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七章 专抢小美人
    地宫是个名副其实的地宫,硕大的空间,大概有几百平。

    中间有个大约一丈高的铜鼎,里面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菡萏被绑在一个黑色的柱子上,头低垂着,看不清状况,而柱子下方正趴着一头黑色猛兽。

    看到他们三个人的那一刻,黑色的猛兽站了起来,发出一声嘶吼。

    “黑翼虎。”花离低声告诉花舞。

    “哦,筑基期的妖兽,花十娘不能制止吗?”花舞看了一眼花十娘。

    “这个,他一直都在这里,也不是我的。”花十娘吞吞吐吐道。

    “呵呵。”花舞冷笑了一声,黑翼虎已像一阵风扑了过来,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花舞和花离,显然花十娘是它的熟人。

    花离伸出手掌,一鼓绿色的灵力,抽向黑翼虎的面门,花舞也出手,她知道这只老虎的灵力是筑基期,花离未必阻挡住它。

    雷光夹杂着掌风,打在老虎的身上,黑翼虎嘶吼了一声,略作停留,黑色的翅膀带起一阵旋风,花离没来及反应,已经被黑翼虎掀翻在地。

    花舞随手甩出袖口里的短刀,直奔黑翼虎的头颅,余光里她看到花十娘正悄悄地靠近菡萏。

    唰!一道雷光甩向花十娘的后心,花十娘却反应极快地躲开。

    “不想要命了吗?”花舞出声威胁。

    花十娘咯咯地笑出声来:“你的药,我并没有吃下去,只是做了个吞咽的假象,没想到能骗过你!”

    说着,花十娘身形急掠,已到了菡萏的身边。

    这一边,花离在黑翼虎的逼迫下,已经节节败退,花舞此刻处在两难境地,“花舞,去救菡萏,我没事的。”花离身形闪躲之际,对着花舞大声道。

    “还是先把这个畜生给灭了。”花舞毫不犹豫地连着几道雷光打向黑翼虎,黑翼虎对花舞的雷光还有些忌惮。

    花十娘大声道:“你们乖乖地,否则我杀了菡萏。”

    “你要杀早就杀了,还会等到现在?”花舞不屑道,边说,手下并没有停下,每一招都加快了速度,以及灵力的威力。

    花十娘看花舞并不上当,一个手刀砸向柱子上的菡萏,菡萏发出一声尖叫,花舞听声知道菡萏刚才是陷入了昏迷状态。

    “姑娘快逃。”菡萏大声喊叫。

    “呵,原来是个姑娘啊!我就说嘛!花少重亲生的明明是个女孩。”花十娘的声音愈发阴冷。

    花舞无视她的声音,黑色的匕首已经插入了黑翼虎的后背。

    黑翼虎发出一声惨叫,花离也没闲着,一道绿色的藤蔓紧紧地捆住了黑翼虎的身体。

    “啪!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声,石柱后面走出一个身穿红色锦袍的男子,花十娘立即对着男子跪下:“少爷您回来啦。”

    男子一双狭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红唇墨发看着格外的妖冶。

    “十娘很没用啊,我的猎物都没守好,弄了这么多人出来扰乱我的清修。”男子慵懒地呵斥着花十娘。

    花十娘低头连声求罪:“少爷饶命,前面的这个可是花少重的女儿。”

    “哦,是吗?”红衣男子的脸上难得的出现笑意。

    “有趣。”说着,红衣男子缓缓走了过来,黑发在走动中飞扬,不扎不束,不羁且随意,嘴角含笑,辨不清他的想法。

    花舞暗骂了一声妖孽,来这里已经看了几个妖孽男了,这个尤为风华绝代。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花舞一言不发,警惕地看着对方,她知道,今天最大的麻烦就来自于此了,男子缓缓抬手,花离一闪冲到花舞的面前,挡住了花舞。

    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花离张大口吐出一口鲜血。

    “姑娘快跑啊!快跑!”菡萏还在尖叫,花舞也生生地咽下喉咙里的腥甜。

    “阁下何人?”花舞忍着胸口的不适。

    “我是风未啊!专抢小美人,柱子上的这个小美人是你的人吗?借我一些时日。”风未眉眼间竟然是挑逗的神色,花舞却知道他在演戏。

    “我能说不可以吗?”花舞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灵力,显然层次太高。

    “当然不行,她对我来说有用处,你不用担心。之后,她的造化好的话,我会带她去皇都。”

    “不要,姑娘,我不要和这个魔鬼走。”菡萏再次尖叫。

    “看看,我的姑娘不想和你走。”

    “那你就也一起呗。”风未曲指成爪,闪电般抓向花舞。

    花离的速度还是稍慢了一步,花舞毫无反抗之力,就被风末抓到了身旁。

    他再次抬手,花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花舞惊呼。

    “花离,你不要动,我没事。”

    “是啊,要不你也一起。”风未微笑地看了看花舞。

    花离的手渐渐握紧,每次都是这么无能为力!

    “好啊,我们家还有几口人,您不嫌费事,就把我们都带上。”花舞也笑眯眯地看着风未。

    “识相,不过只要你和柱子上的小美人。”红衣男子手一松,把花舞推向了花离。

    “呵呵,真的放我们离开?”花舞讥讽地看着他。

    “是啊,你们逃不出我的手心。”风未斜睨了她一眼,那一眼若春水,你辨不出他的真意。

    “我的菡萏要带走。”花舞盯着他。

    “可以啊!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上路,别和我耍花招。”风未笑的灿烂,花舞却觉得心头发寒。

    .......

    花离背着菡萏和花舞走出花十娘的房间。

    梦春楼里的所有姑娘都已经被安抚好了,各自忙去了,大厅里就剩下花燃和花火。

    看到花离背着气息萎靡的菡萏,花火和花燃都很慌张。

    最主要的是花离看起来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受伤的样子。

    花燃想说啥,也被花舞瞪了回去,她现在也学乖了。

    几个人默默地回到花府。

    花舞吩咐苏木去给花离取了一些妖兽炼制的丹丸来,花离示意没事,只是略有内伤而已。

    花舞亲自给花离把了一回脉,才放心去看菡萏的伤势。

    “他们为什么抓你?”花舞看着菡萏身上,也就只是绳索捆绑的痕迹,很是纳闷。

    “他们没有伤害我,就是把我捆在那个地宫里,最初,那个花十娘和那个王正川密谋,想要害了你,夺了梦春楼。”

    “今天来的那个男子,他说要给我带去皇都,我不答应,他就威胁我,后来他有事出去,再回来,你就来了。”菡萏小声道。

    “哦。”花舞不置可否。

    “姑娘,我们逃吧。”菡萏有点担心道。

    “不,逃不掉的,他的修为高深莫测。”花舞随意道。

    “他说,要放干我的血,我怕......”菡萏越说越惊惧。

    花舞看着菡萏惊恐的眼神,知道她应该不是撒谎。

    “你的血有什么特别吗?”

    菡萏看了看苏木和苏叶,花舞示意两个人出去,菡萏迟疑了半天,期期艾艾道:“姑娘,父亲死时告诉我,说我的血脉很特殊,叫我轻易不要受伤,否则我的血液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血脉特殊吗?”花舞锁眉思索。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一直都很小心,基本上没受过伤,这次在地宫时,那头妖兽嗅出了我的不对,才引来了那个红衣男人。”

    “嗯,一般人估计不能闻出你血液的不同,估计只有畜生才那样。”花舞沉思道。

    “姑娘,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吗?”菡萏期待地看着花舞。

    “嗯,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花舞说着走了出去,她现在没什么路,只能去太史那里去看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