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一章 祸及皇位
    晋阳城内,新任的城主已经选了出来。

    宇文京墨以比王正则多一票的优势当选了城主。

    太史纪冲碍于他俩是好友,特意让王正则当了副城主。

    其实,在很多城池,一般是没有副城主的,主要原因是正副城主一般都不和。

    然后就会发生副城主谋权篡位的事情,太史自己手底下有几个城池,都发生过这样的事,他出面镇压过几次。

    像晋阳城端木家一家独大上百年都是只有城主,没有副城主。

    当然,他也并不知道端木凉是为风末做事。

    风末并没有跟上马车,让花舞她们先走一步,他自己回了城主府来见太史纪冲。

    太史从花舞那里知道风末来,却并没有见他,也是有原因的。

    皇都出来的官员,若没有皇帝的手谕,一般的地方官都不会轻易见面。

    否则,到底是公事,还是私事,就说不清了。

    看到一大早,风末来到城主府,太史头皮都发麻,话说,昨天他已经试图发了信号给主上大人,然而并没有消息。

    他这一大早的,还正准备招宇文京墨和王正则来交接后面的工作。

    他是怀了心思的,把晋阳城的事交代好,若是面具男还没回复,他想着在风末带花舞去皇都的路上截个胡。

    没想到风末这就过来了。

    “太史倒是尽心,来晋阳这么久了,都还没回尚都。”风末一本正经地端坐在正位上,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太史。

    “是,大人,这边还有些事没完结,这不,今天新任城主才会上位。”

    “是吗?端木犯了什么事?”风末端起桌子上给他沏的茶,又放了下来,他并不喜这些外人沏的茶水。

    太史纪冲动了动喉咙,勉强道:“端木凉擅自灭了晋阳城的一户姓花的商贾,太子命我把端木家给灭了。”

    “哦?太子吗?”风末站了起来。

    太史低头说了声:“是。”

    他此刻若不搬出太子的名头,风末那边传过来的威压,瞬间就可以碾压他。

    风末哈哈大笑:“有趣,我都不知道太子爷还会插手这种事,有趣,真真有趣。”

    他接连说了三个有趣,太史悄悄地放松握紧的拳头。

    突然,风末身形一动,就到了他面前,一伸手就封住了太史纪冲的领口。

    “若是让我知道你说了谎,你的死期就到了。”

    太史纪冲抬头,无畏地看着风末道:“我怎可随意借用太子的名头,若有假,我真真可以去死了,还望大人核实。”

    “哼。”风末冷哼了一声。

    “大人,我听说你要带走花家的姑娘,那家人可是太子爷特别关照的。”

    “哦?太子爷关照的吗?说晚了,我已经安排人带她们上路了。”风末甩了下衣袖,又坐回主位。

    太史还要辩解,风末抬手制止了他。

    “我会和太子核实,既然你在,就帮我查一个人,一个常年带面具的男人,叫君轶。”

    太史纪冲松开的手,又悄悄地握紧。

    “大人为何要找这个人?”太史抬头看着风末。

    这时,外面匆匆跑过来一个侍卫,在太史耳边说了几句话。

    “哦,大人,新任城主过来了,你需要见见吗?”

    “带进来。”风末大喇喇地挥手。

    太史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暗暗地想,难道说风末真有皇上的口谕?否则,怎么就那么随意地见任何一个地方官?

    “不要有疑虑,我有皇后娘娘的手谕,她近日观天象,说西北这个方向有人要闹事,让我来查探一番。”风末仿佛能看懂太史的忧虑,一语便道破他所想。

    太史赶紧鞠躬:“是,我会安排人查的。”

    “不是小事哦,皇后娘娘的意思是,这个方向出现的隐患会祸及皇位。”

    “哦?大人怀疑君轶是这个隐患吗?”太史试着问。

    外面已传来脚步声,风末抬手制止他说了下去。

    宇文京墨和王正则从外面一起走了进来。

    宇文少爷今天是一件天青色的竹纹锦袍,黑发束在一块羊脂玉的发簪里,若不说他是个修行者,谁都会觉得他更像个清雅的书生。

    王正则却是一身紫红团纹锦袍,比起宇文京墨更像个贵公子,所以两个人看起来相得益彰。

    风末仔细地打量这两个人的同时,这两个人也惊讶了一下。

    知道太史在等他们,却不知道上位还有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

    “太史不介绍吗?”风末先开口。

    太史赶紧给彼此都介绍了一番,宇文京墨和王正则相互看了一眼,随给风末鞠躬行礼。

    “见过少司卫大人。”两个人异口同声问候,倒是让风末诧异地多看了他们两眼。

    “好了,听说你们是新任的城主,老端木家也算是没做好事,你们要好好地把晋阳城给治理好。”

    “是,大人。”两个人这次倒是没同步,但是也很默契。

    太史默默不做声,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啊!

    这两个长得还不错的男子,不会有断袖之癖吧,不过,他也不能说出来。

    风末看着太史说:“刚才和你说的任务赶紧查,这件事一有消息就告知我。”

    “大人怎么知道君轶就在晋阳呢?”太史急切地问。

    “哼,昨天早上我们还打了一场。”风末冷哼了一声。

    太史连忙道:“哦哦,知道了,不过大人,他的修为如何?你没能亲自拿下他吗?”

    “你是老糊涂了吗?我若是拿下他,还和你说。”风末没好气地看着他。

    太史纪冲噤声。

    实际上风末和太史并不熟,也就是每年岁贡时,太史会去皇都进贡,在皇上的群宴上见过几次而已。

    但是,他这个人一向盛气凌人习惯了,对上的即便是督抚又如何?反正修为没他高。

    宇文京墨和王正则像两个透明人,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着。

    太史犹豫地看着风末:“您都不行,他的修为到底有多高?”言下之意,我能行吗?太史并没有说出来。

    “嗯,他应该是受伤了,他有一头黑色的龙,记住!把他的行踪找出来即可。”

    “我自有办法擒获他。”风末冷哼了一声。

    太史觉得自己的后背又开始冷飕飕的了。

    “是,大人,我尽快去办。”

    风末走向主位,伸手递给太史一张巴掌大的纸:“这是信鸽纸,你有信息就用他传递给我。”

    太史慌忙接了下来,他知道这种信鸽纸,只要用灵力一吹,它就会和真的信鸽一样,飞起来直接找到主人。

    他也用过,不过这个信鸽纸需要一种非常罕见的羽毛所制作,不是一般人可以用得起的。

    风末说完已经走了出去,太史纪冲追出去喊道:“大人,花家的姑娘怎么说?”

    风末的身形已经不见,也并没有回答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