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三章 急行
    风末起身往外行,花舞和菡萏也赶紧起来跟上。

    临着快要走出席面了,花舞快速捞起桌上的童子鸡,顺手塞在袖口里。

    她的袖口里有储物袋,里面自然有可以盛放的东西,风末他们忙着走出去,似乎没人看到这一幕。

    太史也急匆匆追了出去:“大人,还没查到君轶的行踪。”

    “继续查,查到飞鸽给我。”风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花舞匆匆路过太史身边,刚想说话。

    风末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们:“我们现在就走,太史可以回了。”

    花舞明白风末的意思,这是赶太史走。

    “大人,我还要回尚都。”太史勉为其难地看着风末。

    风末停顿了一瞬,转身道:“好啊!我回皇都就和太子说,你不听调令可以被罢免了。”

    威胁,赤裸裸地威胁!太史赶紧低头道:“大人,我留下来帮你查。”

    花舞一阵诧异,她不晓得他们要查的是什么。

    但是看样子,就是你情我不愿的双方,风末这是强制性地压制太史。

    不过,她很想知道到底是啥事怎么办?于是她试探道:“大人,或许我可以留下来帮您做事啊!”

    风末脚步一滞,这丫头是作死吗?没事找什么事!

    “哼,想的美,风一立刻带她走。”

    这下基本就没戏了,话没套出来,花舞冲太史眨眨眼,意思是没事,你可以放心去了。

    太史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开。

    和他们走出客栈后,花舞才发现马车被撤了,就剩下三匹马了。

    这显然是嫌弃马车太慢,骑马会快些。

    菡萏不会骑马,自然是和花舞一起,风一和风二各自一匹马。

    花舞原来在地球的时候就会骑马,相反这具身体的姑娘倒是不会。

    不管怎么说,风末他们似乎完全不担心她会不会骑马,花舞明白,若是她不会,估计就会被风一和风二各自拎在马匹上了。

    胡思乱想中,只听风末抬头发出一声清啸声,一头红色的大鸟从天而降。

    花舞内心惊讶,看形状这只火红的鸟应该是凤凰属。

    但是目测应该还是一只小凤凰,体型看起来并不大,也就不到一丈的样子。

    风末一抬腿跨在了凤凰的背上,凤凰发出一声低鸣,一展翅飞向空中,不一会就消失在天空。

    还没走远的太史看到这一幕就明白了,看来风末从皇都及时赶过来并不是说说。

    有了凤凰这样的神鸟,他从皇都飞个来回,半日都不要。

    花舞也在暗戳戳地想,能坐一下飞鸟多好,骑马多累啊!

    也是只能想想,风一已开始催促她上路。

    花舞把战战兢兢的菡萏先扶上马,自己也翻身而上,黑马还比较温顺,主要是这俩姑娘的体重加在一起也不咋样。

    于是,快马加鞭的赶路开始了。

    在花舞脑海的地图里,晋阳离皇都大概有两千公里的路程。

    像他们这样快马加鞭的跑,也需要三到四天。

    一天下来,花舞就吃不消了,浑身像散了架,这小身板虽然是个修炼者,可还是太弱了。

    半夜时分,他们终于到了一个小的驿站,驿站很小,供给给马匹吃的粮草都不多。

    人要吃东西就更没有了。

    风一和风二是修行者,少吃一顿都没事,都打坐调息去了。

    菡萏看起来很憔悴,花舞知道,菡萏肯定是饿了,奔跑了一天,干粮都没得吃。

    凡人哪里受得了呢?

    “菡萏,你去看看有没有热水。”花舞吩咐菡萏去找热水。

    这才偷偷地把储物袋里的童子鸡拿了出来。

    等到菡萏打了热水回来后,她已经把一只童子鸡撕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肉。

    看到鸡肉的菡萏,顿时很惊喜,边吃边夸赞着花舞。

    两个人趁着月光把一整只鸡分食了,这才勉强去休息。

    就这样,他们四个人日夜兼程地跑了四天,才到皇都的边界。

    这时,菡萏生病了,第一天还吃了点鸡肉,接下来的几天,风一他们也就买了一些干粮。

    最主要是这姑娘大概从来没有这样奔波过,身体太差。

    高烧不止,在离皇都还有百里地的地方,风一只好停下来,找了间小客栈。

    顺便去给她请了个大夫。

    对于花舞来说,实际上,她可以帮菡萏退烧。

    但是,一来,她手里没有药物,二来,她也想停下来休息。

    藏书楼里的药物书籍倒是不多,但是也都被她基本翻遍了。

    结合自己前世的经验,简单的一些症状,她都知道用药。

    她已偷偷地给菡萏把过脉,问题不大,就是太疲劳,染了些风寒。

    这个小镇上的大夫也就是个普通的郎中,给菡萏开了些退烧的药物后,就离开了。

    风一把药拿去客栈的厨房煎好,给她们端了过来。

    花舞趁热给菡萏喂了下去,喝了药的菡萏很快睡着。

    她看着菡萏苍白的脸,不禁叹息,这丫头也很可怜,等待她们的是诸多未知。

    风一和风二来转了一圈,看菡萏基本没事,才抬腿要离开。

    花舞轻咳两声道:“一路上麻烦这两位小哥了。”

    “什么小哥,明明是大哥。”风二比风一好说些。

    “风二不要乱说,她若是太子的人,可不能叫我们大哥,小哥的。”风一一脸的严肃。

    “叫啥都是个称呼,不过,你们知道我们到底是去皇都干嘛呢!”说来说去,花舞就是套话。

    风二看了一眼风一并没有搭话,他显然听风一的。

    风一依旧一张严肃脸:“到了自然知道,姑娘就别问了。”

    一路上,花舞并没有给他们添麻烦。

    他们对花舞倒是没有太多反感,不过,主子的事,做下属的哪里能随便说呢?

    看着套不出话,花舞摊手道:“理解理解。”

    风一转身走出她们的房间。

    花舞撇撇嘴,还没来得及收回表情,就听到客栈外响起两声惨叫声。

    她下意识地想要冲出去,但回头看了看依然躺在床上昏睡的菡萏,她又缩回了脚。

    外面吵吵嚷嚷半天,终究是慢慢地没了声息。

    花舞还是提高警惕了一晚上,生怕有个人从窗户跳进来啥的。

    越接近皇都了,她越发有一种躁动感,不清楚是焦虑的情绪,还是别的原因。

    难道说,皇都的灵力充足到让人血液暴走的地步,她甩了甩头,不再多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