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四章 风府
    一大早,菡萏退了烧。

    风二来喊她们去客栈大堂吃早饭。

    花舞到大堂时,大堂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

    “听说皇都天牢昨天跑了两个逃犯。”

    “是啊,听说昨天晚上逃犯就在这个店门口被抓到,当场处死了。”

    一张桌子上,两个男人小声议论着。

    花舞修炼了一早上,此刻正耳聪目明,很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她顿时明白,昨天晚上听到的惨叫就来自于此。

    风一和风二面无表情地坐在桌前等她们。

    桌子上摆着四碗面,菡萏吃的不多,花舞也就吃了半碗,面做的不咋滴,她这几个月胃口被养的刁了些,不到万不得已,她宁愿少吃一口。

    四个人很快上路,能看得出风一很着急。

    菡萏即便再疲惫,也不能说啥,毕竟人家给你找了大夫,喝了药,她向来也乖巧听花舞的。

    花舞不说啥,她也只会忍耐。

    这个小镇里皇都也就百里地,午时左右,他们就到达了皇都。

    看着高大的城门上“月蓂城”三个字,花舞吁了口气。

    传说中的月蓂城到了,城墙看起来足足有十米高,厚厚的青色砖石,在阳光下泛着青,一派威严景象。

    隐隐地,花舞却感受到了空气里灵力地浓郁。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那种不明的躁动感消失了,一股灵力快速地在身体里流转,短暂的汇聚到丹田,嗯,这个感觉才是对的。

    城门大开,然而所有进出的人,都在核验着身份。

    花舞突然想到,自己并没有身份,她看了看风一,风一很淡然地骑在马上,跟着进城的队伍往前行,花舞随安然。

    既然风一那么淡定,就说明他们早有准备。

    不一会就到了他们这里。

    风一递上四块牌子,查验的两名侍卫看了他们一眼。

    “真是巧啊!刚跑了两个囚犯,这人头就补上了。”其中一个守城卫讽刺道。

    花舞瞬间明白,看来昨天晚上死的囚犯,就是空了名头出来。

    否则,她们今天城都没法进吗?

    风一倒是不争辩,带着他们策马进城。

    花舞还隐约地听到守城侍卫说:“人头换人头怕什么?”

    来不及思索他们的话,扑面而来的灵力,给了花舞强烈的冲击感。

    真的是超多的灵气啊!

    看来整个城池外面用了结界,否则,这么多的灵力,不是都要溢出去吗?

    她思虑间,马儿已经随着风一奔跑过了两条街道。

    中午的大街上,人并不少,风一跑的也不快,来往的人倒是不在意。

    花舞倒是随处看了几眼,发现她确实看不透来往这些人的修为。

    说皇都最低修为是金丹期,看来也不虚。

    菡萏小声对花舞道:“姑娘,我们是不是到了就会被杀死?”

    花舞低笑了两声:“别怕,死了也不是有我陪着你吗?”

    她们俩说话间,风一已经勒住了马儿。

    花舞看到面前是一座豪华的府邸。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府”。

    门口的白玉阶一尘不染,足以说明这家主人洁癖与奢靡。

    花舞在心底暗自腹诽,风末这厮是多有钱。

    “走吧,先进府。”风一在前面引路,风二在后面押后。

    花舞跟随着他们走进了风府。

    一路七拐八拐,走了半天的功夫,花舞也顺带参观了一下风府,花草鲜美,山石精巧。

    琉璃瓦泛着金光,无一不彰显着风府的奢华。

    想着当初第一次进端木家的城主府,就觉得惊讶了,可看了风府,却知道哪哪都是不能比的。

    风一把她们带到了一个看起来极端僻静的靠西北的一个小院落。

    “你们先住这里,等少爷回来再说。”风一给她推开院落的门。

    花舞跟着走了进去。

    “风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呢?”

    “应该很快。”风一回答的模棱两可,花舞暗暗噘嘴,真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院落很干净,一个主屋,院子里甚至还有些盛开的二月兰,只是比起外面的那些房屋看起来简陋了些。

    “会有人送饭来,不要想着出去。”风一交代完毕后离开。

    菡萏顿时叹了口气,瘫软在一张椅子上。

    花舞知道菡萏的一颗心都悬着,此刻只是换来短暂的放松。

    一连着三日,风末都没出现。

    每日倒是有两个侍女来给她们按时送饭。

    花舞也就吃吃喝喝,顺便又找风一讨了些药,把菡萏的风寒彻底治愈好。

    她自己趁着皇都里的灵力浓郁,积极地修炼,昨个晚上,她隐隐地觉得自己好像要突破了。

    现在就需要一个契机。

    菡萏也略有放松,不知道她何时找侍女讨了一把香火,每天神叨叨地在那上香祈祷,说是祈祷上天给她和花舞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花舞也懒得告诉她这样没用,只要她觉得有用,她就做吧,寻求心理安慰总比担惊受怕好。

    第四日傍晚,风二过来了,带着她们俩出了风府。

    “我们要去哪里呢?”花舞还是忍不住地问。

    “皇后要见你们!”风二比风一爱说的多。

    “不,不是拉去放血吗?”菡萏害怕地问道。

    “那看皇后的心情了。”风二坏坏地看着她们。

    菡萏害怕地躲在花舞的后面上了马车。

    花舞想到皇后是风末的姑姑,然而,风末为么没有出现。

    “风大人呢?”

    “大人最近很忙,帝陵那边的龙脉出了些事,他暂时回不来,但是皇后急需用你们。”

    风二驾车,话倒是多了些。

    花舞若有所思,菡萏紧张地依偎着她坐在旁边,她安慰似地拍了拍菡萏。

    “那个皇后用我们什么呢?”菡萏还是忍不住猜测。

    花舞想到贡品的意思,那看来是皇后用她们做贡品喽。

    只是不晓得待会如何死,她自嘲。

    马车很快到达了皇宫。

    花舞坐在马车里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到了皇宫金色的琉璃瓦顶,以及层峦山叠的房屋,最高处一座大殿高高耸立,那应该是皇宫最大的议事殿了。

    花舞只瞥了一眼,就在内心暗暗地和故宫做了个比较。

    貌似比故宫看起来更奢华,更鲜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力充沛的原因。

    整个皇宫被笼罩在一片如云的光华里。

    宫门前的黑甲侍卫已经在盘问风二了。

    花舞只看风二掏出一块玉牌,侍卫挥手让他们进去了。

    花舞记得那块玉牌还是自己上次看到的那块,说明风末在皇宫出入根本就寻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