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一章 堕落
    太子的这个大殿叫昭明殿,花舞走进去就发现这里就是办公结合书房的摆设。

    大殿里沿袭了玄木的架构,只是房顶是金色的琉璃房顶,一玄一黄,貌似这厮就喜欢这俩颜色,花舞暗暗腹诽。

    大殿内部看起来洁净异常,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后墙的塌前放置了一个长约一丈的书案,孟夏很自然地走到书案前坐了下来。

    花舞最先跟上来,然后是那三个还处在不明所以状态里的人。

    “去煮茶,要后院的梅花雪水。”

    “去磨墨,要书架最上头第三个格子里的松香墨,不能太轻,也不能太重....”

    “去打水,本王需要净手....”

    “去把那个灯罩取下来,换上紫纱的那个......”

    孟夏每下一道命令,花舞都手忙脚乱半天,礼仪规矩是学了,可这当丫鬟侍女的事,她没学过啊!

    她这双手,到这里以来,除了被追杀和杀人,她就没干过别的事!

    孟一和孟二早已躲在角落里站成了木偶。

    他家太子爷什么时候使用过侍女了,关键是他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就觉得这姑娘有戏。

    花舞倒是气的胃疼,她一大早地过来,早饭都没吃,做了这么多事,还没完没了。

    小元子倒是懂一些伺候人的事,偷偷地给花舞做了一些指点,孟夏也不做声。

    只是低头誉写着某份文书。

    即便这样,她还是忍气吞声地一一做完手里的事。

    最后把灯笼纱罩换好后,她弹了弹无谓的灰尘,撩起衣裙,盘腿坐在了孟夏的对面。

    “太子殿下,我们谈谈可好?”

    孟夏抬头看了她一眼:“谈什么,让本王怎么笑吗?”

    花舞:“......”

    “什么时候用午膳,我快饿死了!”花舞露出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不管如何,总要先吃饱才能干活呗,现在又没有修为。

    孟夏盯着她看了两眼:“自己做。”

    “啊!堂堂太子府没有厨娘吗?为么要我自己做。”

    花舞脱口而出,说出来她又后悔了,这厮分明就是折磨她。

    她到这里还是翻不出他的五指山,她看了看四周,暗卫肯定随时都跳出来,还有那个袖手旁观的小太监。

    嗯,她不能保证扑上去的瞬间可以掐死这个男人。

    “不做就没得吃。”孟夏头也没抬,言语里的冷漠可以冻住方圆几丈之内的生物。

    花舞腾地站了起来:“小元子走,我们找膳房去。”

    “本王的午膳也要你做。”

    花舞抬起的脚步,又放了下来,深呼吸,深呼吸,告诉自己是有任务来的。

    她慢慢地转身:“太子殿下,您想吃什么呢?”

    “让本王满意即可。”孟夏悠悠地来了这句,花舞握了握拳头。

    “好啊!让太子殿下满意了,太子殿下就会笑一个是不。”花舞突然快跑几步,跑到书案前媚笑着看着孟夏。

    孟夏从文书上抬起头,盯着她看了一眼:“想的美。”

    “哼。”就知道这句话,花舞转身向小元子招手:“走,做饭去,既然能想的美,也就说明还有机会。”

    小元子噗嗤一声,差点笑出声来。

    他捂着嘴巴和花舞走出大殿,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战斗神佛吧。

    花舞前脚刚走,孟夏就敲了敲书案,孟一一晃身跳了出来。

    “她的修为为什么会没了?”

    孟一一愣神,他没反应过来,这个“她”是谁?

    不过停了一瞬,他明白了孟夏说的是花舞,皇后给花舞的任务奖赏不就是让花舞恢复修为吗?

    在皇都,不能修炼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像花舞这样,难得有机会能进皇都的修炼者,不能修炼,真真是要了半条命。

    “是皇后娘娘放了纸鸢香粉,她中了那个毒,故而,没了修为。”孟一低头老实地回答。

    孟夏猛地拍了一下书案,孟一腿一抖,跪了下去。

    “殿下,属下不知道你想知道这个啊,属下以为这姑娘还和之前那些姑娘一样,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孟二看着孟夏发火,也赶紧跳了出来,一起跪了下去,没报告这事,也有他的责任。

    孟夏的脸色极为难看,半晌,他才冷冷道:“关于她的事,一个字都不许漏报。”

    “是。”孟一和孟二异口同声回答。

    “麒麟已经吃掉多少人了?”孟夏又开始拿起桌子上的毛笔开始誉写,孟二很有眼色地起来接着磨墨。

    孟一仍跪在地上:“已经是第30个宫女了,不过,昨天晚上没吃。”

    “哦,继续盯着,若是吃到100个了,记得来告诉我。”孟夏放下手里的笔,看了一眼孟一。

    “风末他们走了没?”

    “已经走了,风大人似乎有事,走的很急。”

    “哦,把这封信发出去给太史纪冲。”孟夏把手里写好的一叠纸折了起来,递给孟一。

    孟一接过信笺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

    对于做饭菜,花舞前世就没有经验,平时在家煮个粥最平常,现在让她来做个太子爷要吃的午膳,她一个头两个大。

    赶鸭子上架现学呗。

    好在,太子府的膳房里一应俱全,几个厨娘也都很和气。

    听了小元子的介绍,也知道了花舞来的目的,故而都很热情地帮忙。

    就这样,一顿午膳总算完工。

    一桌饭菜也终于端上了孟夏的案头。

    三道热菜,三道冷菜,一壶冰镇梅子酒。

    现在是夏天,孟夏其实也吃不了多少,这个标准基本上就可以了,当然,花舞就只做了一道凉菜。

    其他的菜都是厨娘们帮忙做的,她做的那道凉菜是椒麻鸡,厨房里有刚煮好的嫩鸡,她之前在地球吃过好多次这个菜,就顺着记忆找齐了这道菜的原料,把鸡肉撕成细条,把配菜都切好,这里没有洋葱,倒是有一些长的很好看的辣椒,听说太子爷吃辣。

    她就放心大胆地做了。

    这道菜的特色是麻辣且鲜美。

    配上一杯冰镇的梅子酒,冰鲜味美。

    主要是她上午去后面拿雪水烹茶时,看到了一小坛子梅子酒。

    故而,让小元子帮忙拿来冰镇上,冰镇什么的对于金丹期的水系高手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孟夏看了看桌子上的菜,不做声地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椒麻鸡,花舞的心跳加速。

    貌似他看出来只有这道菜是自己的手艺吗?

    孟夏吃了一口,然后看了一眼花舞。

    “吃吧。”

    “哦”花舞内心一阵狂喜,既然没被责问,那说明过关了。

    孟夏姿态优雅地端起白瓷杯喝了一口梅子酒。

    花舞眼巴巴地看着他:“好吃吗?”

    孟夏停顿了一下:“不错。”

    小元子站在旁边也暗戳戳地笑了,虽然太子爷没笑,但是也夸奖了,姑娘有前途啊。

    小元子递给花舞一个鼓励的眼神,随手拿起兜里的一只笔和一个竹牌,写了几笔。

    花舞嘴角抽了抽,这显然是给自己记功劳呢!为么有一种孩子做家务被家长奖励小星星的既视感。

    堕落啊!堕落啊!为么混成要看人家脸色吃饭的日子?

    还有那可怜的修为到底何时能恢复,花舞默默地在心里流了两条宽面条的眼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