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七章 方圆几里
    花舞把麻沸散的药方以及残渣都拿了出来。

    羊踯躅、茉莉花根、当归、菖蒲这几样药都很普通,并没有啥不妥的地方。

    花舞知道他懂医理,也不解释。

    孟夏看了一番,并不言语,似乎在思考。

    花舞看他不做声,试探道:“太子爷,你没事吧,我给你把把脉?”

    孟夏哼了一声:“别在本王面前耍花招,若有下次,休怪本王把你交给风末。”

    花舞赶紧讨好地笑道:“没有下次,若有下次定是让太子爷知道的。”

    她知道这一关算过去了,说两句好话有什么难,谁还不为五斗米折腰,再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太子爷,你要我做什么事呢?现在可以说了吗?”花舞继续问,她知道他能愿意帮她,就是为了后面的坑。

    果然,孟夏道:“从即日起,你不得离开本王身边,直到本王说你可以离开了,才可以。”

    “什,什么意思。”花舞有点口吃地看着他。

    不离开身边是几个意思,方圆几里呢?她围着他转了一圈。

    隐在暗处的暗卫均都眼观鼻,鼻观心,难道说太子爷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还要这位小姑娘不离开他身边,┭┮﹏┭┮,他们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孟夏不耐烦道:“字面的意思,听不懂吗?”

    “太子爷,你是想要拿我当侍女吗?还是说你觉得我是个可以开心解闷的人.....”

    花舞做出各种假设,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她可不想早死啊!

    “闭嘴,这个只是条件之一。”孟夏一脸厌烦地看着她,他怎么就不知道,她还是个话痨。

    “啊!还有什么其他条件?我们可就说好只有一个条件的。”花舞不依不挠了。

    “是想让我现在去告诉皇后,你给我用了药才笑的吗?”孟夏威胁的目光很冷厉,看的花舞心头一颤。

    “好,好,我知道了。”她及时闭嘴,面前的不仅仅叫太子爷,还叫他大爷!

    孟夏已抬脚走出了她的房间,话说她张嘴想问,她是要怎样跟着他呢!

    算了,还是不问了,不想和这个冰块脸浪费时间,她走回内室,修炼才是正道。

    六阶啊!她再升一级就到六阶了。

    不知道升到什么程度,才不会害怕像风末之流的高手,她总觉得风末在暗地里盯着她。

    若是自己比他修为强就好了分分钟虐这个渣渣,花舞暗暗握了握拳头。

    随在塌上盘腿坐下,内视,吐纳,渐渐入定。

    直到小元子来叫她,她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神清气爽的站了起来,身体里的灵力非常充沛,估计继续这样修炼,应该不久就可以突破了。

    她站在镜子前又转了几圈,仔细地看了看脸上的皮肤,嗯,还是有修为好,自从会修炼了,皮肤更加白皙且有光泽,她甚是满意。

    “姑娘,快走吧,皇后娘娘有晚宴呢!”小元子兴奋地跑了进来。

    花舞狐疑地看着他:“你很开心啊!看来是没有被太子爷虐待喽。”

    “嘎......”小元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出卖了花舞。

    “那个,太子爷逼问我,我害怕嘛。”小元子低着头说,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哼,你这样及时地出卖队友的人,以后我是不敢再相信你了。”花舞围着他转了一圈,像审视,也是给予压力。

    “不,不,你要相信我,皇后娘娘之前说了,完成任务后,要得到你的认可,我才能拿到奖赏。”他焦急地说完,突然又捂住了嘴巴。

    花舞呵呵两声:“说漏嘴了吧。”

    “哼。”她甩了下衣袖往外走去。

    “不,姑娘你听我解释,太子爷啊,那是太子爷,我能敢违背他吗?”小元子碎碎念地跟着花舞。

    花舞并不理他,一直向府外走去,小元子已提气赶了上来。

    “姑娘....”他还要说,花舞抬手制止了他。

    “你欠我一笔,这账先记着,说说,皇后娘娘要奖赏你啥?”

    花舞边走边歪头看着他,这家伙这么心急,哪里都不想得罪,滑的狠。

    小元子挠挠头,他不想说啊!可不说的话,面前这姑娘能给自己说好话吗?

    “好吧,娘娘也就是奖励我一颗丹药,修炼用的。”

    “你还修什么练啊!又不需要与人争斗。”

    “不,不是这样的,皇宫里太监的位置,也是按照修为的高低来分的,我也才金丹六阶,只有超过金丹期,才有可能会被提拔成大太监。”

    花舞在心里呵呵两声,哪里都有职业发展需要。

    小元子又热情地给花舞普及了一番太监的职责,两个人一路说着,也就走到了皇宫。

    小元子是皇宫的老熟人,自然很容易就带着花舞进去了。

    她听着小元子的话,倒是匆忙地来皇宫了,却不知道孟夏正在太子府发脾气。

    太子府里,孟一正站在孟夏面前挨训。

    “本王刚才说的,你没听见吗?为么让她一个人去了皇宫。”

    孟一一头冷汗,他是看着花舞和小元子先去了皇宫的,难道说先走一步也不行吗?

    怎么觉得面前这太子爷像是被调包了,以前从来不要侍女。

    还有刚才他和花舞说的那些话,原来他们也要听着,而且要执行,明明不执行的是花舞,不是他好吧,他好无辜,可他不敢喊冤。

    孟夏冷哼一声:“若有下次,自去领罚。”

    孟一应了一声“是。”抹了一把额头浸出的冷汗,孟夏虽然没修为,可是处罚人来从未手软过。

    孟夏脸色阴沉地往皇宫走去。

    这丫头完全没把他说的话放心上,他没交代清楚吗?

    孟二迎头走过来。

    “太子爷这是要去皇宫吗?您不需要步撵吗?”

    “走开。”孟夏呵斥了一声,走的更急了。

    孟二只好一脸紧张地跟着,孟一被骂了,他没被骂,刚好他不在。

    因为他刚刚去收了一封飞鸽传信,回来就看到孟夏急匆匆的样子,他很诧异。

    通常孟夏都会坐个步撵去皇宫,今天是咋了?

    他也不敢问,只好也在后面跟着。

    皇宫里已经张灯结彩了,一路的宫灯都比平时的亮几分。

    尤其是最高的那座摘星楼上挂满了彩灯,一般摘星楼挂灯都代表皇宫有重大喜事。

    孟一终究是追上了孟二,低声道:“太子爷衣服都没换。”

    孟夏一般来皇宫都会穿明黄色的锦袍,只有不在皇宫的时候,才穿玄色的锦袍。

    看来太子爷今日真的很不寻常啊!千年不遇的笑,还有这些诡异的行为。

    可他俩对望了一眼,谁都不敢去提示。

    “对了,太史纪冲那边的信笺到了。”孟二小声对孟一说。

    “那你还不赶紧给太子爷。”孟一脸色不好地催促了他一句,是的,太史的信也很重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