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十六章 醉酒
    花舞带着菡萏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花舞之前住的地方叫“舞轩阁”。

    回来后被花离安排工匠整修了一番,她依然住这里,这里有原主的很多回忆,也颇为熟悉。

    舞轩阁是三层,最上一层是各种花草,以前有人专门打理。

    花舞也不晓得原主为啥在园子里,房顶上都种了各种花草,不过她不排斥这些花花草草,昨个,花离才雇了一个中年婆子看管,顺带给花舞这个院子看门。

    二层是花舞的卧房,一层是个三间连接起来的起居室,东西两侧都可住人,偶尔花火花燃会来?这里蹭住,不过这些时候,大家都忙着修炼,都没顾及住哪里。

    中年婆子姓余,花舞叫她余嬷嬷,看到花舞领着菡萏过来,就赶紧过来伺候,“姑娘有客人,我去烧水来给姑娘泡茶吧。”余嬷嬷殷切地问。

    听到余嬷嬷一口一个姑娘地叫花舞,菡萏略有惊讶地看着花舞,“我就是个姑娘啊!别这么看着我,小美人。”花舞笑道。

    “去烧水吧,我这里很少来客人,余嬷嬷把花茶拿来,给这位菡萏姑娘沏上。”花舞吩咐道。

    余嬷嬷应声去烧水,花舞带着菡萏走向窗口,后窗下摆着几案,可以坐下喝茶,也可以弹琴。

    菡萏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探寻花舞。

    “别看了,我就是女人,去梦春楼是为了方便,才女扮男装。”花舞率先坐下,指着对面,示意菡萏入座。

    “这样啊。”菡萏低声道,似有怅惘,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是花离要带你来的吗?”花舞看着菡萏,“是我自己要来的,少爷,不,姑娘不是说我是你的人了吗?所以,花离少爷去梦春楼时,我就跟着过来了。”

    “哦,我看你琴艺挺不错,怎么会到梦春楼了呢?”花舞展开聊天姿势,她对美女的故事比较好奇,女人天生爱八卦嘛。

    “我和父亲来晋阳投奔亲戚的,没想到亲戚家早在一年前就搬走了,父亲长途跋涉,积劳成疾,一个月前下葬了,我没钱葬父,自己卖身到梦春楼。”菡萏三言两语交代了自己的身世,花舞内心感慨,这若不是自己遇上,明明就是戏文里的故事嘛。

    不过,看着面前这小美人低头不郁的样子,还是蛮让人感叹的,“你这琴艺不错啊!”花舞随口问道。

    “是,家父出自大户人家,只是和家里人闹了矛盾,离家出走几十年,把一手好的琴艺传给了我。”菡萏解释道。

    “哦。”花舞若有所思。

    余嬷嬷水已经烧好,端了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放置着各种花茶,因为花舞这院子里种了四季的花,春天的蔷薇,夏天的栀子花,秋天的木樨花,冬日的梅花,故而各色花茶都有。

    此时是秋季,院子里的木樨开的热烈,早些天,余嬷嬷就采摘了不少木樨,此刻沏茶,味道和香味都极好。

    “你就住我这里吧,也不用回梦春楼了,那里也不在乎多你一个,少你一个。”花舞低头喝了一口茶对菡萏道。

    “是,谢谢姑娘。”菡萏这次很乖巧。

    花舞并没有和她长谈,她看得出面前这位并不是个简单心性的人。

    不管经历过什么,总之,目前看着对自己也无害,人与人嘛,都是慢慢相处,才会见得背后的意图。

    “余嬷嬷把东侧间收拾给这位菡萏姑娘住,顺便告诉少爷,让他买几个丫头来。”

    花舞不知道,花离早已经去买丫头了,余嬷嬷很麻利地去收拾,花舞喝了一盏茶,对菡萏道:“你每日给我弹奏几曲吧,你的琴音有助于我的修炼。”

    菡萏低头称是,随打开琴,准备弹奏。

    “对了,你有修为吗?”花舞发现自己感应不到她身上的灵力。

    “我没有修为。”

    “那你的琴音怎么会有这种效果呢?”花舞暗自称奇,菡萏却说不上所以然来,只说是家传。

    ......

    接下来的几天,花舞把菡萏带去了藏书楼的顶层,菡萏弹琴,她和花火,花燃认真修炼。

    不过,很奇怪的是,琴音只对花舞修炼有帮助。

    花火和花燃听起来也就是好听些。

    本来花舞是要拉上花离也来实验一番,无奈花离实在忙。

    晋阳城的城主预备人选订了,不出意外是在宇文家和王家两家,宇文家族出手的是宇文大少爷宇文京墨,也是未来宇文家的家主。

    而王家也是王家的少主王正则,这两个人是好友,也是竞争对手,两个家族的人不停地在晋阳城私下拉拢人。

    故而,给花家送请帖的人一波一波,不仅这两大家族,包括这两大家族后面跟风和吆喝的人也很多。

    不同的小家族为了维护各自的利益,都相互攀扯关系。

    花家本来有好多产业都在收复,况且据说花家的小少爷和太史大人关系不错,这些人前仆后继地送请帖过来。

    花舞三个人虽说不是闭关,但是花离还是不大乐意花舞出去和人啰嗦,前两次男装,倒是没什么大事,可让妹妹挡在自己前头的事,花离还是觉得别扭。

    花舞乐的修炼,这就累坏了花离,不停赶场的下场就是花离同学喝多了,然后长醉不起,花舞被花离的小厮安哥请了出来。

    花火一向不管事,花燃是个娃娃心性,安哥倒是知道花舞本事。

    “二小姐,少爷被人灌醉了,现在不省人事,我去请大夫了,可是你看外面还有很多请帖。”安哥抹着头上的汗水对花舞道。

    花舞蹙眉:“大夫怎么说?”花舞更关心花离的醉酒。

    “我过来时,大夫刚进门。”安哥急匆匆地在前面走。

    花舞却一个闪身超越了他,花离住在靠近大门的将离楼,就在花家的议事大厅后面,方便见外人和议事。

    花舞脚程很快,几息的功夫就到了花离的房间。

    花舞掀帘走进去时,大夫正在给花离把脉。看着花离脸色苍白地躺在床榻上,花舞担心之余,倒是很纳闷,按理来说,花离也是炼气五阶的修为,醉酒这种事情是可以把控的。

    “这位姑娘,不用担心,这位少爷就是醉酒了,身子骨还是很好的,我给他开一副药,他喝下去就会好了。”大夫看得出花舞是这里的主人。

    花舞虽然一副简单月白色的裙衫,可那浑身的气度还是不凡的。

    花舞拱手施礼道:“那麻烦这位大夫。”

    安哥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花舞吩咐他去和大夫开药方取药,自己顺手坐下来,给花离把脉。

    上一世的花舞可是个名医,中西医都是好手。

    仔细地给花离把脉,她发现确实没问题,看着花离酣睡的样子,?看来真是喝了好酒了。

    略沉思,她走出内室。

    另外一个小厮安然从外面捧着一叠请帖过来,花舞随手翻了翻:“都给推了。”

    “这样好吗?”安然有点惊讶地看着花舞。

    “我说推就推,就说少爷身体不好。”花舞一脸不悦。安然应了声转身离开:“对了,二小姐,梦春楼递口信来说让你和菡萏姑娘过去。”

    花舞略抬手示意知道了。

    安然跑开,这个二小姐气场有点冷啊!比起二小姐,少爷可真是温暖的好人,安然边走边腹诽。

    安哥很快把药方拿了过来,花舞检查了一番,药方看起来没问题,才吩咐他好好照顾花离,随往藏书楼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