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五章 设伏花舞
    “那个,有画像吗?我对这个太子很有兴趣。”花舞嘿嘿笑道。

    “画像没有,不过传说这位太子是一位丰神朗月,芝兰玉树般的人物。”花离赞叹。

    “咳咳,有修为吗?”花舞想到的是自己能否拿下他,之前可就是完败啊!

    “这个倒是有些遗憾,听说太子没修为,是皇都难得没有修为的人。”花离叹道。

    “没有修为啊!”花舞眼神一亮。

    花燃暗戳戳地看着花舞:“你不会要打太子的主意吧!”

    “去,去,一个没有修为人,我要来干啥!”花舞撇嘴。

    花火偷笑,花燃撇嘴道:“有没有修为,你都够不到!”

    “花燃!”花舞咬牙切齿。

    花离呵斥了一声打住,这饭才继续吃了下去。

    气氛回归正常了,花舞看着花离:“我下午去一趟金拱桥,听说那边有各种小道消息,我过去打探一番。”

    “叫安然陪你去,他对城里比较熟悉。”花离随口嘱托。

    “我一个人没事。”花舞也随口拒绝。

    “安然给你赶车。”花离又找了个理由。

    花舞无奈答应,她能说啥,这哥哥的关心都是真心实意,她等会只肖给安然赶回来即可。

    花离吃的很快,很快就放下了碗筷,看着花舞道:“我很赞成你去皇都。”

    花舞一愣,又回到了这个话题,看来花离是又衡量了利弊。

    “咳咳,我其实并不想去。”花舞放下了碗筷,她也顾及到他们的心情,毕竟大家都一起生死与共过。

    花离默默地看着她道:“他只说带你一个人吧。”

    “是的,他这么说时候,我还不明白,算了,我不去了,我舍不得你们,我要在这里慢慢陪着你们修炼。”花舞笑嘻嘻道。

    “说什么胡话,能有这个机会,你怕不傻了。”花离呵斥她。

    “嗯,我舍不得你们啊!”

    “这个不要说,我们这段时间也好好修炼,你先过去探探路,若是可以,我们以后都可以过去。”花离的话倒是让花舞眼睛一亮。

    “是哦,也有道理。”她看了看花火和花燃,这俩丫头的眼睛里也跳动着火苗,显然都是想要变强的目光。

    “这事再议,我还没走,花离哥哥,你最近辛苦些多把花家的产业经营好,我抽空列个计划给你,我们既可以修炼,也可以做生意,这样既赚钱了,也能修炼,两全其美。”花舞一脸兴奋的样子。

    花离含笑点头,是的,这丫头很多奇怪的想法,比如把花间隐茶馆改造成消息源,所有的店小二统统都是换成有修为的人等。

    是了,暂时去不了皇都,但日子依然会越来越好。

    .......

    午饭后,花舞稍事休息,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和安然一起往金拱桥赶去。

    安然对路确实熟悉,很快就到了金拱桥下。

    她跳下马车对安然道:“你回去吧,我自己逛逛。”

    “二小姐,少爷让我跟着你。”安然不放心地看着她。

    “我就来这桥上看看风景,你跟着我干嘛,回去!”花舞毫不客气地赶走了安然。

    她仔细地观察了这座桥。

    这个桥是个很大的石拱桥,长度也有十多米,在这个时代,估计有这样的拱桥,算是了不起的工程了吧。

    她边走边观察,桥上人来人往,桥面很宽,大约三四米,桥洞下甚至有做生意的小贩子,金拱桥下的这条河贯穿整个晋阳城,所以,这里的地段相当繁华,为啥叫金拱桥呢?

    花舞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什么显著的标志,就抬腿走下了桥面,向着桥下走去。

    “回去告诉少爷,鱼儿上钩了。”一个黑瘦的小厮对另外一个小厮说道。

    而恰是人多,花舞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厮的行为。

    能在光天化日下,约在这里放赎金,这人也真是胆儿大的。

    桥下的摊点很多,卖各种小玩意的,甚至有胭脂水粉的摊子,看起来貌似便宜货市场。

    花舞随意地走着,突然前面冲过来一个黑瘦的男子,手一扬,一股粉末漫天飞舞,花舞下意识地屏气躲开,男子已到身前。

    男子一掌拍向花舞的后背,唰!唰!周围的人都动了,许多摊点上的人,不同的人,从不同的方位释放出灵力,攻向花舞。

    此刻,花舞已明白,这桥底下大都是敌人。

    灵气的攻击如天罗地网,瞬间就到。

    若说那些刀枪剑戟,还能明着躲,这么多的灵气有火光,有土,有藤条,有水柱,中间还夹杂着金色的灵气,据说这种金色灵力也很稀有。

    花舞就地翻滚,翻掌向上,推出一圈雷光。

    这一招雷影掌,她是在众多修炼的书籍里搜到的,难得看到一本雷灵力的书籍,她基本参透,这还是第一次使用,把灵力布满掌印,一圈推开来,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电光石火间,花舞跳起快速冲出包围圈,一翻身跳上石桥,后面的人蜂拥而至。

    桥面上的人顿时遭殃了,很多来来去去的人躲避不及,跑的快的,跑掉了,没跑掉的人有的被推下桥,有的人被灵力打伤,一片混乱。

    花舞倒是停了下来,不跑了,不就是打吗?她是看出来了,这些人都是喽啰,真正的高手并不在,事实上,这些人最高级别也就炼气四阶。

    冲上来的人被花舞的突然刹车,懵住了,就这个功夫,花舞再次轰出另外一招,这招叫雷追风,所有的灵力化作风刃,向刀锋一样,切向这群人。

    有的人躲的快,躲得慢的大都被雷光劈到,一阵哀嚎。

    黑衣人的攻势就弱了下来。

    “那个雷光的少年据说是花家的少爷,很厉害啊!”

    金拱桥上,闲人走的差不多了,远远看着的一些人都略有修为,此刻正评头论足。

    花舞打的兴起,也不在动用灵力,一拳一掌地在人群里冲杀,她刚刚晋级到炼气五阶,非常有必要有一场硬仗来巩固实力。

    话说今天这些人,送上门的菜,不砍白不砍。

    密密麻麻的几十个人,一会被她砍瓜切菜般地撂倒了一半,剩下的人不再近攻,有几个火灵力的男子,几个对视的眼神后,一起攻向花舞。

    “火龙鞭!”三四道火龙鞭甩向花舞,花舞伸手抓过最近的人手里的一根藤条,啪!雷波万里!闪着雷光的藤条裹挟住所有的火光甩向周围的人。

    惨叫声一片,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挂彩了,没被波及的几个人也趁机溜了。

    金拱桥很快陷入了寂静。

    “很无趣啊!”花舞甩甩手,看了看地上有些还在挣扎的人道:“回去和你们主子说,要找我打,他就亲自来,别这么怂,藏头露尾的,人都不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