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五十四章 日常互动
    她发现孟夏正一脸莫名地对上她的视线,她看不懂他的眼神,可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个狐狸一样的存在。

    风末反而是个不知道皇后底细的人。

    否则,他也不会言语之间有要疯掉了的样子。

    “还有,太子爷你自己也知道,皇都的龙脉开始暴动了,这次镇压下去,说不定很快就有下一次,难道这些都是偶然吗?”

    风末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着,皇后揉着眉心,孟夏喝着茶水,一副理所当然,又不想搭理风末的样子。

    花舞暗暗地想笑,怎么觉得这对母子有些不靠谱?

    “那个龙脉暴动是要如何镇压的呢?”花舞忍不住多嘴。

    “拿你的血去祭奠就好了。”风末没好气地怼了她一句。

    菡萏拉了拉花舞,心想姑娘你这不是往刀口上撞吗?

    然而,花舞知道风末说的未必不是真的,至于最后,他是怎么搞定的不知道,看他那几日憔悴的样子,肯定也是费了不少心神。

    “那个....镇压下去就行了啊!你哪来这么多牢骚,皇儿又没有修为,孤只能仰仗你。”皇后语气里满满的嗔怪。

    风末冷哼了一声,根本不领情。

    孟夏悠哉地喝着茶,也不说话。

    最后,风末甩甩袖子气走了。

    看着风末离开,皇后一脸无辜地看着孟夏道:“皇儿可有处理内乱的办法?”

    孟夏淡定道:“让尚都的督抚太史纪冲去处理就好了,没那么麻烦。”

    “好,就听皇儿的,你来安排督抚去镇压吧。”皇后一脸的随意,仿佛这事真不是事。

    花舞心下诧异,皇上不能做决断的事来找皇后,皇后随手甩给风末,风末不接了,她又甩给孟夏,这个世界好玄幻。

    “那个,小舞儿啊!孤刚才说的建议如何?”

    “啊!话本子吗?”花舞回神。

    “是啊,是啊!”皇后眼神发亮。

    花舞呵呵两声:“可以啊,听娘娘的,我这就去准备。”

    “好,好,你去准备,把菡萏留给孤,孤还要听她弹琴呢!”

    “对了,这事做好后还有赏!”

    花舞点头应是,这事好办,毕竟对手不再是太子,办好的标准就降低了很多,何况办好了就可以请求让花离他们进皇都了。

    她迫不及待地起身告辞,准备回去,菡萏看了看她。

    她对她点头,意思是没事,菡萏低头,就算有事也只能这样了。

    她往外走,只听孟夏也和皇后告辞。

    她在前,他在后,一前一后地走出乾元殿。

    “让你跟着本王的呢!”孟夏速度很快地走过她身旁。

    花舞一愣,还是脚步快速地跟上了他。

    “太子爷,你走太快了。”

    “是你腿太短。”

    花舞:“....”好想打死他怎么办?

    “那个太子爷,你认识君轶吗?”花舞边走边试探问道。

    “不认识。”孟夏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

    “哦,那你认识太史大人喽,能帮我传递个消息吗?”

    花舞觉得这个孟夏还算能说上话。

    虽然面子冷了些,做事到还都算对自己无害。

    所以,问出这些话,花舞是试探,也还是试探。

    她在试探他的底线,她有太多的未知需要解答,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是个知道很多的狐狸。

    孟夏没理她,继续往前走。

    花舞很无趣地嘟着嘴,就知道这男人难说话。

    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走的这条路是自己不熟悉的,前后不见人影还不说,两边的景物看起来好朦胧,都不知道是什么,像是影壁墙,又像是朦胧的结界。

    她忍不住大声喊:“喂,这条路是去哪里的?你带我走错路了。”

    隐在暗处的孟一和孟二不约而同地相互看了一眼。

    总觉得这姑娘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是个傻的。

    “让你跟着我!”孟夏瞪了她一眼,眼神里的不耐甚至不想多解释一句。

    花舞只好勉强道:“行吧,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随你去不就是了。”

    孟夏脚步一顿,不再理她,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当他们从太子府的后门走进太子府后,花舞才后知后觉地明白是走了捷径。

    基于孟夏没有回复她的话,她也就不死心地跟着他。

    孟夏也没赶她,径直往昭明殿走去。

    花舞知道,这是去办理公务了,那个皇宫里的皇上不会是虚设的吧。

    她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过,皇后都能是人格分裂,皇上也未必不是个傀儡。

    接下来,又是煮茶,研磨,各种伺候。

    花舞觉得心好累,修炼都没这么累。

    太难伺候了,事事要求完美。

    譬如,那个什么墨的水要多少,研磨的速度不能太快。

    煮茶的次序必须如何,先洗杯子,还是先冲泡等等....

    花舞努力配合,最后终于喘口气了坐下来,就听孟夏吩咐孟一:“把这个信笺发给太史。”

    花舞眼神一亮:“太子爷,帮我让太史传个口信给我的家人呗。”

    “哦?”孟夏不置可否。

    “我的家人还不知道我是死是活,他们肯定非常担心,太子爷行行好,做个善人,发个慈悲,帮我传个口讯吧。”

    花舞就差没有声泪俱下了,孟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演戏,就知道她演戏上瘾了。

    不过,这次花舞倒不是演戏。

    她是真的觉得想念花火他们了。

    看着她快要梨花带雨了,孟夏不耐烦地摆摆手:“好了,本王已经写了。”

    孟一摇摇头走出殿门,这姑娘可真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为了目的什么的,面子完全不需要的。

    花舞顿时止住了话语,又生生地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太子爷是个好人那!”

    “哼。”他不再搭理她,抽了一本书坐在榻上看起来。

    花舞暗自纳闷,他没答应她,却说写在里面了,想不通。

    看着孟夏不再要求伺候,她也抽了一只笔坐在孟夏下首的席位前开始写话本子。

    孟夏坐的地方是昭明殿的大殿最后面中央的位置。

    下面东西两边分别设置了两个席位,平时大概是有下属或者其他人来坐的位置。

    她既然答应了皇后话本子的事,那也必须要做的,顺便她也可以再见到朝颜他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写的正欢畅。

    耳边传来孟夏的声音:“把你写的东西给本王看看。”

    花舞无奈地递上自己的杰作,她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坑路,这样一个修士为王的世界,难道说不应该是好好修炼吗?

    她趴在这写话本子是几个意思?

    笔墨飞舞,戏词如下:

    “太子爷喜欢花儿,不喜欢女人?难道喜欢男人?”

    “太子爷喜欢辣的,不喜欢清淡的?太子爷真是重口味!”

    孟夏愈看愈蹙眉:“写的什么东西,拿去重写,本王这里不过关的话,你今天晚饭不要吃。”

    花舞睁大眼看着他,这人有病吧,这是故意找茬的节奏?

    她看到他投来严厉的眼神,知道他是真的。

    她郁闷地低头重写。

    孟一匆匆从外面走来:“太子爷,南华真人求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