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章 赶路
    .. ,女皇撩夫记

    黑巾蒙面,身形近似的暗卫看起来都差不多,花舞猜不出这暗卫是谁的人。

    她还没张口,暗卫掏出一块玉牌,上面一个大写的“风”字。

    花舞明白,这是风末的暗卫,内心鄙视了一番自己这侥幸心理,不可能每次遇到麻烦都有贵人出现啊!

    她随安然地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

    “我去叫菡萏。”

    暗卫倏地站在她的面前。

    “菡萏姑娘有人去带,姑娘先和我走吧。”

    “好。”花舞不再说话,随继续迈步往前走,要走难道不走大门吗?

    “姑娘。”暗卫伸手挡住她的去路。

    “咋的啦。”花舞不解地看着他。

    “走窗户。”暗卫指了指窗户。

    花舞暗骂,好好的门不走,非要走窗户,炫技呢!

    她跟着他翻出窗户才发现,风末正一身大红衣袍,姿态潇洒地站在房顶,红色的衣袍在晨风里猎猎作响,衬托他的背影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花舞在心里冷哼了一声,骚包的人都喜欢拉风出场。

    她只是余光瞥了他背影一眼,随转开目光,看向下面。

    舞轩阁是三层,站在三层的房顶俯瞰整个晋阳城,房屋鳞次栉比,连绵不绝,在晨光下有蓬勃的生活气息。

    她暗自叹息,还没在这里熟悉啊,就要走了。

    此刻的风末已听到他们的声响,正缓慢地转过头来。

    “小美人喜欢穿男装啊,换上裙装,你会更美。”风末身形动,眨眼到她面前。

    一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脸上的笑容魅惑众生。

    花舞心里暗骂妖孽,眼神里却表现出三分怯懦和七分惊恐的神情。

    风末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表情,甚是满意。

    “把她带走。”他吩咐了一声暗卫,大踏步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瞬间就消失了身影。

    暗卫低声道:“姑娘走吧。”

    暗卫这次从屋顶飘然而下,花舞也跟上了他。

    原来马路上已经等着两辆马车了,第一辆马车是两匹黑色的骏马。

    第二辆马车是两匹白色的骏马,白色的那辆明显看起来豪华的多,车窗都是木雕的花纹,马车前面的车门看起来是黑色的玄铁,外面搭着一条看起来颜色和式样都很繁琐的云锦花纹。

    一看就是那种低调的奢华。

    相比较第二辆车,第一辆就简朴的多了。

    暗卫示意花舞上了第一辆马车,自己跳上车辕准备赶车,花舞已脚步轻快地跳上车。

    打开车门才发现原来菡萏已经坐在上面了,不过菡萏的双眼紧闭,一副没有醒来的样子。

    “喂,她怎么了?”花舞推开车门喊道,赶车的暗卫回头:“她不听话,只是被点了昏睡穴。”

    花舞明白,肯定是暗卫带菡萏时,她反抗了,他们为了图省事,把她点了穴位。

    “把她的穴位解开,我会说服她的。”花舞抬高声音道。

    “大人说让她睡着,等到天大亮,她自然会醒来。”暗卫抬出风末,花舞不再吭声。

    马车开始行驶,花舞四下打量这个马车。

    空间不大,也就只能容纳两个人坐着,再多坐一个人都嫌拥挤,她叹口气。

    比起捆起来被带走,这样已经很好了。

    马车的速度不慢,一路飞奔,很快就出了城门。

    外面的天光也渐渐大亮,菡萏差不多在一个时辰后,就醒了过来。

    当她睁眼看到花舞时,眼圈顿时一红。

    “姑娘.....”

    花舞本在打坐,听到她的声音,随睁开眼睛。

    “醒了啊!别哭,没事的。”看着菡萏含泪欲下,她笑着安慰。

    人家这小姑娘就是水做的,自己真真是个假冒伪劣产品。

    “嗯,姑娘,我们这是上路了吗?”

    “是的,已经出城了。”

    花舞挑开窗口的小帘子看了看外面,外面看起来是一条管道,路上偶尔也能看到有马车和行人。

    这是光明正大的绑架,她在心里暗自冷笑。

    不过,脸上她还是笑容可掬。

    “我们这是去逍遥呢!菡萏别害怕,风公子可是皇都的一个大官,我们这是走了好运呢!”

    看着花舞笑眯眯的脸,菡萏一愣,随又用手指了指外面赶车的暗卫。

    花舞向她竖起大拇指,这姑娘很聪明,一点就透。

    两个人在马车里也不多做交流,毕竟这是人家耳目之下。

    花舞继续修炼,菡萏闭目养神。

    大约中午时分,到了一个小镇,远远地就听到了街道的喧哗声。

    花舞挑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街景,菡萏拉住她的手臂,担心地指了指外面。

    花舞摇摇手,她知道暗卫不限制这些,对于这里的所有人来说,她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修为更加是不能看,谁会介意她们看两眼街道。

    不多会儿,暗卫就打开了车门。

    “前面到了客店,今天不走了,我们先住下来。”此刻的暗卫已经拿掉了脸上的蒙面黑巾,花舞倒是一愣,随又了然。

    光天化日之下赶路,总不能一直蒙着面巾。

    拿掉面巾的暗卫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少年,五官和脸色都平淡无奇。

    花舞也没做多想,很听话地扶着菡萏走了下来,其实菡萏倒是没那么娇弱,不过从马车上跳下来还是有难度的。

    下车后,花舞也不介意地拉着菡萏的手,跟着暗卫往客店走去。

    客厅门口的横梁上写着:“悦来客栈”。

    花舞在心里暗笑了两声,这店老板怕不是是从武侠穿越来的吧。

    她边走边打量着,客栈分为两层,前面是一排客房,后面是个院子,东西两边也都是两层楼,应该都是客房。

    店小二很快迎了出来,暗卫走过去,低声说了几句。

    他们几个就随着店小二走到了后院。

    花舞目测这个黑衣暗卫的背影,完全看不出修为,那就是说明人家修为高于自己不知道多少。

    所以说逃跑什么的要慎重,她在心底暗暗的画星号。

    店小二把他们带到了后院东面二楼,开了两个房间后,就离开了。

    她和菡萏住一间,黑衣少年就住在隔壁。

    不过,花舞好奇地是,另外一辆马车的人呢?

    她还以为另外一辆马车坐的是风末。

    正思量间,楼下传来一声叫唤:“风一,几号房。”

    隔壁的黑衣暗卫应声走了出来:“风二,是天字1号和2号。”

    花舞伸头出去,看到另外一个黑衣少年从楼下走上来。

    看来这个是风二了。

    风一和风二,一听就知道是风末的小厮名。

    风二走上楼梯,看了一眼花舞,并没说话,径直走进隔壁风一的房间。

    花舞竖起耳朵,趴在墙壁这边,听着那边的动静。

    只听风二说:“少爷没跟上来,他还有事,处理好后,会赶上来。”

    然后,花舞就发现听不到了,看来是下了隔音的结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