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章 尽力一博
    花舞强忍着不适,敛气运转灵力抵御。

    木兰和木香两个人修为太低,当场就晕了过去。

    花火和花燃也按着胸口,花舞示意她们快回,然而这两个人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花舞抬头发现,太史和宇文家族的几个人已经向饕餮王奔去。

    “他们能挡会,你们俩快走。”

    “要走一起走。”花火和花燃倒是一脸倔强,花舞无奈一人一掌把她俩劈晕,好在比她们俩级别高一点,就有这个好处。

    花舞知道,这些人应该都不是饕餮的对手。

    随手虚点了几个方位,把花火花燃她们四个人放进去,布了个简单的阵法,这几日,她翻了几本阵法书,虽然一次没用过,现在应急,弄个简单的四方阵,可以掩盖住人耳目,至少可以管一个小时。

    布好阵,灵力就用的差不多了,抬眼发现饕餮已经和太史他们战在一起。

    饕餮王有的是蛮力,一巴掌就拍飞了好几条人影。太史的土系墙壁根本就挡不住它,只是一个呼吸间,饕餮就到了城墙前,可是它突然停了下来,使劲地用鼻子嗅着空气里的气味。

    一转身,花舞就被它抓在了手里,谁说它笨拙,花舞此刻想骂娘,怎么这么大的块头,竟然会盯上自己这个小蚂蚁呢?

    “嗯,你的味道不错。”饕餮说了到这里的第二句话,低沉沙哑的声音,让城下剩余的人都惊了。

    花舞抬手一记雷光,狠狠地劈向饕餮,花舞的这一掌雷光,用了十足的灵力,她感觉即使不能劈到这妖怪,至少能有点作用。

    “呵......”不知道饕餮的喉咙里发出的是不是这个声音,花舞被狠狠地甩向城门,可怜的花舞如一个断线的风筝,砸向城门,城门是铁质外皮,花舞的身体狠狠地撞击上以后,她几乎停止了呼吸。

    太史纪冲和宇文京墨他们已经再次扑向饕餮,可他们的水平和饕餮也不能比,嘭!嘭!嘭!三个人也被砸向城门。

    粗暴,实力碾压,饕餮怒了。

    城墙上此刻又飞下来几个老人,都是金丹期,宇文京墨默默地看了看他们,“长老们,你们若是挡不住,晋阳今天就完了。”

    王正则咳咳两声,咳出了几口鲜血,他落在离花舞不远的地方,看着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花舞,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们家族的几个小子早就跑了。

    这少年不错,他暗自想。

    花舞睁开眼,看到王正则正看着她,她试着运用灵力,发现完全不能动,这破身体,花舞暗暗地咒骂了一句,刚才在街道上和王小五那一架打的,她还蛮有底气的,可在饕餮的一个巴掌下,自己简直弱爆了。

    看着花舞眼里的不甘心,王正则倒是笑了:“你小子倒是很有趣,明明是以卵击石,你咋还心有不甘呢!”王正则话音未落,几道人影又再次被拍飞了过来。

    天变得阴了起来,雨点说来就来,哗哗地开始下雨,一道闪电划过,花舞顿时来了感觉,空中雷声轰轰隆隆,花舞用力坐了起来,腿部的疼痛让她明白,她的腿铁定是摔骨折了。

    虽然骨折了,但是她现在要做一件事,有危险,但是可以一搏。

    看着她在大雨里挣扎着坐起来,王正则皱眉,还真是有毅力,饕餮的面前已无对手,脚步一步步往这边走来,每一步都踏的震耳欲聋,躺在城门下的这群人,基本上如果不再被提起来甩出去,就是被饕餮的脚踩死的份上。

    雷光!就在这一瞬,雷光到了,花舞伸手放出自己的雷光,天空中的雷光迅速与花舞的雷光连成一条直线。

    雷光里,花舞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站了起来,磅礴的雷灵力穿过花舞的身体,她要的就是此刻,刷!她抬手把雷光引向饕餮,硕大的光柱呼啸着击中饕餮。

    有人惊呼,而被击中的饕餮只是摇晃了几下身体,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花舞在它声波地干扰下,再次颓废地坐到。

    雷光耗尽,她的临危挣扎,也只是阻挡了饕餮几个呼吸的时间。

    雷声再次轰隆,花舞已经没有力气再起来,天空的雨下的更急,一头黑龙咆哮着飞过来,一道如光的人影踏着龙身而来,在听到黑龙咆哮的声音那一刻,太史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有救了。

    来的正是面具男,抬手,抓起,扔出去,就三个动作,面具男做的行云流水,又简单至极。黑龙很配合地接住饕餮,一个点头,把饕餮带入云层。

    花舞看着走向自己的身影,只说了一句“你来了啊!”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花舞觉得自己浑身的每一块骨头都似被火烤,和上一次的极为相似,这一次会如何呢?虽然很疼,她却能忍受,而且身体好像在水里,皮肤又有一种被温水包围的感觉。

    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池子里,半天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是当初端木凉的那个温泉池。

    “这么弱,还逞能!”耳边传来面具男熟悉的声音。

    花舞愣怔了一瞬,每次听到这声音,她就莫名的熟悉,这些时日,知道自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后,她曾试着搜寻原主的回忆,并没有找到记忆里有这么一个人,她也就放弃了。

    想不到就不想,花舞放弃,低声问道:“我睡了多久啊!”

    “三日。”面具男回复的简单。

    “谢谢你,又救了我。”花舞眯着眼睛道,面具男并没有回复她。

    半天,没有听到回复的花舞,也明白,这男人,本就不是多话的人。

    迷迷糊糊中,花舞再次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时,她觉得身体的疼痛减少了很多,耳边传来花燃和花火的对话声音:“这丫头也真是的,竟然敢把我敲晕了,一个人那么危险。”这是花燃的抱怨声。

    “好了,现在不是好了,别说了。”花火永远那么淡定。

    “好什么好,你看看她,都在这里昏睡了多久了,至少一个月了,都没见她醒过来。”花燃的声音里有点哭泣的味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