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四十八章 赴宴
    .. ,女皇撩夫记

    孟二看了一眼孟一,匆匆赶了上去。

    “太子爷,太史的信笺到了。”

    孟夏立即停下了脚步,向他伸出手。

    孟二递上手里的信,垂手站立在旁边。

    孟夏快速地打开信笺,浏览了几眼,随手折好递给孟二:“烧了。”

    “是。”孟二接过信笺,手一伸,一蹙火焰出现在指尖,信笺转眼成灰。

    看完信的孟夏眉眼间似乎舒展开来了,脚步也缓慢了下来,孟二试着问:

    “太子爷,你没换衣服。”

    孟夏再次停住脚步,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你回去拿,我在长乐殿等着。”

    “是。”孟二几个飞掠,消失在黑夜里。

    长乐殿是皇后寝宫旁边的一个偏殿,是孟夏小时候住的地方,所以,他现在太子府的寝宫也叫长乐宫,自从15岁搬出皇宫后,这里还一直保留着。

    他偶尔回皇宫,也会在这边歇息。

    他走的是小路,从太子府的后门出来,有一条小路通往皇宫,平时只有他和暗卫走,四周也设置了结界,算是他个人的专用通道。

    他不知道外面的喧嚣,可这会儿皇宫门口可热闹了。

    许多大臣都在下午接到了皇后娘娘的旨意,要求他们带家眷来皇宫赴宴。

    孟家没有皇亲国戚,皇都有的那些国公和将军,也大都是世袭。

    孟家统治这个大陆已经上千年了,但是子嗣一直很单薄。

    现在的这个皇上孟代统治了已有二百年,孟夏是唯一的太子,然后还有三个小公主,都是妃嫔们所出。

    唯有孟夏是皇后羽姬所出。

    公主们都还小,没嫁人,故而还没有皇亲。

    花舞正坐在御花园的一处席位前发呆,她来的早,小元子把她领到地方后,就自个儿跑了。

    说是等会帮她把菡萏带过来。

    她把自己之前听花离说的皇上的事在脑子里理了一遍,信息还是太少。

    思量间,外面已经传来喧哗声。

    “皇后娘娘驾到。”

    “大公主,二公主,三公主驾到。”

    “镇国公夫人到...”

    “蓝大将军夫人到...”

    衣香鬓影,环佩叮当。

    各种香味也随之而来,花舞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她揉了揉鼻子,还好没人注意这边。

    她和小元子交涉过,一定给她安排个不起眼的位置,她坐的这地方,是整个宴会的边角落。

    皇后因为忙了一下午,并没有想起给谁特意指派位置。

    而这些经常入宫的人,倒是知道自己应该坐哪里。

    御花园本来是露天的,这一会儿天还没黑透,虽然路上也有宫灯,光线依旧不咋滴。

    皇后到了后,只抬手挥了挥,一道金灿灿的天幕就遮住了御花园的上空,整个御花园瞬间像被包裹在一个圆球里。

    各种花草看起来更鲜活,长条形玉石砌成的席位在金色的天幕下泛着光晕。

    是真正的奢华,花舞暗自赞叹。

    她刚刚坐下时,还是普通的御花园,现在被皇后的灵力加持过的御花园除了美以外,灵力更加充沛了,她也没想太多。

    小元子匆匆地带着菡萏找了过来,花舞旁边是一处不太高的假山,她的席位算是半隐藏在假山旁边。

    这样的席位不多,也很少人坐。

    大家都尽量地坐在皇后娘娘能看到的地方。

    “姑娘,我和你坐一处。”菡萏看到花舞很开心。

    她下午随着皇后的队伍回宫,都没再来得及和花舞多说会儿话。

    花舞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菡萏坐下来。

    小元子小声道:“姑娘,你答应我的,别忘了哦。”

    花舞点头,小元子地也坐了下来,他去带菡萏的路上,一路宣扬了自己的功劳,一些大小太监都对他投来艳羡的目光,他甚是得意。

    现在就等着皇后娘娘给他奖赏了。

    花舞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是去嘚瑟了,于是,她转了转眼珠对小元子道:“这宫里看起来皇后说话极为算数的吧。”

    “是啊,皇后娘娘说话自然是算数的。”小元子抬了抬下巴说,他现在完成任务了,也算是皇后娘娘面前的红人了,不自觉地就傲娇了起来。

    花舞嘴角微抽:“那皇上呢?”

    “什么皇上呢?你不要乱说。”小元子顿时很警惕地看了她一眼。

    花舞不做声地看了看他,小元子躲闪了一下她的眼神。

    “来,来,吃这个,这可是西番莲果,只有皇宫有,味道可好了,你们尝尝。”小元子指着席位上放置的一盘红色的像樱桃一眼的果子对花舞道。

    花舞暗自呵呵两声,这是不愿意回答这个话,皇上和皇后还是有问题的。

    这些人多半是知道不敢说,否则也不会这样。

    一时,三个人均不说话,花舞也随手捡了颗果子放进嘴里,抬眼向场中望去。

    今天晚上的皇后依旧美艳至极,白日里还穿着一件金色的牡丹花纹的衣衫,晚上就换成一件桃红色的宫装,走动中露出完美的身姿,花舞咽了咽口水,只这身姿就完败在场的很多贵夫人。

    “今儿个是个好日子,孤很高兴,所以请大家来赴宴。”皇后仪态万千地端坐了下来。

    花舞四处打量每个席位上的人,皇后位置下来的就是三个公主,看着年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

    “恭喜娘娘。”众妇人都齐声道。

    “哦,你们都知道孤的喜事了吗?”皇后笑着惊讶了一下。

    下面好多夫人都笑着应承说知道了,皇后非常随和,场中开启了一轮闲话模式。

    花舞回头对小元子道:“今天就宴请这些夫人和小姐吗?”她已经看了半天美女了,环肥燕瘦的,各有各的美,就是没见到帅哥,不管老的少的,没见着一个。

    “也有大臣,在皇上那边的光明殿里,太子都在那边。”小元子小声道。

    花舞略有失望,到了皇都,除了那“京城四美”,哦不对,“皇都四少”,她还想看看是否还有更惊艳的人呢。

    “对了,小元子,朝颜和夕颜他们在皇都还能待多久?”

    因为小元子全程看了花舞教会朝颜和夕颜的相声,这也是他对花舞崇拜的原因之一。

    她送走皇后他们回来,戏班子都散了,估计是被管事送走了,她忙着修炼,忘了这一茬,当时还想着,事后找朝颜他们聊聊,看看可否长期雇佣。

    她想的是戏班子就是武侠里的那种走江湖的人,这样的人更适合传递消息,未来若是“花间隐”做起来,这样的人都能用得到。

    还有那兄弟俩长了那么帅的颜,若做间谍,肯定极具迷惑性,她这是想拉拢人才。

    花舞知道,对于她这个外来人说,小元子更懂皇都的这些条条框框。

    所以,毫不犹豫地问了他。

    “按理来说,他们是要被立即送出皇都的,他们这些人只能当天唱戏,晚上去皇都外面住。”小元子给花舞细细地解释了一番。

    花舞点头算是了解了,她刚想再问两句。

    只听皇后轻柔的声音在园子里响起:“小舞儿和菡萏呢?你们俩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