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三章 心爱的姑娘
    “卖了梦春楼也行啊,你不是失业了吗?”

    “这个,我......”花十娘欲言又止,花舞冷厉地眼神似乎能穿透她的内心,她倒是不敢说了,花舞其实心知肚明,卖或者不卖梦春楼,花十娘都是个打工的,给谁打工都是打,看来这背后的水还是有点深度。

    “你去看看有谁要买?”花舞继续敲着桌子,漫不经心地看着花十娘,“真的啊!”花十娘的眼神里露出精光。

    花舞瞬间觉得无趣,怎么眼前这女人就不怕露出一点马脚呢?戏都不会演,“你有人选吗?”

    “没有啊!但是上次那个宇文宁少爷和王家五少爷倒是想买的呢?”花十娘小心翼翼道。

    花舞嘴角抽了抽:“就算要卖,现在一时半会,也不能就卖了吧,去把你的账本拿来给我看看。”花舞突然转移了话题,花十娘一愣,“哦。”

    还是不情愿地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有的人已经起床,梦春楼所谓的早起也很晚,太阳都老高了,花舞看了看外面的日光,有侍女端着托盘过来给花舞沏茶。

    有几个穿着华丽衣袍的男子,甩着袖子和房里的姑娘们道别,路过花舞时,很不屑地瞅了一眼花舞,虽然花舞扮作男子的容貌也是一流,怎耐太瘦弱了一番,看着实在是不入他们的眼。

    花舞并没抬头,花十娘回来的倒是很快,捧着一摞账本,花舞快速地翻了翻,这种妓院的账本对于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还是容易的多。

    她很快就翻完了:“利润很客观啊,我看你账面上还有个八千两,这样吧,你把这八千两拿过来,我凑剩下的,下午先给送去金拱桥。”

    花十娘扭捏了一番,“少爷一定要救人吗?”

    “你不想救?”花舞睁大眼睛看着她,“不是,不是,我知道菡萏姑娘是少爷的人,可是我这里钱不多,我每日还要用,少爷能不能给我多留些。”

    花舞看了看她,“哦,行啊,给你留三千,我出五千。”花十娘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去啊,去给银票拿来。”花舞看着站在她面前抽搐地花十娘。

    “是。”花十娘低着头走开,眼里露出不忿,花舞并不介意她的反应。

    花舞拿到银票,出来拦了一辆马车直奔宇文家赶过去。

    她并不知道宇文家在哪里,所以决定坐马车,毕竟车夫比她更了解这个城池。

    马车很快到了宇文府,看着面前这一水的青砖白墙的宏大院落,门口标准的一对石狮子,花舞挑眉,大家族还是气派十足。

    门口的小厮迎上来询问,花舞递上拜帖,求见宇文大少爷,她最近出来都会随身带个拜帖,这里的规矩又不是发个微信能解决的,入乡随俗嘛。

    她在门口只站了须臾,宇文大少爷就很热情地迎了出来,看得出他还是很看重花少爷这个名头的。

    这次的宇文京墨穿的是一件月牙色长袍,袖口是烫金的滚边。

    乌黑的长发束着一根月白色的绸带,人看起来飘逸俊秀。

    花舞暗自夸赞,帅哥不仅帅,衣品也很好。

    当然,花舞只是赞许的目光,并未言出,毕竟还没那么熟。

    “很冒昧,第一次登门拜访宇文少爷。”花舞客气地抱拳施礼。

    宇文京墨起初以为是花离,看到花舞愣了一下,随又明白,虽然花舞还是一身黑袍,但是宇文京墨知道,面前这位是姑娘,并不是少爷。

    上次花离就是在宇文家喝多的,酒也是宇文京墨挑的陈年桃花醉,而喝多了的花离,不小心说了自己有三个妹妹,家里就他一个男人。

    事后,宇文京墨也安排人调查过,虽然晋阳城的大多数人不知道花舞的真实性别,他还是知道的。

    当然,这些花舞并不知道,她还以为自己这身男人打扮,一准各种好办事。

    宇文京墨并没有表现的过于惊讶,只是再看花舞,觉得这姑娘确实很特别,明明有很精致的五官和容貌,非要扮成个男子出来行事,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容貌也非常有杀伤力吗?

    宇文京墨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了一下,两个人已各自落座,有侍女端上茶水。

    “大少爷,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吧,我有个心爱的姑娘,被人掳走了。”花舞的话音未落,宇文京墨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宇文京墨略有尴尬地接过侍女手里的软巾,花舞略有诧异,不晓得自己哪句话让宇文少爷失态。

    宇文京墨失态是因为她那句心爱的姑娘,心下狐疑,难道这个姑娘真是个断袖。

    “不好意思,我今天不舒服,这茶水喝着不太合口,去给我重新换一杯。”宇文京墨给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很快去换茶。

    “姑娘继续......”宇文京墨冲口说出这句话,花舞就明白了,他原来是知道自己是个女人的。

    宇文京墨的脸色诡异地红了。

    想要辩解也来不及了,花舞哈哈大笑:“大少爷,不必在意,我就是个姑娘,没事的,我找你就是想请你帮忙,我们家菡萏姑娘被人掳走了,现在他们要挟我下午亥时把一万两银票放在金拱桥下,就放人,所以我来请宇文少爷帮忙。”

    听着花舞简单说完,宇文京墨略有诧异,他知道面前这位姑娘和太史大人交情不错,可是为啥来找自己呢?

    “宇文少爷,我听花十娘说,你们家三少爷和王家五少爷很想买了我的梦春楼。”花舞说完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宇文京墨算是明白了,这姑娘显然是怀疑他们家三胖子了,否则不会来找他,“我知道了,姑娘,我会处理这件事,如果是宇文宁做的,人我会尽快给你送过去。”

    “不,不,我亥时会去金拱桥,就是和大少爷你说一声。”花舞说着站了起来。

    “姑娘见外了,你就叫我京墨吧,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看着面前这个眼神流动的小姑娘,宇文京墨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和她谈话,思绪完全被她牵着走,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句会说什么,有点失控啊!所以,他想再进一步的拉进关系。

    “你就叫我花舞吧,翩翩起舞的舞。”花舞笑着又施礼:“叨扰了,我先告辞。”花舞说完往门口走去,宇文京墨跟上送出去。

    看着花舞的马车走远,宇文京墨转身对身边的小厮道:“去取纸笔来,给王家大少爷送封信过去。”

    说完又伸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一个暗卫跳了出来:“去查查三少爷,把他近些日子的事都报给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