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七章 勇气可嘉
    花舞内心一动,于是试探道:“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当然,不过,你们很难做到的,孤也不为难你,你们若是让皇儿笑了一次,孤就满足你一个小愿望,孤如果没说错的话,你这丫头应该是有修为的,现在没有了,对吧。”

    皇后说完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花舞听着她的笑声,并不觉得怪异,反而觉得这皇后看起来有些真性情。

    看着花舞思索,皇后又道:“丫头,你让孤的皇儿笑一次,孤就让你的修为恢复。”皇后一再地诱惑花舞。

    花舞赶紧笑着给皇后行礼:“听皇后的话,民女尽力。”

    虽然她并不想让孟夏笑什么的,但是接触这位太子爷是在所难免。

    不为别人,也为自己,有了修为才有底气。

    “甚好,你是孤见过很胆大的丫头,那位丫头呢?你怎么说。”皇后询问地看着菡萏。

    眼神里满满的期待,菡萏却嗫嚅着不敢说一句话。

    她还是没有花舞的那个胆量,说点啥,啥都不会说。

    看着她慌张不敢说话的样子,花舞想要开口替她说。

    皇后抬手阻止了她。

    “算了,这个丫头不行,就你一个嫁吧。”皇后随口一句,菡萏顿时脸色变了。

    “我不要送给麒麟吃,我不要。”她瑟瑟发抖地抱住花舞的腿。

    皇后蹙眉,大殿里的气氛一时变得压抑起来。

    花舞觉得头疼,但是没办法,一看这大殿里瑟瑟发抖的宫女,就是常规被权力压迫习惯了的样子。

    菡萏一时哭的梨花带雨,花舞顿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她见不得小美人哭,何况菡萏本就是和自己一起的。

    于是她笑着抬头对皇后道:“皇后娘娘,我这位小姐姐有一手极好的琴艺。”

    说来菡萏确实是小姐姐,比花舞还大了两岁,只不过胆识这种东西肯定不能按年龄来算。

    皇后本来对菡萏的哭泣有些烦闷,听了花舞的话顿时眼神一亮:“会弹琴啊!好,拿琴来。”皇后没生气,花舞心下松了口气。

    宫女去拿琴,麒麟已经从笼子里站立起来,抖了抖兽毛,发出一声低吼。

    菡萏顿时脸色发白地往花舞身边靠了靠。

    “菡萏不要害怕,等会给皇后弹一曲,或许皇后觉得你的琴音好,就放过你了呢!”花舞小声对菡萏说着,菡萏揪着花舞衣裙的手才渐渐地放开。

    宫女很快捧来了琴,菡萏也渐渐平复了心情。

    大殿里的宫女和太监,大都好奇地看向这边,不是没有人给皇后弹过琴,就是不知道面前这姑娘如何。

    大家正好奇中,麒麟又开始暴躁地在笼子里转来转去。

    它不停地看着花舞这边的方向,似乎如果笼子不是关着的,它下一刻就冲了过来。

    菡萏背对着它,倒是没在意麒麟的状态,其他看到的人,都不禁双腿打颤。

    花舞还好,她毫无惧色地盯着麒麟看了过去。

    一人一兽就这么看着,悄无声息,花舞不退缩,麒麟也不退缩,不过妖兽一会儿就暴躁地转了起来。

    花舞暗暗得意,小样,你还是在姑娘我强大的目光下败退了。

    皇后也不做声,只是带着看戏的目光,看着花舞和麒麟。

    菡萏已经轻抚琴弦,琴音渐渐地流淌了出来。

    从第一个音符响起,麒麟就像被钉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皇后极为惊讶地看了一眼菡萏。

    琴声徐徐响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面前仿佛打开了一幅画面,一道弯曲清澈的山泉水,哗啦啦地流过眼前,不时调皮地碰撞一下石头,击起一阵浪花后,又离开。

    几只蝴蝶在溪边飞舞,满山的花儿开的正艳。

    阳光穿过松树林,一阵微风吹过,耳边松涛的声浪由远而至。

    麒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着听的入神,大殿里所有的人都听的痴迷。

    花舞倒是清醒的,她听的多了,有免疫力。

    倒是皇后更加清醒地浏览了一圈每个人的神态。

    琴声突然戛然而止,大家都在一瞬惊醒,只有麒麟仿佛还沉醉其中,并没有睁开眼睛。

    皇后拍手:“好,好,好!”她连说了三个好字。

    “弹琴的丫头叫什么名字?”

    花舞推了推菡萏,菡萏才小声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家叫菡萏。”

    “嗯,菡萏,好名字,你就不要走了,孤的麒麟看来很喜欢你的琴音,你就留下来弹琴给麒麟听。”

    菡萏错愕,花舞却若有所思,她是看了全程,她也知道那只破麒麟确实听入迷了菡萏的琴音。

    不过,皇后这是啥意思,她一个人嫁给孟夏,菡萏免除了吗?

    “姑娘,它还会吃我吗?”菡萏小声问花舞道。

    她试着转身看了看麒麟,发现麒麟听着她的乐曲,还闭着眼睛,她略微有了点胆气。

    “哈,它不会吃你的,它喜欢你弹的琴,几百年了,终是找了个它喜欢的琴师。”皇后的神色有一瞬地黯然神伤。

    声音不大,但是大殿里的人都听的清楚,顿时所有人看向菡萏的目光都不同了。

    花舞笑着拍了拍菡萏:“皇后娘娘既然说它喜欢,那它就是喜欢了,你不要害怕。”

    听了花舞的话,菡萏才心下稍定,比起嫁给那个冷面的太子,还是那么多女子嫁过的人,她现在心里的天平又倾斜了。

    皇后似乎能知道她心思一样:“菡萏丫头,以后你就和孤的大宫女绿萝住一起,她每日里负责麒麟的起居。”

    皇后说着一指,站在一侧的一个穿着碧烟纱罗的宫女走了过来。

    绿萝先给皇后行礼,应了声“是”,又转头笑着对菡萏道:“菡萏姑娘好。”

    菡萏也笑着和绿萝见礼,比起刚才,菡萏放松了不少。

    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了,不过花舞想的很多,太蹊跷了,若只是来弹个琴就好。

    风末有没有必要去晋阳找她们,皇都这么人才济济,还能挑不到俩好的琴师?

    不过,花舞也知道,菡萏的琴音对自己来说就很特别。

    有些事也未必是表面看的这样。

    她正思虑着,皇后又转向花舞道:“你这个菡萏姐姐琴艺真不错,你可有什么拿手的技艺?”

    花舞一阵语塞,她会杀人,算不算特长呢?

    不过,貌似这个皇后娘娘可以讨价还价,于是低头行礼道:“皇后娘娘见谅,民女没啥拿手的绝活,粗笨的要命,皇后娘娘三思。”

    “哎,孤已经看出来了,你勇气可嘉,就这一点,足矣胜过前面那九十九个。”皇后挥手认可。

    花舞却觉得想冒冷汗。

    勇气什么的,还算是技艺吗?

    “孤和你说好了哦,你让皇儿笑一次,孤就让你恢复修为,若是笑两次,那你还可以向孤再提一个要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