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十二章 初露锋芒
    “不熟悉啊!”花舞回答的很干脆。

    “那看来主上是和姑娘的父亲花少主熟悉了。”太史叹息一声。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或许吧。”花舞随意道。

    “主上离开的时候,可对姑娘说了什么?”太史也没有看到面具男走,看着花舞爽朗又很好说话的样子,他觉得多问问总是好的,万一哪里做的不对,好及时改证。

    “哦,他说让我好好修炼。”

    太史看了一眼花舞:“姑娘现在只有炼气三阶,确实弱了些。”

    花舞一愣,随笑道:“三阶啊!蛮好了,之前我可是不能修炼,这要多亏了你们主上。”

    “对了,你们主上怎么称呼?”花舞好奇道。

    太史顿时尴尬地看了看花舞道,“这个,我不能说,主上若是没和你说,你就不要问了,他若是想说,你早晚会知道。”

    “哦,好吧,我看得出来,你很忌惮他。”

    “啊,姑娘可别这么说,被主上知道,我就不想活了。”

    “他这么可怕吗?我觉得还好啊!”花舞撇撇嘴。

    太史擦了把汗,心里想,也就你这小姑奶奶这么觉得吧。

    “对了,修炼是要花很多钱的,这个茶馆,我帮你讨回来,这本就是你们花家的产业。”太史想的很周到。

    “好啊,掌柜的我不熟......”花舞道。

    太史纪冲伸手打了个手势,一个黑衣暗卫诡异地出现在桌边,周围的茶桌顿时安静了下来。

    神出鬼没的暗卫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周围人都猜测这个茶桌上的客人不是一般人。

    太史对暗卫附耳说了一通,暗卫转身如轻烟般消失。

    花舞暗自惊叹,什么时候自己能有这个身法!

    太史很和气地对花舞和花离笑了笑道:“等会他们就会亲自把房契送过来。”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长袍的中年男人,跟着暗卫走了过来,男子一脸不屑地样子:“你谁啊!你说你是太史大人,我就相信吗?”

    暗卫低头对太史纪冲回禀道:“他是这里的掌柜,该说的我都说了。”

    “这茶馆以前是花家的,你可知?”太史纪冲不仅不忙地喝了一口茶。

    “是又怎样?现在是端木少主的。”中年掌柜一副油腻的样子。

    花舞看了一眼太史纪冲,太史难得有耐心地对这位掌柜循循善诱道:“你不知道端木现在在哪里吗?”

    茶馆里的人顿时都不说话了,大家把目光都集中了过来,花舞目测了一下,楼上楼下,至少有上百口人在喝茶,茶馆嘛,正是传播消息的好地方。

    日后,这里要好好经营,恰好可以搜集情报。

    “给我来人,把这些无赖都轰出去,难道你们不是想来白喝茶,还造谣端木城主。”中年男人一声呵斥,从后院跑过来一群打手。

    太史不动声色地看了看,这下周围看热闹的人更多了,“要打起来了啊!”

    “这位大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呢?”

    这些人小声的议论,花舞倒是听得清,在她感受到自己有修为的时候,对周围细小的动静都比以前敏锐。

    一群打手看起来至少有十多人,花舞看不懂他们的级别,这说明都在她之上,这群人听从掌柜的招呼,刷地冲了上来,太史突然转身对花舞道:“姑娘,不想练练身手?”

    花舞失笑:“那让我先来吧!”实战永远是王道,凭空多出来的修为,必须巩固才能稳固!

    花离站起来想要阻止,花舞对她摆摆手道:“让我练练手。”

    花离也看得出她满满的战意,随决定先旁观着。

    周围人哗啦散开,桌椅板凳什么的倒了一地,虽然人群里不乏修为很好的人,但是大家都更想看热闹,站队什么的,也轮不到他们这些人。

    花舞迎着对手冲了上去,左右开弓,迎面两脚,踹飞两个人,近身搏斗,她有地球的格斗术功底,所以在这些没用灵力攻击的对手面前,她先用了近身搏斗的技法。

    手掌翻飞,身影如风。

    眨眼又有几人倒下,“蠢货,你们的灵力呢?”掌柜的在一边大声喊道。

    掌柜的话没落音,一道火球迎面打过来,同时飞过来的还有水柱,这群人终于想起自己还有灵力,旁边的人都惊呼,“这茶馆隐藏很多高手啊,看着至少炼气五阶以上呢!”

    太史并没有动,他正小声地对花离说着什么,花离也没动。

    暗卫也不见了,“这个什么大人,不是冒牌的吧,怎么让这个黑衣少年自己打啊,他刚才那暗卫呢?”

    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多的人,议论纷纷。

    “那个少年看着好俊俏啊,他能行吗?”

    “啊,他躲过去了,你看他从火球和水柱的缝隙间穿越过去了,好快的身法。”周围的人有的看好花舞,有的不看好,说什么的都有。

    二楼的雅间里,宇文京墨摇着手里的扇子对坐在对面的王正则道:“你看他们谁能赢?”

    “还用说,肯定是那少年!”王正则,晋阳城王家的大少爷,宇文京墨是宇文家族的少主,这两个人一向交好,常常来这个茶馆喝上两壶茶。

    “我看不一定啊,你看不出那个掌柜至少是筑基七阶?”宇文京墨摇着扇子道。

    “那个所谓大人你能看出深浅?”王正则鄙视了宇文京墨一眼,“呵呵。”宇文京墨淡笑了两声。

    花舞已经成功地从数道火球和水流中间躲过,一群打手现在彻底围攻她一个人,她倒是不紧不慢,说是练手,那总要多打一会,这些人等级是高,奈何近身战并不如她,在她诡异地出现在每个人的身后时,基本上这个人都会被她拍飞。

    “这小子身法不错。”王正则夸赞。

    “我并没有见过这种打法。”宇文京墨摇摇头。

    “那你看出他是什么灵力了吗?”王正则疑惑道。

    “到现在为止,没看到她用灵力。”

    花舞越战越勇,嘭!嘭!嘭!几个呼吸,场面上所有的打手都被花舞击飞。

    太史纪冲微笑,主上看中的人不会错。

    中年掌柜怒急,手掌一抬,一道冰柱打向花舞,“水系的变异,冰术。”王正则站了起来,“你没看错,他确实有筑基七阶。”

    花舞反应的很快,抬手一道雷光击向冰柱,人群顿时炸了。

    “雷光啊!天哪!这个少年是雷系灵根,非常稀有啊!都多久没听说有这样的灵力属性了!”

    花离也呆了,他只是教她如何吐纳运转灵力,却并没有想起来问她的灵力是什么属性!

    其实花舞自己也不知道是啥属性,打架也是随机应变,想着自己没用过灵力,千钧一发时刻,她下意识地调动灵力拍过去,并不清楚自己拍出去的是啥!

    雷光现,冰柱瞬间粉碎,宇文京墨和王正则也同时站了起来。

    “太令人意外了,这少年到底是谁?”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

    虽然雷光压制了冰术,可是级别差太多,中年掌柜连连发出数道冰柱,一道比一道猛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