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一章 月蓂城
    花舞心里缩紧了一瞬,被人关心的感觉,说不出的滋味。

    原来睡了这么久,上次醒来,模糊记得那个面具男说睡了三日。

    花舞伸出手,摸了摸,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床上。

    “我饿了。”她的嗓音还有些暗哑。

    花火和花燃闻声都扑了过来:“醒了啊,小舞儿。”花火的眼里掩盖不住的惊喜。

    花燃举起拳头想要砸花舞,又把拳头放下,“哼,你再不醒来,我就不理你了。”

    听着花燃孩子气的声音,花舞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别笑,比哭还难看。”花燃继续闹别扭。

    “快去,让苏木给粥端来。”花火吩咐花燃道。

    花燃期期艾艾地离开,花火看着花舞:“好些了吗?”

    “嗯。”“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哦,那个面具大人把你送回来的,你都躺着一个月了,他说你会醒来,大家都很担心呢。”花火关切地唠叨。

    “对了,面具大人每日给你输送灵力呢,要不,大家也不相信你能醒来。”花火赶紧又补了一句。

    花舞闻言愣了一瞬,输送灵力这种事,很耗费心神吧,这下欠这个人的越多了。

    “你们怎么回来的呢?”花舞记得自己把她们放在阵法里的,“是太史大人把我们送回来的,太史大人还夸赞你有学阵法的天赋。”花火很高兴道。

    “粥来了,不能喝太多哦。”花燃亲自端着盘子过来。

    苏木跟在后面噘着嘴,“姑娘,你醒了,三小姐非要抢了我的餐盘,自己端过来。”苏木抱怨道。

    花燃当没听见,欢快道:“来,来,小舞儿,我来喂你,大夫说你刚醒,不能吃太多。”

    糯米山药粥,散发着香味,花燃很殷勤地喂花舞,花舞很配合地吃了一小碗。

    一小碗粥下去,花舞觉得体内的灵力多了些,而且灵力的运转更顺畅了。

    “怎么样,怎么样?大夫说这个煮粥的水是妖兽的妖丹炼制的,你吃了肯定会有益修为的。”花燃兴奋地看着花舞。

    “嗯,我试着修炼会。”花舞被扶起来,盘腿坐好,开始引气入体,房间里的人都悄悄地退了下去。

    花舞仔细地内视了一番,惊讶地发现,之前她明明是被那些从高空引入的雷光震碎了所有的经脉,现在都已经连接好,且宽度比之前宽了不少,不仅如此,丹田内还有一个气团,隐隐地跳动,却不知道是何物。

    花舞试着把意念放进去,可完全没感觉,回想书上看到的理论,并没有说过修炼的这个时期有这种现象,思虑了半天,没有所以然,也就放弃。

    放下杂念,花舞开始引灵力入体,空气里的灵力并不很多,即便这样,花舞还是一遍遍地引气入体,经脉宽了,灵力入丹田的速度也快了不少,所谓升级就是不停地累积丹田的灵力,所以说,经脉宽了的好处就是,比别人运送的更多更快,升级也肯定会更快。

    时间过的很快,花舞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再次醒来时,已是黄昏,房间里的光线不是很明亮。

    花舞看到一个身影站在窗口,如此熟悉的身影,她再次恍惚,面具男转身走向她,他灼灼地目光始终盯着花舞,花舞突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你认识我吗?”花舞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问,但是她问的肯定不是直接的字面意思。

    男子看着她,伸手拿下脸上的面具,花舞一呆。

    完全陌生的一张脸,仔细看,也就略微好看一些。

    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眼神古井不波,他盯着花舞道:“你认识我吗?”

    同样的话,花舞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回答。

    面具男却在花舞窗口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饕餮过来不是意外,端木家的人被救走了。”

    “哦,那说明端木家背后还有势力了。”花舞觉得事情变得更扑朔迷离了。

    “端木家对付花家应该也不是无缘无故。”她喃喃自语。

    “是的,你太弱了,需要尽快的提升实力。”面具男说完站了起来,“我有事先去处理,你考虑一下和我一起去皇都。”

    花舞怔怔地看着他:“去皇都吗?为么去哪里呢?”

    “皇都是这个大陆灵气最多的地方,只能你一个人去,这段时间你安排好这里的事情。”

    “啊!我一个人不去。”她下意识道。

    她怎么放心花燃他们呢?

    面具男并没有回复她的问题,复又带上面具,拉开窗户,头也不回道:“你枕头下有一把匕首先用着。”

    花舞摸了摸枕头下,一把黑色的短刃出现在手里。

    很普通的短刃,不到一尺,若非说特点的话,就是太黑了,通体乌黑。

    甚至没有刀鞘,她无奈地放下,聊胜于无啊!

    不过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啥一而再地帮助自己,还说去皇都。

    花舞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关于皇都的事情。

    她记得皇都叫“月蓂城”,很奇特的一个名字,藏书楼的编年史里还记载过关于皇都的一个传说。

    相传一万年前,神界的大帝龙渊因为渡劫,来到这乖大陆做了人界帝王。

    月蓂曾是皇宫台阶前的一株草。

    传说此草是祥瑞之草,每个月初的时候开始长叶子,每天一叶,到了十五以后,每天落一叶,到月底就落尽,如果哪个月少一天,最后一片叶子就只是凋零,而不会落下。

    龙渊看着月蓂草在台阶上一日日长大,他拒绝了一个个王侯将相家的千金,只痴恋月蓂,后来感动于他的痴心,月蓂草幻化成人形嫁给了龙渊。

    龙渊为迎娶月蓂举办了盛世空前的仪式,彩礼铺满了街道,百里绵延,声势浩大,沸腾地喜乐填满了整个城池。

    人们狂欢了整整半个月,每天都可以去王宫门口吃流水席,所有人都在祝福着他们,两个人携手治理这个大陆五百年。

    长歌大陆在他们的治理下有了五百年的盛世,后来月蓂成仙,龙渊渡劫结束,两个人相携回到神界,自此,留下一段佳话在这里,而这个都城,也成了长歌大陆最繁华的都城。

    人类为了纪念两个人的故事,就把月蓂城定做永久的皇都。

    也因为他俩的福泽和灵力,这个城池的灵力比一般的城池都丰沛,一般人轻易不能定居这里,月冥城的人口数基本是恒定。

    之前花舞看到这个故事时,也就一带而过,没想太多,晋阳城还没站稳脚跟,去皇都作甚?

    不过她记得当时感到奇怪的是,书上只记录到现在这个朝代。

    也就是说,她只知道现在这个大陆的王朝是“大孟”,现在在位的皇上叫孟代,却再没有关于这个王朝更详细的内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