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五十七章 被捞回来了
    伺机而动的那些狼,这时都扑了上来,她随手洒出一把药粉。

    还是上次给孟夏做的麻沸散,虽然没啥作用,但是这群狼还是被药粉糊住了视线。

    延缓了扑上来的速度,头狼被插了一刀,又被双掌的灵力猛推了一把,跌在地上吼叫着半天没爬起来,花舞趁机拔起匕首。

    头狼又翻身向她扑过来,不得不说它很顽强,然而花舞给它的重创还是有用的,这次扑过来的速度显然慢多了。

    同样的招数,扑近,一刀插向喉咙。

    她自信有手术刀的精准,故而没有悬念了。

    灰狼倒地抽搐,其他的狼四散开来,不敢靠近。

    花舞这才筋疲力尽地掏出孟夏给她的药粉,洒在自己划破的一些伤口上。

    在地球上,被一条狗咬伤,都要打狂犬育苗,这些狼有没有毒不知道,药粉及时上才是对的。

    还好,她也就手腕处划上了几个小口子,被那些狼爪蹭到的。

    这群围着她的狼,转了几圈后,都各自散开,她席地而坐,默默地调息,突然又想到灰狼的妖丹。

    睁开眼,拿出短刃,挖出灰狼的妖丹,随手放进储物袋中。

    孟夏惩罚她,不可能一直惩罚,那就先修炼起来。

    吃饭不吃饭对她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需要,虽说她还是有吃饭的习惯。

    这个结界里也有灵力,她打坐调息了几个周天后,身体里的灵力感觉充沛了很多,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却渐渐地有了睡意。

    她模模糊糊地想起,孟夏的那些药是有问题的,想睡肯定是个必然的趋势。

    她拼命地掐了自己一把,头脑略微好了一些,可过不了多久,又渐渐地有了睡意。

    只听到耳边有人说:“太子爷,她杀死了30头狼,还有一只头狼。”好像是孟二的声音,她再也支撑不住了,彻底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

    外面漆黑看不见,她睁大眼睛回神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所谓兽园睡着了。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下,竟然是软软的床榻,看来是被捞回来了。

    叹息了口气,她隐约的有一种直觉,就是孟夏并不会把她整死,若是让她死,没必要费那么多的力气把她扔在兽园里。

    打了这一群狼之后,她现在觉得身体里的灵力澎湃不已,而新晋级进来的灵气,在丹田里也更加厚实了。

    而且,她还隐隐地觉得身体里有一股力气从丹田处升起,并不是灵力,却有一种充盈的坚实感。

    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历练未必是坏事,她若是每天努力杀死几十头狼,是不是马上就能晋级到七阶了?

    想到此,她慢慢地从床榻上翻身坐起,盘腿继续进入修炼中。

    不停地运转着灵力打通浑身经脉,一个周天一个周天的循环,直到东方的天空渐渐地发白。

    趁着那一缕晨曦的紫光,她更加深入地陷入吐纳中。

    不多久,直到周身的灵气溢出一团白光把她包围,她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外面已经响起敲门声。

    “花舞姑娘,太子爷说你今天务必要交出一出戏文。”孟二的声音在空气里一走,就消失了,花舞撇了撇嘴,万恶的太子爷。

    不过,貌似没叫她去做早饭什么的,倒是讨了个巧吗?

    思虑未及,外面又响起孟二的话:“姑娘快起,太子爷说要吃你做的早膳。”

    “呃......”花舞这会儿觉得心塞塞。

    一大早修炼的好心情都没有了,算了,做早饭就做吧,或许哪天能放点药什么的,让他吃了拉肚子才好,不行,拉肚子远远不够,那么面瘫,最好吃了永远都不会笑。

    不行,不会笑了,皇后又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她边胡思乱想,边把自己收拾好,往外面走去。

    她其实去做早膳,真的是走个过场,那些厨娘都会把孟夏喜欢吃的,基本做好。

    她就去拼拼凑凑而已。

    然后由她端给孟夏,这差事就算完了。

    孟夏也不挑剔,很温和地吃了早膳,吩咐她安心地待在太子府写戏文。

    他就出府了,临走警告她:“若是不想好好写,还会把你扔去兽园。”

    花舞嘴角微微抽动,内心不知道该如何描绘,嘴上乖巧地说:“知道了。”

    孟夏似乎很满意地离开,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丫头不是个老实的,所以也暗中吩咐暗卫,不许她出府。

    花舞其实多少也并不埋怨他,看似凶险的境地,她其实应付的还算有余力,若真的是不顾她死活,肯定会出更猛的招。

    昭明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面前几案上云龙纹的铜炉里飘出阵阵香气。

    这个味道似莲香又像蔷薇香,她记得这是孟夏身上的香味,一个大男人竟然有花香,好诡异。男人不应该都是檀香什么?

    她吐槽完毕后,还是拿起笔,龙飞凤舞地写起戏文来。

    实际上对于她来说,她真的没有写戏文的天赋,那天临时写的那个所谓的相声,也只能说是小品吧,这次她打算写真正的相声。

    就让朝颜和夕颜俩演,其他旁白再说了。

    主要是这俩货颜值那么高,不好好地在戏台上多演一会,对不起观众啊。

    这要是放在现代,这俩人肯定能成为当红小生。

    时间很快,她几乎都错过了午膳的时间,没有人来喊她吃饭,孟夏也没回来。

    还是一个厨娘偷偷地给她送了些吃的。

    “姑娘人这么好,又是太子爷看中的,可不能饿坏了身子。”送饭的厨娘姓郑,人看起来很和气。

    花舞赶紧谢过她。

    厨娘也不多说,等她吃完,就端了食盒走了。

    花舞继续奋笔疾书,她争取写两个故事,到时候让孟夏挑呗。

    第一个故事写完了,外面传来脚步声,她也不抬头,不管是谁,她都可以不搭理。

    当然除了孟夏。

    “蓝大人,杜大人,太子爷不在家。”外面传来暗卫的声音。

    花舞眼睛一亮,原来是帅哥来了,写了大半天了,脖子都酸了,总算来了两个说话解闷的人呢。

    “没事,我们就进去坐会,等太子爷回来。”这两个人说着已经走了进来,显然暗卫是拦不住他们。

    “哎呦,花舞姑娘在啊!”杜聿很热情地和花舞打着招呼。

    蓝靖也微笑点头示意,花舞赶紧笑着起身给这两位行礼:“二位大人好。”

    “你在忙什么呢?”看着花舞面前铺着一叠纸,看样子是在写东西,杜聿很好奇地问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