的老爹了。

    想着端木凉灭了花家,她就一阵阵生气,想着花火他们受到连累,到现在还不知道是否平安,她更是生气,正思索想着如何报仇,太史纪冲回来了,捧着一套女子的衣衫以及鞋袜。

    面具男看都没看端木安一眼,示意花舞接过太史纪冲手里的衣服,声音没什么温度道:“去里面换了,再出来。”

    花舞捧着衣服转身回庭院,她知道在她昏迷的那会,既然端木凉死了,此刻庭院里的房子一定是空的。

    一套繁琐的女装衣袍,还是让花舞手忙脚乱了一会,她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从来到这里,似乎一直穿的男人的衣袍,女装比起男装麻烦多了。

    再次回到庭院门口时,跪在这里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太史纪冲和面具男还站在那里,似乎是等她。花舞快步向前,低头行礼:“花舞感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太史纪冲抬头看了看花舞,面前的女孩就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羸弱苍白,虽然头发散乱,却掩不住精致的五官,想来长大后姿容定是不凡。

    “她是花少重的女儿,我带她回花府,这里交给你处理。”面具男对太史纪冲冷冷道。

    “是,主上。”太史纪冲弯腰行礼,花舞内心再次感受强大的好,太史纪冲看起来和端木安的岁数差不多,这面具男不把面具拿下来,也知道很年轻,太史如此恭敬,敬的肯定是实力。

    “主上,如何处置端木家?”太史这会儿看面具男没表示什么,态度稍微放松了些。

    “记住我和你说的话,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面具男的话显然是教训。

    “是,属下知道了。”太史纪冲转身离开,面具男随口发出一阵啸声,黑龙盘旋从空中降落,粗壮的前爪看着就充满力量,细长的胡须在空气里飘动,瞪圆的双眼看着炯炯有神。

    花舞揉了揉眼睛看着黑龙:“真的龙啊,穿越竟然能看到真的龙。”她讷讷自语,艳羡不已。

    以前都是在书里看到,真龙在面前,她觉得心脏都跳动的加快了。

    面具男一伸手把花舞拉起,眨眼坐在黑龙的身上,“走。”男子说了个走,黑龙就很有灵性地跃起,花舞吓得赶紧拉住男子的衣袖。

    黑龙的速度虽不快,但也只是几个瞬息就到了城南花府的门口。

    花家虽然被灭了,人被杀光了,花家的整个家族的房子还都在,端木凉搜刮走了财物,并没有来得及处理房子。

    花舞跳下龙背,看了看花家的大门,她对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少留恋,再大的院落,没有了牵挂的人,都一无是处。

    “这位大人,你帮忙帮到底,能帮我去妖兽洞救了我的家人吗?”花舞再次给面具男施礼。

    “走吧。”男人拍了拍龙身,示意花舞上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