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十九章 饕餮
    她突然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猛然回头,发现街道上的人都在四散逃开,远处的天空仿佛被撕裂开了个口子,黑沉沉的天际有风雨欲来的样子。

    “跑啊!饕餮来了。”不知道谁在大喊。

    门口的姑娘瞬间都没了影子。

    菡萏怯怯地拉着花舞的衣角,“姑娘,去里面避避吧。”

    “怎会回事?”花舞疑惑地看着菡萏,“姑娘不知道吗?那是饕餮兽要来的征兆。”

    “饕餮吗?”花舞知道这个名字是上古的凶兽之一。?“怎么会来这里?”

    “它们都是成群的出现,每过一个城池,就吃掉一个城池。”菡萏的脸色有点发白。

    “躲在里面就没事吗?”花舞再次疑惑地看着菡萏。

    花十娘匆匆地从里面跑出来,“少爷,少爷,快进来。”

    “躲在里面就没事吗?”花舞看向花十娘。

    “不是,我们梦春楼下面有地宫,我们可以藏下面。”花十娘小声地凑近花舞道。

    “哦,菡萏,你和十娘进去。”花舞推了一把菡萏。

    远处传来地动山摇地声音,花十娘和菡萏的脸色都变了,“进去。”花舞又推了一把,苏木和苏叶看了看花舞,“姑娘,我们要和你在一起。”

    “进去吧,你们也进去。”花舞抬手给她们推进院门,顺手带上大门。

    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人,花舞沉吟了一会,还是决定往城门去,毕竟那里是进入城池的必经通道。她大概地搜寻了一下记忆,辨认出城门的方向,提起灵力,几个起落往城门掠去。

    意外的是,当她到达城门时,发现城墙上黑压压地一群人,目测至少有几百口人,花舞惊讶之余,看到了为首的是太史纪冲和宇文京墨和王正则。

    这次花舞看到了宇文京墨的正脸,眼睛很漂亮,深邃如蓝,貌似有混血的感觉。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冰蓝色的长袍一尘不染,嗯,赏心悦目的帅哥。

    她肆无忌惮地打量完宇文京墨后,又看了看王正则,嗯,一对璧人!

    呸,这词用的不对。花舞在心里暗戳戳地吐槽自己。

    三个男人都看到了她,太史纪冲招手示意她过去。

    太史并没有带多少侍卫,也就十多位的样子,花舞看到周围的那些穿着不俗的人,明白了这里应该都是大家族的一些有修为的人。

    “太史大人。”花舞走近后先开口,并拱手施礼。

    太史看她依然是一副男装打扮,也就自觉地没称呼她姑娘,“这里是危险之地,你怎么过来了。”太史关切道。

    “你们不怕吗?怎么都在这里。”花舞装作好奇地问。

    宇文京墨知道她和太史熟悉,故而都没做声。

    “风险也是机遇,饕餮固然厉害,它的内丹也能提升修为,可以炼丹入药。”太史简单说了几句,花舞就明白了。

    这些家族的子弟,看来都是在等这个机遇,没办法,命虽然重,追逐武力成仙成神更有诱惑,“太史大人认识化神的人?”花舞觉得有必要采访一下这个算是厉害的人物。

    这么多人趋于成神,那肯定是有人成神过啊!

    哪知太史略有吃惊地看了一眼,随有释然,花舞不明白他的眼神,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却点醒了她,“主上有和你说过他的修为吗?”

    花舞瞬间明白,太史大人嘴里的主上,应该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天地之间,再次传来地动山摇的声响,远远地已经能够看到烟尘,花舞看到城门下也有很多人,这些人还真是不怕死啊!

    “要来了。”太史看着远处道。

    宇文京墨身边跟着几个少爷一样的人,早已经按耐不住,“大哥?,我们先下去。”宇文京墨挥挥手,几个少爷都飞身而下城门,王家也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少爷,也不甘落后地飞落下去,花舞瞥了一眼,发现没有看到宇文宁和那个王小五。

    王正则和宇文京墨倒很淡定,花舞又看到其他家族,也有少年争先恐后地下去。

    兽群越来越近了,这些人倒是战意凛然,花舞摇摇头,这么喜欢虐或者被虐吗?只是几个呼吸间,那些妖兽离城门也就上百米的样子,耳边传来各种声音,“这么多啊!几百只都有!这些还是小的吧,应该还有个饕餮王!”

    “都是筑基期!!”耳边有到抽气的声音,花舞再次发现修炼灵力的好处就是,耳力太好。

    “下去吧,这些筑基期的饕餮都不简单。”宇文京墨对王正则道,看来是担心家里的那些少年了,花舞心想。

    “你就不要下去了,它们的等级都比较高。”太史对花舞说了一句后,也飘然而下,本来在城主人选既定后,太史就可以返回尚都了,这下好了,临走还要来收拾这烂摊子。

    花舞没动是没动,但是一直在观察,下面的那些人倒没有因为小饕餮的等级高,就撤退,人群主动扑向兽群。

    一时火球,水柱,各种刀光在妖兽群里炸开,血肉横飞,这些小饕餮等级虽高,但是人类有太多辅助工具,所以并没有落下风。

    一些家族里还有很多筑基期的高手,故而,几百只妖兽看起来并没有占到便宜。

    花舞也飞跃了下来,对这种可以锻炼的机会,她是不愿意放过的,虽然只有炼气四阶的修为,她的近身战是杠杠的。

    以手为刀,一掌一个,一脚一只,她如砍瓜切菜般地杀过去,却没看到城门内急匆匆地跑过来花燃和花火,不知道这俩丫头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花离还躺着,她们也没惊动他,带着两个丫头木香和木蓝飞奔而来。

    看着花舞没有危险,她俩招呼一声也跟上,“哎哎,你们跟着把杀死的妖兽内丹取出来。”花舞抬头吩咐木香和木蓝,早知道给苏木和苏叶带来了。

    还好,这俩丫头倒也听话,不一会就搜集了很多内丹。

    这边杀得不亦乐乎,远处又传来地动山摇的声音,“快走,饕餮王来了。”有人喊道,好多人停下手,有急急忙忙返回的,也有人在观望。

    地上的很多小饕餮被厮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在逃窜,太史走了过来,对花舞道:“回去吧,这次你是真的不能留在这里了。”

    “太快了,过来了,这只饕餮王太快了。”太史说话间,饕餮已经几十米,人群里有惊呼,至少有几十米高的饕餮,牛身人手,身形巨大,目测有一座居民楼的体积。

    “该死的人类。”饕餮口吐人言,声音有着狂轰滥炸的威力,在场的很多人都被震的气血翻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