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章 皇都四少
    花舞拿着四朵花,抬头看了看日头,慢悠悠地往亭子里走了过去。

    小元子小声且快速地把亭子里的另外两个人介绍了一遍。

    白袍的是杜聿,父亲是当朝太师杜铭仙,蓝袍的叫蓝靖,父亲是大将军蓝苍,这两个人也都有官职在身。

    他们俩和风末都是陪着太子长大的,是皇都有名的“皇都四少”,说白了就是纨绔里的纨绔。

    走近了,花舞才发现,风末和孟夏在对弈,杜聿和蓝靖在观棋。

    花舞先看的自然是孟夏,孟夏今日穿的是一件玄色绣着明黄滚边的锦袍。

    正对着花舞的是他的侧脸,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每一道弧线都恰到好处,完美的侧颜杀。

    再次确认这张脸和那个孟夏一模一样,她的内心涌起一股怒气,最后还是强忍者压制了下去。

    边笑边半蹲行礼:“太子爷好,各位大人好。”人在屋檐下,这种必须先低头的事,本就是演戏。

    小元子也过来磕头问安。

    风末挥手,示意他们免礼,其他几个人都没吭声,孟夏更加是头都没抬。

    “你倒是勇气可嘉,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来了。”风末也不看棋盘,挑眉看着花舞。

    “哦?难不成我不应该进来?那我走了。”花舞说完转身就走。

    “呵呵,还不给训斥,真以为你现在攀上高枝了?”风末的话里有隐隐的怒气,花舞也不去揣测。

    毕竟她现在来这里是皇后的旨意,若是风末有其他想法,那也不是她的事。

    她正要抬脚迈出凉亭,却听孟夏抬头对风末道:“你输了。”

    “啊!怎么就被你吃完了。”风末大叫,孟夏冷哼了一声,站起身向亭外走去。

    这显然是不待见花舞,一个眼风都没给花舞。

    花舞对小元子使了个眼色,他们也跟着孟夏的脚步要离开。

    “站住。”风末喊住了正要迈步离开的花舞。

    花舞转头,看着眼神里满满都是讽刺的风末。

    “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花舞眨了眨眼,笑道:“大人这话我就不理解了,我不是已经是皇后的人了吗?”

    “还有,大人,你送了我那么多补品,那些补品我可都吃下去了,你若转眼就把我杀了,可是赔本的买卖。”

    说完,花舞转身带着小元子施施然地离开。

    看着他们走远,杜聿和蓝靖哈哈大笑。

    “这丫头真是个有趣的人。”杜聿赞叹。

    “比起之前的那些,的确是个胆大的。”蓝靖附和。

    风末对他们的说法不置可否,他森然地看了看他们离去的背影。

    “有趣吗?”风末讥笑了一声。

    杜聿看了一眼风末,意味深长道:“风末,这次是你带来的人。”

    “我带来的人又如何,我可不是带她来逍遥的。”风末瞪了一眼杜聿。

    杜聿毫不惧他:“你不就是去压制了三天龙脉的暴动吗?太子也就只能指望你回来帮忙,我们几个,可只有你的修为最好。”

    “那也不能趁着我不在,就直接把人从我的府里带走!”风末冷哼了一声。

    杜聿啧啧咂嘴:“收起你那些小心思,难道说皇后娘娘没有敲打你吗?话说,你怎么知道皇后娘娘此举不对,有本事和我赌一赌。”

    “赌就赌。”风末并不退缩。

    “我赌这丫头赢,说不定这丫头就是转机,你们等着看。”杜聿信誓旦旦。

    “哼,我赌她输。”风末再次嗤鼻。

    “好了,好了,你们要赌就赌,别说气话。”蓝靖打断了他们。

    蓝靖属于性格比较踏实的那种,也是他们几个中年岁最大的,和事佬一般都是他来做。

    “一万两黄金赌不赌。”风末挑眉。

    “一万两就一万两。”杜聿咬牙切齿。

    两个人当场拍板,蓝靖看着他们各自拿出一块鸡血石,写上印记交给他。

    ......

    孟夏走的不快,花舞和小元子很快就追上了他。

    “喂,太子爷等等。”花舞边追,边喊着。

    她其实更想说孟夏等等,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风,谁叫身边还跟着一个眼珠子。

    孟夏并没理她,继续往前走。

    “太子爷,我晚上住哪里啊!”

    “太子爷,送你一朵花呢?”

    “太子爷,你耳朵呢!为么喊你不答应?”孟夏慢慢转身,“想死吗?”

    话音落,几只飞鸟掠向天空,显然是被惊着了,花舞撇撇嘴,非正常人类就要非正常待之。

    唰!唰!两道黑影出现在孟夏身边。

    又是两个黑衣少年。

    “孟一参见太子爷。”

    “孟二参加太子爷。”

    “太子爷要把这个姑娘带去冷秋院吗?”孟一和孟二默契开口。

    那些送过来的女子,很多人当天就被塞入了冷秋院。

    冷秋院是太子府西北边角的一个院落,吃住都很简单。

    几乎和冷宫差不多,那些女子有的托人找关系逃走的,还有心怀侥幸的,总之,她们是再也看不到太子了。

    花舞“呵呵”两声,孟一,孟二,风一,风二,可真是如出一辙的名字。

    她停下身形,小元子已跳起来挡在花舞的面前。

    “太子爷,我们有皇后娘娘的手谕,你不能杀了花舞姑娘。”

    皇后让他来,自然不止一个监督的任务,花舞和太子两个人都没修为,他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好歹在发生矛盾时,他能控制一下局面。

    他觉得现在正是他出场的好时候。

    “哦?本王若就杀了她呢!”孟夏无视小元子,一步步走向花舞。

    他最讨厌人家威胁他。

    看着孟夏脸色不善地走过来,花舞伸手弹了小元子脑门一记:“喂,小元子,你傻了不,太子什么时候说过要杀我,孟一和孟二只说把我拖去冷秋院,你自己脑补的吗!”

    孟一看了看孟二,两个人的眼神分明是这姑娘是个胆大的。

    小元子哎呦一声,也没敢吭声。

    主要是孟夏并没停下脚步,他正缓步走到了花舞面前。

    花舞抬头看着孟夏,这家伙太高了,目测一米八多,甚至更高,而自己这个豆芽菜身体现在最多一米六多,还需要仰视。

    花舞一动不动地打量着他,长发如墨,面若朗月,嗯,人比地球上显得更加飘逸和俊美。

    她几乎冲动之下,想要问他,你为什么杀了我?

    可她看到他的眼神一片清朗,显然是个心智清明的人,若真的是那个孟夏,不会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看着自己不语吧,异世再相见,有多少恩怨和秘密,也要捧出来才知晓啊。

    她满腹疑惑,他却一言不发地转身,随口道:“跟上来。”

    在场的人都以为孟夏要训斥花舞,然而就这轻飘飘的三个字。

    孟一孟二包括小元子都目瞪口呆。

    花舞冲他们仨挑了挑眉,随快步跟上孟夏。

    花舞一路想的很多,是认出自己了吗?

    按理来说不对啊,若是都认识了,为么那天不说,还非要等到今天。

    还是说有难言的苦衷,她脑补了一堆。

    当她跟着孟夏走进大殿时,才知道自己的想的全错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