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十章 回家
    花舞略有不适,这男人说话极少,可是对她倒是真的不同,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她忍不住开口道:“这位大人,我们之前是否认识?”

    这次男人却连“哼”都没有,只是御龙飞行,花舞默默地竖了竖中指,大人物就是这样的臭屁,这应该是自己穿越过来见到的最大的boss了吧。

    不晓得自己的金手指是什么?郁闷。

    不过,她越发觉得自己的体态轻盈了许多,“难道说我是有了修为?”

    “是的,很低等的修为。”男人冷漠地说。

    她一阵欣喜,完全忽略了男人鄙视的态度。

    “啊!太好了。”她欢欣之际,却没发现黑龙已停在了妖兽洞外。

    一抬头看到了山洞,才惊诧道:“这就到了,真快!”

    黑衣人一伸手把她拎下了龙背,好吧,就是拎,像拎一只小动物一样,花舞想吐槽都不敢。

    端木凉死的那会,妖兽洞的结界就已经破了,两个守卫的人没有等来城主府的命令,倒是乐的每天安稳度日。

    “少主肯定死了,否则这结界破了这么多天,都没看到他过来。”一个守卫对另外一个道:“快看,黑龙啊!”另外一个人还没说完。

    因为黑龙已停在了洞口,妖兽洞内此刻鸦雀无声。

    花离拉着花火和花燃跑到了洞口,两个守卫惊呆地看着面前的黑龙以及花舞。

    他们是认出了花舞,才更吃惊。

    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散发着极大的威压,两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栗,最终还是跪了下去。

    花舞神奇地发现,这两个人是不由自主的,倒是没想到威压的事,因为面具男的威压只是对着这两个人释放的。

    花离他们一眼看到花舞,都惊呼着跑过来。

    “小舞儿。”花离在最前面,一伸手紧紧地搂住花舞。

    虽然是短短的十日,他可真的是害怕再也看不到花舞了。

    花舞也觉得眼眶湿湿的。

    “我说过,十天。”花舞拍了拍花离的肩。

    面具男冷冷地看了几眼紧紧搂着花舞的花离,眼底意味不明。

    花火,花燃也跑过来,四个人相拥而泣:“好了,你们可以回花家了。”面具男出声打破他们的重逢之喜。

    花舞赶紧带着他们走到面具男面前。

    “这位大人救了我,也算是救了我们大家。”三个人都赶紧给男子施礼。

    “回去好好修炼。”男子看着花舞道。

    花舞再次惊喜地消化这个事实:“我可以修炼是真的吗!”

    花火,花离,花燃三个人也都一脸不可置信,花舞可是出了名的废材。

    男子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对两个守卫道:“这里我重新布个结界,你们给我好好守着。”

    守卫战战兢兢地点头,“是啊,这里的妖兽都很有用呢!”花舞小声道。

    花舞也觉得这个男人处理的很好,

    “大人,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花舞期待地看着面具男,这一洞的妖兽可是一堆武力值啊!

    “回去好好修炼,这里随时有危险,切记,只有自己强大,才是这里的生存之道。”男子声音很冷,话语里却是最真实的道理,花舞已深刻了然,在这里实力代表一切。

    花舞赶紧点头如蒜。

    “我送你们回去吧。”男子手一挥,随手给妖兽洞布置好结界,带着他们四个人回到了花家,给花舞他们放在门口后,他就御龙离开了。

    ......

    花家大门上方的“花府”二字刻在门楼上方的青石里,苍劲有力的两个黑体字,看的人眼睛灼热。

    花火和花离有些激动,花燃完全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花舞自然是平静和心安,兜兜转转,说幸运也好,狗屎运也罢,总之,她把这几个对她好的人都带回了家。

    花火拉着她的手往门里走去,一眼望去,房屋都在,高低不同阁楼加院子都完好,就是一路走来没有一个人,端木凉杀了人,掳走了财物,房子并没有及时处理。

    房子虽然不是空的,但是地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以及到处散落的物品,看起来还是很凌乱。

    花舞边走边说:“花离哥哥,你去买几个奴仆吧。”

    花离哂笑道:“手里现在没有银两,等我想办法赚点银两。”

    花舞顿时明白,生命没危险了,可生活还需要保证。

    “那花家原来那些产业呢?”她想到花家以往的生意。

    “肯定是在端木凉名下了。”花离叹气道。

    说话间,几个人从大门走到了前厅。

    前厅是花家的议事厅,一连三间的宽敞前厅,东西两边延伸出去的是游廊。

    宽敞倒是宽敞,只是连一把椅子都没有,花舞叹息,这是连家具都被抢去变卖了?

    “这些人太无耻了!连张椅子都不放过!”花燃愤愤不平道。

    花火和花离也是脸色难看。

    花舞看了看花离道:“花离哥,你的衣服还有吗?再借我一身。”

    三个人都诧异地看着她。

    “嗯,我想去找太史大人,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把花家的产业还给我们?”

    花离顿时明白:“你是担心穿女装不便?”

    “是啊!太史大人是刚才那个恩人的手下,晋阳城现在归他管......”花舞把之前的事情大概地给他们讲了一番,她只说了能说的,让他们担心的段落当然自动忽略。

    “好吧,你确定你自己去没事?”花离不放心道。

    “没事,我不能修炼都能把你们救出来!”花舞大言不惭道。

    花离看着她蹙眉道:“我们找个地方说说修炼的事。”

    这个所谓的议事厅里,一把椅子都没有,显然是不能说事。

    故而,她也顺从地和花离沿着游廊往西边走去,花火和花燃也跟上。

    “去哪里啊!”花舞边走边好奇地问。

    “去藏书楼吧,那边原来有很多书,不知道还有没有。”

    花舞顿时了然,是啊,书籍是最好的师傅,不会修炼的人,没有师傅,可以从看书开始。

    穿过几条回廊,一直向西,藏书楼在花家的西北角,远看着是个三层的木制楼层,古朴大气,一看就是有年代的阁楼了。

    藏书楼后面是一块看起来空旷的场地,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哎呀,练武场的兵器全部都被抢了,这些人真是强盗。”花燃生气地喊道。

    花舞的脑子里浮现了一些记忆,这后面不仅是练武场,还有很多兵器,都是上好的修炼者的兵器,看来也被端木凉一锅端了。

    花舞看了看藏书楼和练武场的规模,还是在内心感叹。

    虽然花家的孩子大多资质平平,但是花家还是不遗余力地打造了这两个地方。

    这不仅仅是财力的象征,也是家族的寄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