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十一章 花间隐
    走进藏书楼,花燃气的跳脚。

    楼上楼下空空如也,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一楼地上就剩下一些打坐的垫子。

    “一本书都没有了,竟然一本都没有,整个一座空楼!”

    花舞呵呵两声道:“端木凉肯定是在寻某样东西,否则怎么会一本书都没放过?”

    花火和花离均点头认同。

    花燃也反应过来:“所以,他把藏书楼搬空是在寻某样东西?”

    “是吧,他现在都死了,我们再去给这些书寻回来。”花舞摆手道。

    “嗯,我本来是想寻一本修炼的书籍给你看看,现在看来,就只能我先和你说说了。”

    花离拉着花舞在一处蒲垫上坐下来。

    花舞四处看了看,记忆里这个一楼的四周是各种书架,中间这块空地上通常都是打坐练功用。

    只是,她从来没坐在这里过。

    “你们俩刚好趁着现在安全,好好修炼。”花离叮嘱花火和花燃。

    两个人乖乖说是,各自拿着垫子走开。

    花离和花舞面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你不能修炼应该是因为你的丹田不储存灵力,你现在按照我说的,闭上眼,试着练习吐纳气息,看看身体里的灵力是否能循环到丹田凝聚......”

    花舞按照花离的说法,开始做吐纳式练习,明显地感觉到身体的经脉里有一股游动的力量在循环。

    她本来就是个医生,对身体的经脉还算熟悉,故而,这种特殊的力量确实是以前从未感受到的。

    按照花离的说法,她尝试着运行了一个周天,这股灵力又从经脉汇聚到了丹田。

    不过,她隐隐觉得丹田和任脉的通口处略有不通畅,但是她不多的灵力依然可以穿过,她也就没多想。

    又兀自把灵力在身体里运行了几个周天后睁开眼,发现浑身都畅通了很多。

    “我能修炼是因为现在的丹田可以聚气了吗?”她再次和花离确认。

    “应该是的,你说被雷劈了后,那个蒙面人救了你,或许是他帮你重塑了丹田。”花离猜测道。

    花舞也点头认可。

    “我教你吐纳的这个方法,是父亲之前教过的,之后虽然一直有练习,但是这些年突破有限,你看我的修为也不过才炼气五阶。”花离说到这里有些黯然。

    看着花离一瞬落寞的眼神,花舞明白,他这是还对发生的事感到遗憾吧。

    于是站起身道:“我还是先去找太史大人吧,端木凉把花家洗劫一空,很多东西应该在城主府,我去看看能否寻回来。”

    “那我陪你。”花离也站了起来。

    花舞无奈,换了花离的男装,两个人一起往城主府赶去。

    城主府,此刻乱成一锅粥,太史纪冲带来的侍卫,在面具男离开后,就围住了城主府,“从现在开始,你被囚禁了。”太史纪冲对端木安道。

    “大人为什么啊,花家不是我灭的,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我儿子现在还下落不明。”端木安不甘心道。

    “没有为什么,你儿子应该死了,算他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了代价,至于你,管教无方,没有资格再做城主了。”太史纪冲冷冷地坐在太师椅上道。

    “那,那让小人戴罪立功,我重新把花家振兴起来不行吗?”端木安讨价还价。

    “就凭你!”太史冷笑了一声。

    “把端木家所有人都压进大牢。”

    “贴出告示,准备竞选城主,让城里的有能人士,都来参加竞选。”

    “就在城主府搭个擂台,想要参加竞选的人,都可以来报名。”

    “竞选走两个流程,一文一武,写一篇文章,如何治理晋阳城。所有的文章公布城内,投票选举。”

    “武选就是每天设擂台,公平竞争,修为最高者,至少可以做副城主,若是文采也最好,那就当之无愧做城主。”

    太史纪冲不亏是督抚,很快就把命令一道道颁布了下去。

    城主府平时都是一些亲卫,现在也都被打入大牢。

    至于守城的护卫官兵,自然都听太史纪冲的,守城的护卫队本就是官身,虽说平时听端木安的,但是也暗自都对端木不满。

    端木家在晋阳城已经横行上百年了,端木安自己是金丹七阶,端木凉也是金丹后期,一个家族两个金丹期,一般谁都不会轻易惹他们,能躲则躲。

    即便有时候太史过来,也只是例行公事,也不会随便找茬。

    这次若不是因为花家的事,太史也不会对端木家开刀。

    面具男对端木家的态度,他自是了然,暂时关押他们,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当街道上出现了一道道告示后,晋阳城沸腾了。

    “端木城主这算是被抓了吧。”茶馆里有闲人在八卦。

    “那肯定,要不怎么重新选城主了呢?”

    “我看是那个端木少主惹得祸,最近没看到少主大人出现啊!”

    “他那么好色,抓了城里那么多美丽的姑娘,早该遭到报应了。”

    “嘘,小声点,小心他没死,回来整死你。”

    “不用害怕,早就有人说端木少主死了,听说是天空那头黑龙给拍死的。”

    “这城里的其他家族有机会了,宇文家,王家,霍家,都可以出头了。”

    茶馆里议论纷纷。

    花舞穿着一身黑色的束腰装,正和太史纪冲慢悠悠地喝茶。

    她和花离赶到城主府时,恰好遇到太史亲自出来准备去花家找他们。

    一问才知花舞的意图,三个人随来到了城里最大的茶馆“花间隐”,这里原本是花家的产业,在被端木凉打劫后,这里的掌柜也换了。

    三个人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很快店小二就过来上茶,花舞和花离四下看了看,自然是没有认识的人。

    花离之前虽然是少爷,也是个不上台面的养子,花家的经营,有轮不到他上前,故而,这茶馆里出出进进的人,他并不熟悉。

    茶上来后,花舞很客气地举杯以茶代酒敬太史道:“感谢太史大人鼎力相助,花舞在此感谢!”

    太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叹息道:“惭愧,我并没有帮上什么,端木家是咎由自取,他们在这里一百多年了,恐怕早就以为这个晋阳城是他们家的了。”

    “哦,那太史大人如何处置他们的呢?”

    “依着主上,是要杀了他们的,我暂时关押了他们。主要是,我想看看端木家还有没有什么后手,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说他们没有点根基,那是不可能。”

    花舞算是明白了这位太史大人的做法,点点头道:“还是大人想的周到。”

    太史看了看花舞,其实他更好奇面前这位姑娘的底细,虽然知道她是花少重的女儿,但是他搞不懂主上大人的心思。

    看起来这位姑娘在主上大人那里的待遇很不同,于是问道:“姑娘和主上很熟悉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