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五十八章 谈笑风生
    “哦,我在写戏文,皇后娘娘要求再写几出戏,宣扬一番太子爷的笑。”花舞认真地回答着。

    杜聿“噗”笑出声来。

    “皇后娘娘也真是的,能先给我看看吗?”杜聿好奇地想要去拿几案上的纸。

    花舞伸手掩盖住,“不行啊!皇后和太子爷都没看,给你们看了,我要挨骂的。”杜聿点头代表理解,随拉着蓝靖坐在了花舞的对面。

    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个暗卫,要求给他们俩沏茶。

    “去去,到太子爷这里,我都是亲自动手。”杜聿喝退暗卫,自己亲自开始沏茶。

    花舞看了看,他沏茶的手法虽然不是很娴熟,也没像孟夏那样那么讲究。

    “要不我给二位大人沏茶。”

    “不用,不用,我们都是自己人。”杜聿笑着说。

    蓝靖始终不语,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花舞在内心点评。

    “对了,杜大人帮忙把那个死囚的事情处理好了吗?”花舞没话找话说。

    杜聿连连点头道:“处理好了,当天就处理好了。麻烦啊!皇都死个人都要报备,可是人也不容易死,你说这事!”

    花舞闻言嘴角抽了抽,这意思是巴不得多死个人吗?

    “你不知道,每天多少大臣想把他们家亲戚接来皇都,每日来问我是不是有囚犯死了,你说这个事!哎,不过,说来也奇怪,最近这两天没有人来问我这事。”杜聿边沏茶边唠叨。

    花舞顿时想了很多。

    那天晚上的那件事发生之后,虽然孟夏要求他们闭嘴,可是他们自己回家难道不会说吗?

    外面不说,私下里肯定还是暗流涌动吧。

    “那个大人知不知道,皇都每年都能死多少人呢?”花舞想着若是这次再在皇后面前立功,就要把花离他们弄过来,像这样要名额的事,简直比地球上学区房排队上学都难。

    “有时候啊!好多年也不死一个呢。”杜聿说的漫不经心,花舞却忍不住呵呵两声。

    蓝靖喝了口茶淡定道:“姑娘是还想带人进来吗?”

    “是啊!是啊!”花舞连连点头。

    “不容易的,皇都都是修行者,不发生特殊的瘟疫,或者战争,他们基本上都不会死,所以,这也是皇都一直严格控制人口的原因,就现有的家族,大臣们自己生的孩子,人口都越来越多。”蓝靖详细地给花舞科普了一番。

    花舞点头明白,原来这样啊!

    人口越来越多,资源越来越少,不控制的话,就会乱套了,这和地球上的计划生育还不同。

    他们不计划生育,所以,只能控制外来人。

    不过,看杜聿的态度,他显然对皇后人格分裂的事了解的不多。

    但是,面前这两位显然好说话,故而,她开启了套话模式。

    “大人掌管着这些人户口的事情,很严格啊,一定因为你是公平公正之人!”先送上一句奉承的话试探,不知道马屁效应对杜聿可管用。

    “哈哈,自然,自然,我杜聿当然是这皇都最公正的人了,没有之一,谁给我送礼,我都不会看一眼的。”杜聿哈哈大笑说着,花舞觉得自己这马屁拍的刚好。

    蓝靖看起来人很忠厚老实,马屁这样的话就要酌情而说。

    “蓝大人一看就是个英明神武的,听说老将军是当朝最厉害的将军,想来虎父无犬子。”蓝靖对花舞笑了笑,面前这姑娘很是与众不同,那天让孟夏笑的戏,就让人耳目一新,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有些不凡,还很会说话,说的你都没理由拒绝她的赞美。

    “哈哈,很少有人这么直接地夸赞蓝老大了,话说花舞姑娘,你这么会说话,难怪太子爷会留你在身边!说不定,孟老三自己都不知道他很青睐你呢!”

    杜聿继续哈哈大笑。

    花舞:“蓝老大,孟老三......”她能说她不想要孟老三的这份青睐吗?

    “看来蓝靖将军是你们中的老大了。”花舞继续没话找话说。

    “是啊,蓝老大,我是杜老二,孟老三,风老四。”杜聿一一数过来,花舞点头,soga,原来是这样的排序,貌似风老四虽然最小,可也最难伺候啊!

    “老大很有老大的风范,老二也很有老二的豁达。”花舞继续赞美,昭明殿里时不时地爆发出杜聿阵阵笑声。

    孟夏回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他去了皇宫大半天。

    那些大臣们暗暗地上了一些折子上来,关于那天晚上的事,皇后特意叫他去处理。

    本来,这些折子是直接送到皇上面前的,说什么的都有。

    有的说皇后性情大变,一定是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病,希望皇上放在心上。

    还有的说太子爷擅自给皇后用了迷药,不知道太子爷私下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行为。

    总之哪种风向的都有,这些折子统统都放到了皇后的案头。

    皇后一大早就叫人来通知孟夏进宫。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每天晚上睡觉前,孟夏都让绿萝给皇后喝一杯安神茶。

    皇后这两日倒是也没怎么在意,她睡得安稳了,麒麟自然不出来生事,即便有些躁动,给几块狼肉还是狗肉,也就打发过去了。

    孟夏是在宫里翻看了所有的折子,然后把所有上折子的人喊进宫敲打了一番。

    虽然他没有修为,奈何皇后有啊!

    皇后坐镇,一脸严肃,那些大臣们自然都服软,这就是个武力最大的世界,所以这些事很容易就镇压下去了。

    他忙碌了一天回来,进门就听到杜聿爽朗的笑声和花舞的轻声细语。

    “呃.....”这几个人倒是谈笑风生,他莫名地不爽。

    看着孟夏冷着脸走进来,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杜聿他们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们对孟夏相对了解些。

    “去哪儿忙了,等你半天了。”杜聿随意地说道,蓝靖也开口:“就是,你平时都懒得出门,就喜欢躺在家里的,今天是忙什么了呢?”

    蓝靖也开口说话了,或许是顾及老大的面子,孟夏倒是没再说什么。

    径直走过他们,直接坐在主位上。

    花舞偷瞄了他一眼,看他没说要话本子,她也不做声。

    她第二个还没写好,第一个也不能保证能过,看着某男人整日挂个脸的样子,她都担心她写的再好,也过不了他那关。

    岂知,刚坐下来的孟夏就抬眼看向花舞:“拿来吧。”

    声音没温度,人没表情,真是死面瘫!

    花舞暗自咒骂,还是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一叠纸送到孟夏的案头。

    “那个,我只写好了一个,本来打算写两个让你挑的。”花舞解释。

    孟夏抬手制止了她的说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