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二十九章 嘱托
    回到花府,已是晚饭时分。

    没有人想吃饭,看着一桌子的菜,这次菡萏也和大家一起坐在桌子边。

    苏木、苏叶、木香、木兰都站在旁边伺候。

    本来他们并不需要侍女伺候,但是这几个丫头都知道花舞和菡萏要走,都不舍地站在桌子旁。

    看着略有凝重的气氛,花舞挥挥手道:“来,来,吃饭,吃饭,苏木把饭都盛上。”

    “花舞,你还吃得下吗?”花燃小脸皱成一团。

    “吃得下,吃得下,明天就算是砍头,我也吃得下,何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花舞说完,苏木已听话地给每个人盛上了饭,大家还是没动。

    “咳咳,我说各位兄弟姐妹,吃完饭我还有事情要吩咐,你们要抓紧时间哦。”花舞带头拿起碗筷,大口地吃起来。

    花离叹口气,也端起了饭碗。

    是的,愁也搞不定眼前的事,只能往前看了。

    “修炼需要大补啊!所以我要多吃些。”花舞边吃边碎碎念。

    “那个,风末不是喜欢小美人吗?我争取长的美一些,万一他相中了我,娶我做个少夫人啥的,我岂不是就在皇都立稳了脚跟。”花舞的话刚说完。

    花离一口汤差点喷出来,他脸色不郁地看着她:“你说的是真的吗?”

    “嘿嘿,当然是真的了,花离哥哥,我的姿色还可以吧!”花舞毫无脸皮地看了看大家。

    看到众人脸上都一副想说又憋住的表情,她哈哈大笑。

    “吃饭,吃饭,吃饭要开开心心。”

    她这么一笑,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这顿饭算是顺利结束。

    晚饭结束,花舞把花火,花燃,花离都叫到花离的书房。

    花舞缓慢地在书房来回地走了几步,心下很是感慨,这三个人算是她来到这里最亲的三个人了。

    他们三个也都皆沉默,没人说话。

    花舞拍了拍手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按照我说的做,我们会在皇都汇合的。”

    看着花舞自信闪亮的双眼,花离莫名地觉得心安了不少。

    是的,自从她在破庙醒来后,一步步到现在,他们不仅保住了命,且日子一天天好起来。

    故而,他温柔地看着花舞:“说吧,我们要如何做?”

    “花离哥哥,花家在晋阳城的所有产业,你都要努力打理好,除了茶馆以外的产业,你招个账房先生,帮你管理好账务,每月给你汇报营收。”

    “花间隐这个茶馆我打算做成消息源,就是搜集各种消息,所以,你从现在开始,招一些孤儿或者穷人家信得过的孩子,年岁越小越好,有修为根基更好。”

    “给他们足够的钱,认真培训他们。至于培训师,我打算去找宇文少爷,不出意外,他应该能坐上城主的位置,到时候,请他帮忙在宇文家族找个长老级别的人来培训这些人。”

    “我看了整个大陆城池的舆图,晋阳城只能算是西北比较偏远的小城池,我的目标是把花间隐开去几个重要的城池,比如尚都,北三督的督城。”

    花舞一口气说了这些,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

    花火和花燃面面相觑,花火小心翼翼地看着花舞:“小舞儿,你要开这么多茶馆作甚?”

    “搜集信息情报啊!”花舞笑了笑。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若有很不错的消息来源,可也是一项收入啊!很多人想要一些特殊的消息,就会来找我们,这样就可以收钱了。”

    花火愕然,她似乎还是不明白。

    花离倒是了然,这丫头不仅仅是要赚钱,也是想要抓住很多有用的消息。

    “这个月,花家的其他产业也有上万两银子的进账,不包括茶馆和梦春楼。”花离换了个话题。

    花舞明白花离的意思,就是不缺钱。

    花舞略沉思:“这些钱你们留下支出的钱后,剩余的去购买灵草和灵药或者妖丹,要尽快修炼。”

    三个人开始热烈讨论,花舞又详细地解释了一番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尽可能地把能想到的都和他们说了。

    最后她对花离道:“我会尽量传递消息回来给你,方式暂时我还没想到。总之,不管如何,你们都要坚信,我会活着的,而且会带你们去皇都。”

    花舞的话刚说完,花火就扑过来搂住她不放。

    花火哽咽道:“小舞儿一定要好好的。”

    对于花火来说,她印象里的花舞还是那么弱小不懂事,虽然说这段时间花舞的各种行为已经让人刮目相看,可她还是舍不得。

    花火这一哭,花燃也就收不住了,也走过来紧紧地搂住她们俩。

    花舞强压下内心的涌动:“别太担心,我会好好的,哭就不美丽了哦,我还等着给你们俩在皇都找个如意小郎君呢!”

    花燃噗嗤笑了出来,虽然脸上还带着泪痕。

    “三句不离小郎君,我看你还是早日找个郎君为好。”

    花舞作势要去撕花燃的嘴,花火去拉她们,三个人又闹成一团。

    花离站在阴影处看不清所想。

    半晌,看着她们三个人闹够了,他伸手递给花舞一个东西:“这是我从妖兽洞那边要回来的储物袋,你带着吧,可以多放些物品。”

    花舞眼神一亮,拿起手里这个软软的小布袋仔细地看着。

    “哎呀,还是花离哥哥自己留着吧,我多不好意思。”

    看着她一脸欣喜,面上却是舍不得神色,花离露出宠溺的笑容。

    “这也是父亲离家时候给我的礼物,那时候你还不能修炼,你现在能修炼了,你先拿着,等后续花家的产业赚足了钱,我还可以花钱再买一个。”

    花舞想想也是,不再推让:“嗯,好吧。”随手把这个软软的小布袋揣进了袖口。

    看着已过子时,花舞才赶着他们去休息,自己也回了舞轩阁。

    她简单地收拾了几件随身物品,随躺了下来,并不是想要休息。

    她只是盘算自己是否能顺利到达皇都,还有皇都里的那位太子,到底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呢!

    如果是,他是否能够记得起自己,这个大陆的人都有修为,那么孟夏为啥没有呢?

    还是说只是同名同姓?

    地球上见到的那个孟夏可是有着不错的实力。

    又想到太史说去做贡品的事,到底又是什么贡品呢?

    这些事,她想不出头绪,只能暗自叹息,看来只能见招拆招了,又想着花离他们不跟着反而更好。

    若自己不能回来,反而不会拖累他们吧。

    思虑很快,渐渐东方已发白,她随坐起来对着东边的窗口开始练习吐纳。

    十几息后,她已渐渐入定。

    又十几息后,房梁上响起一阵细微的声音。

    她猛地睁眼,窗户刷地被打开,一个黑衣暗卫跳了进来。

    “花舞姑娘,跟我们走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