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三章 荣幸你大爷
    .. ,女皇撩夫记

    花舞巧笑嫣然:“是,即便是我的命也是可以的!”她自己说完都暗自抖了抖。

    孟夏:“.......”

    她这是抢了自己的话吗?孟夏蹙眉看着她。

    “命就算了,你的命也不值钱。”

    花舞:“......”

    深呼吸,要承认这男人有一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

    “那太子爷想让我做什么呢?”花舞扑闪着双眼看着他,呆萌,可爱,期待各种小表情都堆在脸上,尽量让对方放松警惕,给予误判。

    “让本王笑即可!”

    “what!什么!”花舞握紧拳头,你他妈逗我呢!她在心底暗暗骂了一句。

    谈了半天,绕了一圈,大哥你确定你不是梦游或者发烧,她没有说出来。

    花舞四下看了看,“那个太子爷,你长这么大以来,就从来没有笑过吗?”

    花舞之前没见着人时,觉得孟夏或许有抑郁症,亦或者有隐疾。

    可今日看来,他吃饭,读书,写字都很正常,除了人自带了冰块气场,一切看起来都不像是有抑郁症的样子,所以,她脱口问出这句话。

    “嗯。”孟夏只发出这一个字,不再说话,继续看着她。

    她的表情很丰富,各种小细节在脸上变化莫测,他看的津津有味,貌似面前是一只可爱的宠物,而非人类。

    “那我能问问您,之前的那些姑娘嫁给你,也是这个任务吗?”花舞睁大眼睛盯着孟夏,生怕他说的话,被自己漏掉一个字。

    “不知道。”孟夏回答的简洁明了。

    “怎么可能?”花舞诧异地看着他。

    孟夏一脸无辜地看着她,眼神清明,完全没有说谎的样子。

    花舞内心哀嚎,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不知道呢!

    不过,既然他这么配合地来谈这事,那说明可以有后门走了,于是道:“那太子爷如此配合,笑一个来看看呢?”

    看着她笑颜如花,孟夏倒是没有一点表情。

    “不可能。”

    “什么意思,不可能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不配合吗?不配合,太子爷你还谈什么谈,你根本就没有诚意.......”花舞说的口沫横飞。

    孟夏抬腿往外走。

    “喂,你到底什么意思!”花舞伸手拦住他的去路。

    孟夏身上的气息冷了冷。

    “让本王笑,是皇后给你的任务,你需要用你的努力来换取!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孟夏一口气说了一个长句。

    花舞宕机了,不是说好好谈吗?

    为么到头来还是需要她好好努力!

    看着她变幻莫测的脸。

    孟夏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本王会配合你的行为,但是你不能不作为。”

    花舞一凛,回过神来,再次看着他。

    也不是完全没戏嘛,花舞刚想说谢谢,却听孟夏道:“配合你的行为也是有条件的。”

    花舞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条件?”

    “等你完成任务再说。”孟夏的眼神不明,花舞猜不透。

    只好艰难道:“好吧。”真是一步一个坑,还没从皇后娘娘的坑里爬出来,这又要跳进另外一个坑里。

    “能被人利用,也是你的荣幸,说明你有可利用的价值。”

    孟夏说完继续往外走。

    花舞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在心底暗骂:“荣幸你大爷!”

    孟夏忽然回头,看了看她桌子上的蔷薇花道:“不要去采蔷薇花,再让本王知道花少了一朵,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孟夏说完,转身离开。

    花舞比了比拳头:“哼,小气鬼。”

    孟夏走后,她再也睡不着,今儿个下午到现在,她其实脑子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计划。

    既然今天晚上他这么说了,她明天就可以实施起来了。

    反正睡不着,她干脆起身把所需要的东西列了张清单。

    顺便写了个小剧本,既然主角愿意配合演出,她也像模像样地搞起来再说。

    ......

    熬了个夜,她还是早起了,她需要把事情布置起来。

    一大早刚走出殿门,孟二和小元子已等在外面。

    “姑娘好,在下孟二,太子爷说从今天起让我配合你做事。”

    “吆....!”花舞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想说你们太子爷可真好,突然又想到,自己这是又入了个坑,估计挖坑的人就是想先给点甜头,让跳坑的人更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这样,孟二,先去找个戏班子,然后再在后花园搭个戏台子,另外,再去给我买这些药物。”花舞边说边进房间把写好的单子递给孟二,又交代了几样需要做的事。

    顺便说道:“安排其他人去买就好了,你过来和我说说你们太子爷的情况。”

    孟二很听话,吹了个哨声,四五个暗卫从各个方向飞奔过来。

    花舞眨眨眼,太子府的暗卫应该很多吧,还是有权有势好做事。

    孟二把花舞吩咐的事情逐一吩咐了下去。

    三个人一起走到偏殿的书房里,坐下来喝茶,小元子亲自沏茶。

    小元子边沏茶,嘴巴不闲地说道:“姑娘,你找戏台子唱戏给太子爷听啊!他不喜欢的!”

    “多年前,相国大人家的千金喜欢太子爷,给太子爷唱了八天的戏,太子爷都没去看一眼。”

    “还有啊!皇后娘娘倒是很喜欢看戏.....”

    花舞呵呵笑了两声:“山人自有妙计呃。”

    “来,来,孟二讲讲你们太子爷的事,从起居到日常事务。”

    小元子张了张嘴,花舞打断他。

    “等会你也讲讲皇后娘娘的日常。”

    “好啊!”

    孟二犹豫了一瞬,想到某太子爷一大早冷着脸吩咐自己的样子,还是乖顺地开始讲起来。

    “太子爷喜欢梅子酒,喜欢辛辣的食物。不喜欢侍女,不喜欢一切不洁净的东西。

    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看书,写字....哦,对,不喜欢听戏。”

    花舞呵呵两声,暗自道,这分明就是高冷怪癖龟毛男人设。

    “你们太子不喜欢侍女,难道喜欢男人?”

    花舞的话音落,孟二一口茶呛在嗓子眼,“咳咳......”这姑娘果然非常人可比。

    小元子眨巴眨巴眼睛小声道:“皇都好多人这么传言呢!”

    “滚....”孟二一脸戾气地骂了小元子一声,小元子嘿嘿两声后噤声。

    接下来,孟二陷入沉默。

    “来来来,小元子接着说皇后娘娘的习性和嗜好。”

    “私下里说皇后娘娘的嗜好,是要被定罪的,不过姑娘你是个列外。”小元子很狗腿地看着花舞。

    昨天晚上,孟夏过来找花舞,他也是知道的。

    他毕竟是有修为的人,可是孟夏只看了他一眼,他就明白,他不能阻拦,也不能乱说。

    他就算有心偷听都不敢,虽然孟夏没有修为,但是他知道,孟夏若说一声让他死,他绝对活不到下一口气。

    院子里看起来没人,其实暗卫到处都是。

    从孟夏的这个行为推测,他明白花舞是不同的。

    巴结花舞,也是他深思熟虑过的行为。

    “皇后娘娘爱吃甜食,却也害怕肥胖,喜欢各种美的物品,比如花儿,画儿啊,衣服啊等等.....”花舞越听越诧异,怎么觉得这皇后像一朵娇花,根本不像个传说中的大拿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