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五十一章 配合
    孟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菡萏的背后。

    手里捧着一把琴。

    “姑娘,给麒麟弹奏一曲吧。”孟一声音不大,花舞猛然回头。

    是哦,麒麟喜欢菡萏的琴声。

    她赶紧接过孟一手里的琴,伸手放在席位上:“菡萏弹奏一曲吧,麒麟或许就不焦躁了。”

    皇后眯着眼看了看面前的情形,一伸手一道白光滑过。

    “啪!”琴应声而断,皇后生生切断了这把琴。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这边。

    菡萏呆住了,变故发生太快,她本来是鼓起勇气说送死了,又听孟一说可以弹琴,心下惊喜了一瞬后,现在又跌入了谷底。

    面前这皇后根本就不给她弹琴的机会。

    花舞脑子飞快地转动,人格分裂其实也就是多重人格,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催眠。

    她以前倒是参加过几次关于催眠的培训,但是奈何只是了解一些皮毛而已。

    皇后的目光已经开始在花舞和菡萏面上转悠,显然是在衡量她们俩谁最合适。

    花舞突然一笑:“娘娘,就选我吧,你看我比她美多了。”花舞把菡萏往身后推了一把,菡萏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显得有些狼狈。

    “姑娘。”菡萏还要喊,花舞喊了一句:“孟一让她闭嘴。”孟一下意识地听从了花舞的命令,一把拉过菡萏,顺手点住了她的穴位,让她不能发出声音。

    皇后的手又停在了花舞的下巴。

    她现在高过花舞很多,是以低头俯视的姿势看着花舞。

    花舞嘴巴不停,脸上笑容满面:“娘娘,是不是呢!我最美!”

    场中很多人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花舞,没见过还有这样赶着要去死的。

    孟夏脸色难看至极,他不知道这丫头这么神经质,白费他花心思要留她一条小命。

    皇后冷哼了一声:“哼,谁说你最美!”

    花舞眨了眨眼睛,思绪飞快,她知道人格分裂的人,智商和行为都和常人无疑,只是比之前的那个主人格有着迥然不同的行为。

    “不是娘娘说我长的够水灵吗?”说着,她又露出蠢萌的笑容。

    她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给皇后一种潜在的暗示,暗示自己是听话的,让皇后放松警惕,内心想着,她也就只能一步步试着看了。

    麒麟又开始撞击笼子了,皇后从花舞迷惑的笑容中醒了过来,一伸手拉起花舞向笼子飞掠过去。

    “麒麟,孤给你挑了个好的,今晚就是她了。”皇后伸手去开笼子。

    花舞心跳加速,只能最后搏一把了,她睁大眼睛喊道:“哇,麒麟真精神!真威风!真英武!”

    孟夏:“......”

    众人:“......”

    确定是这个女人让太子爷发笑的人吗?分明就是个神经病。

    皇后停下手,桀桀怪笑:“是啊!是啊!孤的麒麟是最好的,算你有眼光。”

    麒麟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花舞,花舞在赌它应该也听得懂她说的话。

    现在它不动弹地看着自己,眼神里露出的光莫名,花舞挑眉,难道说它真的听的懂吗?

    然而,她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只是无谓的拖延时间,皇后显然只是放松警惕,可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孟夏看着场中的情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转身又对孟二低语了两句。

    很快孟二也消失在他身边。

    皇后却已打开了笼子,麒麟从笼子里猛地扑了出来。

    夹着一道疾风,速度极快地扑向花舞。

    花舞本来也是凝神戒备,虽然这家伙平静地看着自己,但是以防万一,她还是在心头戒备着。

    看着它扑过来,花舞一闪身躲开,对于皇后她是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

    但她判断这只麒麟大概也就在筑基以上的修为,不晓得几阶,但是她不想死啊!

    能躲一瞬也是好的。

    麒麟转了身又继续来扑她,花舞狼狈地再次闪开,她身法是还可以,可还是和麒麟有些差距。

    她知道一味的躲避不对,可是她在躲避的过程中,也是在试探皇后的态度。

    果然,皇后桀桀笑着:“猫捉老鼠吗?麒麟好好和她玩玩,自己捕捉到的食物更美味哦!”

    说着,皇后反而在自己的席位上坐了下来,一副看戏的样子。

    花舞脚下一个踉跄,这是把她当耗子了。

    不过,既然皇后暂时不插手,她就能先放开手脚攻击了。

    “唰”一道掌风夹杂着雷光劈向麒麟。

    人群里传来惊呼。

    “雷灵力啊!”

    “她竟然敢和麒麟动手!”

    诸如此类的话响起,花舞顾不上去听八卦了,手里不停地接连打出几道雷光。

    麒麟跳跃腾挪,几个漂亮的躲闪后张口吐出一道火光,喷向花舞。

    花舞身体一缩堪堪地避开。

    麒麟已经顺着火光的弧线再次扑向她,这次她是一个仰头下倾的姿势,麒麟硕大的身躯像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的上方。

    她侧身一滚,逃离阴影的笼罩。

    再次翻身跃起,又一波雷影掌打了出去。

    孟夏看的眉头蹙起,孟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太子爷,又找到了一把琴,给菡萏送过去了。”

    孟夏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正准备抚琴的菡萏,他点点头。

    这丫头拖了麒麟有一会了,不知道这次琴声是否有用。

    或许是麒麟真的是在戏耍花舞,花舞觉得自己打出去的雷光几乎对麒麟造不成任何伤害。

    反而是自己越打越吃力了。

    自从来到皇都,她还是在风末的府上修炼过三日,之后可是一直都没修炼过。

    现在若不是仗着自己略微灵活点的身法,早就被麒麟扑倒了。

    她还来不及思考更多,麒麟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似乎这家伙越发进入状态了,估计以前给它吃宫女就是直接不反抗的那种,花舞的反抗反而挑逗出了它骨子里的捕获欲。

    麒麟的身影像一道残影再次从天而降,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往旁边扑去,即便这样,右边肩膀还是被麒麟拍了一爪,剧烈的疼痛袭来。

    她顿时觉得右臂要废了,几次她想拔出袖口的刀都没来及,现在更是拔不出来了。

    麒麟落地一转身再次扬起爪子。

    一阵悠扬的琴音流淌了出来,麒麟抬起的爪子停在了半空中。

    琴音越来越响,似珍珠滚落,又似淙淙清泉,一时间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花舞顺势滚出麒麟的爪下,这是谁这么会配合自己的演出!

    殊不知这是孟夏的潜在配合。

    孟夏紧蹙的眉头略伸展,他抬眼看向皇后。

    皇后此刻似乎也是一种迷离的状态,孟夏快步走了过去,孟二想要拦着他,被他推开。

    他疾步走到皇后的身边,伸手再次把桌子上的那杯茶水端了起来。

    转身对孟二道:“加热。”

    孟二瞬间领会,接过茶水放在手心一瞬,就递给了孟夏。

    皇后眼神迷离地听着琴音,似乎完全不在状态,麒麟正慢慢地转身,冲着琴音的方向缓步走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