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三十九章 进太子府
    接连两日,花舞在刘嬷嬷这里学了两日的规矩。

    刘嬷嬷不仅没有那么的严苛,还每日给花舞端来了许多好吃好喝的。

    人参和滋补的丹药都从风府送了过来,花舞也没打算吃,只随手放入了储物袋。

    修为需要加快练习,身体哪里是一时就能长大的,又不是神仙。

    倒是菜肴每日里花样翻新,据说是皇后娘娘特意要求的。

    花舞觉得很欣慰,想象着皇都是龙潭虎穴,目前看来最大的未知还是孟夏那里。

    至于如何让孟夏笑,暂时她并没有想好,若是用现代医学和心理学的说法,孟夏怕不是有抑郁症。

    不过,抑郁症的人,也不是完全不笑吧,嗯,估计是有心理疾病。

    这是花舞的初步判断,总结起来,还是要见到那个坏男人再说。

    花舞过目不忘,刘嬷嬷说过的礼仪规矩,她看一遍就学会了,这也是刘嬷嬷为么喜欢她的理由之一。

    聪明好教,一学就会,任哪个师傅都喜欢。

    故而,她大多数的时间就是躺吃躺吃。

    菡萏来看了她两次,看她气色不错,也很安心。

    不过菡萏走的时候,偷偷地和花舞说了一件事。

    “姑娘,我的任务就是在麒麟暴躁的时候给他弹奏一曲,但也仅限白天,听说到了夜晚,它还是要吃人的。”

    菡萏的话让花舞陷入沉思,她的直觉反应,麒麟身上秘密太多,皇后也不那么正常。

    不过,她并不想让菡萏过多焦虑。

    “你不要想太多,既然它白天愿意听你的琴音,你就好好弹,其他我们不管。”花舞的劝解,菡萏倒也是听了进去。

    一晃两天过去了,第三日一早,小元子就来找花舞。

    花舞自然去和皇后辞行,皇后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让花舞内心抽了再抽。

    这皇后是多想让儿子笑,话说要是有地球上的那种“笑气”就好了,保准可以让孟夏笑个不停。

    不过,这也给了花舞灵感,实在不行就......

    孟夏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被某人惦记上了且不知。

    与皇后辞行后,花舞直接带着小元子闲庭信步地走出了宫门。

    据说太子府离皇宫不远,就隔着一条街。

    一路上,她还能看看风景啥的,皇宫可是蒙着面走进来的,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出去,何不看看风景?

    不过,小元子带着她走的是出宫的大路,路两边除了花草,就是花草,除此之外就是不同的院子。

    “皇上有多少爱妃啊!”花舞又好奇起来。

    “不可说,不可说,都是秘密。”小元子恢复了一副神秘的模样。

    花舞呵呵两声,这秘密她还不想用钱买,每个八卦小道消息都用钱买的话,她是有多蠢,这种后宫秘闻早晚会知道的。

    两个人走出皇宫后,小元子显然比她看起来兴奋,估计太监也没啥出宫的机会。

    花舞干咳了两声:“小元子公公,出宫很好玩吧。”

    “那是,那是。”小元子脚步急速,眼神乱飘,虽然到太子府就隔着一条街,他至少还能逛半条街呢!

    此刻大街上各种店铺都已大开,酒馆,食铺,甚至赌馆都开了门。

    小元子在看到赌馆的一刹那眼神亮了亮,这一幕没有逃过花舞的眼神。

    看来是个好赌的,有缺点就好控制,她暗自哼了一声。

    不过,小太监也知趣,知道先办任务,故而带着花舞一路先去了太子府。

    远远地,花舞就看到了一座精致简约的宅子。

    说精致简约那是对比皇宫和风府,太子府远看着就是一座座玄木别墅群。

    屋顶是明黄色的琉璃瓦,玄色和明黄搭起来,有一种奇异的庄重感,占地面积不大,看起来和风府也就差不多。

    门口也没有白玉石的阶梯,一水的玄木阶梯。

    阶梯的扶手,院门的横梁上的都雕刻着精细的蟠龙花纹。

    花舞在心里暗自称赞,细节处见精髓。

    院门没有人把守,甚至没有看门的婆子和小厮,花舞心下纳闷。

    小元子倒是很会解说:“太子府这边有皇后下的结界,没有大乘以上的高手是进不去的,根本不需要人看门。”

    花舞点头,算是明白了,低调的奢华就是说这种人的,门房小厮都不要,直接上结界。

    说来,自从那日她在皇后的大殿里见过孟夏,到今日,都没见过他进宫,又没有修为,花舞无法想象孟夏的私生活。

    小元子随身带着皇后的小牌子,自然很容易走入结界。

    一进门就看到一座硕大的假山,这是所有府邸的标配,所谓的开门见山。

    她四下看了看,依旧没有人。

    不仅大门口没人,再往里走,依旧没有看到一个丫鬟小厮之类的。

    他们俩也就闲庭信步地继续往里走。

    花舞也无所谓,慢悠悠地一路欣赏着花花草草,走了半天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

    “有人吗?有人吗?”花舞扯着嗓门喊了起来,边喊,边四处张望。

    小元子抽了抽嘴角,这姑娘可真是个胆大的,说喊就喊。

    关键是他来太子府也少,见不着人他也没办法。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座花园,门楼上写着“蔷薇园”,一簇簇的蔷薇开满了枝丫,有含苞待放的,有怒放的,花香萦绕,姿态万千,花舞顿时就来了兴趣。

    随挽起袖子去摘蔷薇花。

    “进门就偷花?”远处的凉亭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花舞抬头看到了风末,远看着凉亭里还坐着三个人。

    说话的正是风末。

    另外三个人中一个是孟夏,另外两个完全不认识。

    花舞瞥了两眼厚,又继续摘花,面前的这个颜色的蔷薇可是浅紫色的,品种比较稀少,她非常喜欢。

    风末看着她只顾摘花,又开口喊道:“丫头过来。”

    “哦?叫我吗?”

    花舞头也没转地回应。

    “是啊!”

    “可我不叫丫头啊!”

    噗嗤,亭子里有人笑了。

    风末:“.......”

    “快,小元子,是不是太子笑了啊!”

    花舞听见笑声,转脸去寻小元子。

    小元子一脸郁闷地看着她:“没看到!”

    话说你是来采花的,还是来做正事的。

    花舞读懂了小元子眼里的哀怨。

    “好吧,我不采了,反正这花早晚都是能采。”

    花舞看了看手里的四朵花,嗯,还不错,四朵金花。

    “花舞过来,太子爷叫你。”风末看她迟迟不动,转而又换了个理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