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四章 皇上和皇后
    .. ,女皇撩夫记

    午后,皇后正在寝宫里安心地听菡萏弹琴,旁边还有乖顺的麒麟。

    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低头跪安后,慌张道:“娘娘,皇上过来了。”

    “哦,慌什么?”

    菡萏手一抖,琴停了下来,她来皇宫有几天了,可是从未听说过皇上这个人。

    甚至周围的宫女都没说起过皇上。

    菡萏喊了一声皇后,皇后抬手示意她不用出声。

    皇后自己也并没有起身,外面传来爽朗的笑声。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气宇轩昂,姿态威严,精神奕奕,王者风范。

    菡萏偷偷瞄了一眼,赶紧低头。

    “皇后最近如何啊!”皇上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丝毫不介意皇后是不是起来迎接了他,随手在皇后软塌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皇后态度冷漠地看着皇上:“皇上没什么事了吗?”

    菡萏听的心头扑通扑通跳,皇后都是这么和皇上说话的吗?

    “哈哈,事务都处理完毕了,皇后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皇后冷哼了一声。

    “多给孤准备一些宫女,麒麟最近晚上吃的虽然不多,可他万一哪日想起来了,不能没得吃。”皇后说着温柔地看了看麒麟。

    麒麟却从皇上进门开始,就睁开了眼睛,且不停地在笼子里走来走去。

    时不时地还发出一声低吼。

    皇上哈哈大笑:“好,好,这个事好办。”

    接着就听皇上继续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把你的政务办好,没事不要来孤这里。”皇后的语气不善,皇上却丝毫不以为意。

    又体贴地问了几句皇后其他的话,才带着几个太监大踏步离开。

    从头到尾,像走个过场,又像是列行公事。

    皇后的寝宫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每个跪拜在旁边的宫女都像木偶,没有人发出声音,菡萏过了许久,抬头看了看皇后,发现她正闭目养神,她只好轻轻起身,准备退下去。

    “菡萏。”皇后睁开眼看了她一眼。

    “是。”菡萏停下脚步看着皇后。

    “去吧。”皇后欲言又止,还是向她挥挥手。

    菡萏疑惑着退了出来。

    她刚一出来就遇到风末匆匆地往这边走过来,她赶紧避开。

    在心底,她还是很惧怕风末这个煞神的。

    她很好奇皇上和皇后的这种状态,都说皇上是这个大陆最厉害的人,可今天看来,皇上似乎很忌惮皇后啊!或者说和皇后的关系很奇怪,她没法形容。

    她边走边叹气,要是姑娘在这就好了,她慢慢地往自己住的偏殿走去,绿萝却匆匆地从后面追了上来。

    “菡萏,娘娘让你陪着她去太子府。”

    菡萏眼神一亮,刚才还说想见姑娘,这就马上可以去了,真好。

    “走吧,走吧。”绿萝也没太注意她的神态。

    菡萏回头再进皇后的寝宫才知道,会有很多人一起去。

    太监,宫女一堆不说,甚至那只麒麟也要去。

    风末在人群里瞥了一眼菡萏,菡萏顿时觉得他的目光如剑,后背一阵阵泛凉。

    她尽量地缩小身形,躲在一群宫女太监后面。

    皇后出行,必然是大批的人。

    一个大太监在给各个小太监和宫女们分派任务,谁拿什么,谁做什么,一应安排好,又过去了好一会。

    路上,周边的几个小宫女叽叽喳喳地说话,她才知道,原来是花舞传话过来,说太子府搭了戏台子,请了戏班子唱戏,请皇后娘娘去看戏。

    皇后娘娘闻言大喜,自然毫不停留地起驾太子府。

    路程没多远,皇后坐的步撵,宫女太监都是走过去的,菡萏和几个大宫女一起跟在步撵后面。

    一群人浩浩汤汤地往太子府去,风末却不见了身形。

    花舞和小元子亲自在门口迎接了皇后娘娘。

    皇后下了步撵就拉着花舞的手不放。

    “哎呦,小舞儿看起来很精神啊!来来,和孤说说,你都叫了哪个戏班子?”

    花舞笑嘻嘻道:“我随便叫的啊!待会皇后娘娘若是看着不合适,我再换。”

    “瞧瞧,这张小嘴,就是会说话。”皇后娘娘拍了拍花舞的手,随抬腿往太子府的后花园走去。

    “夏儿呢?怎么没见夏儿?”皇后边走边问。

    孟二快走两步回道:“太子爷早上去昆仑殿找南华真人下棋去了。”

    花舞也在心里“哦”了一声,这么会逍遥。

    “夏儿就是个修仙的性子,可惜没有修仙的命。”皇后叹息了一声。

    “皇儿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估摸着应该要回来了,太子爷说午后就回来的。”孟二赶紧回禀。

    花舞安排这些,若是孟夏不回来,那岂不是白玩了。

    她其实也是卡着时间,让皇后来的。

    戏班子在早上就到了,孟二做事的效率很快。

    她也见过了戏班子人,自然也交代了一番,这些戏班子都是拿了令牌进的皇都,在规定时间进来,在规定时候出去。

    绝不能违背这个规矩,若是违背了,自然会有人驱逐他们出城,重的话,可能还会丢了性命。

    不过这些戏班子的人还有个限制,那就是都没有修为。

    不能修炼的人,在皇都一分灵力都吸不走,这才是最重要的。

    孟二安排的是太子府的管事的,当然这些管事的地位都不如孟夏身边的这些暗卫。

    但是他们对这些俗事和琐事相对懂行,暗卫吩咐找戏班子,他们找来的也是最好的。

    花舞对这些人很是满意。

    她请了皇后,也给风末,蓝靖,杜聿下了请帖。

    暂且只请这些人,因为这些人相对都是孟夏身边比较亲近的人。

    太子府的后花园面积不小,除了各种花草树木,中间还有一块空出来的地方,天然就是为戏台子准备的,花舞都实地考察过,搭个戏台子刚好。

    围着戏台子前面的凉亭里已安排了座位以及吃食。

    皇后自然是坐的最好的位置,直面戏台。

    不一会儿,蓝靖和杜聿先到了。

    给皇后行礼后,他们就在凉亭里另外一张桌子坐下来。

    亭子很大,大到可以盛放几十个人都行的那种。

    戏台上开始敲锣打鼓预热时,风末才和孟夏一起走过来,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偶尔低语几句,看起来很养眼。

    红袍和玄色袍子,一黑一红,尤其和谐。

    他们都过来给皇后见礼。

    皇后问了孟夏几句话后作罢,他们就去了蓝靖那一桌。

    戏台子上已经开始浅吟低唱了。

    菡萏偷偷地打量皇后的神情,发现她很惬意地闭着眼睛在听戏。

    和见到皇上的样子完全不同。

    于是她指了指花舞的发髻,给花舞使了个眼色,花舞明白,这丫头是有话要说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