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五十九章 庆贺版戏文
    戏文如下:

    附注:(庆贺版)

    (男扮女装的朝颜)皇后:

    为了弘扬大孟朝的气象,为了宣扬皇家的威严,孤宣布,我的皇儿会笑了!

    普天同庆!撒花!

    (夕颜演)皇上:

    孤的皇儿笑了,可喜可贺,盛世年华即将开启!撒花!

    (各路大臣)群演:恭喜皇上,恭喜皇后,撒花!

    皇上:皇后,皇儿是如何笑的呢?

    皇后:自然是有高人出手啦!

    看到这里的孟夏嘴角可疑地抽动,“高人?”某丫头时刻不忘给自己贴贴金,显摆显摆。

    皇上:高人真厉害,皇儿可是从未笑过。

    皇后:是啊!所以说,孤重重地赏了她十两银子!

    皇上:赏的好!

    皇后:那自然!

    .......

    总的看下来,通篇都是皇上和皇后的赞许,夹杂着满满的,浓浓的喜庆气氛。

    他半天没吭声,若是没有那一句所谓“高人”的话,基本上没毛病。

    可在整个篇幅看起来,那句话又恰到好处,若是删掉了,反而衬托不出这事的难度。

    若是普通人都能治好的毛病,岂会等到现在?

    不过,他还是敲了敲桌子,示意花舞过来。

    “这句话去掉。”

    他指着高人那句话对花舞道。

    “不行啊!去掉了就不合乎常理了,太子爷可以自动忽略这件事是我做的,就当真的有个高人吧!”花舞扑闪着大眼盯着孟夏。

    孟夏冷哼了一声,她想到的就是自己想到的,改了确实不太合乎常理。

    “那这个就先这样吧,明日拿进宫给皇后看看。”孟夏说完,杜聿就冲了过来。

    “你终于看完了,轮到我了吧。”说着,杜聿眼疾手快地抽走了孟夏手里的几张纸。

    看着纸张上写的还不赖的毛笔字,杜聿先是赞叹了几句:“字体很不错,看来大家闺秀所言不虚!”

    花舞不知道自己的来历是被谁说过,大多数应该是风末那厮,不过那男人会说自己是大家闺秀吗?

    她的毛笔字也是之前在地球练过,她最喜欢瘦金体,最初是为了做赏金猎人练习的,每一种身份都要担当嘛,后来练着练着,也就很喜欢。

    谁知道会穿越,还要用毛笔呢!

    不过孟夏倒是没夸过自己,还是面前这个杜聿会说话,她不自觉地翘了翘嘴唇,这一幕当然也被孟夏看的清清楚楚。

    这丫头很喜欢人夸啊!他的走神还没回来,就听到杜聿在那捧腹大笑。

    随手把纸扔给了蓝靖:“老大快看看,笑死了,写的太逗了,不行,不行,花舞姑娘以后要多写,我看不够怎么办?”

    杜聿站在大殿中间跺脚,花舞无奈地蹙着秀眉。

    话说这男人笑点也太低了,她明明写的是庆贺版,怎么就让他笑成这样呢!

    却听耳边孟夏悠悠的声音响起:“继续写,不是说还有第二个吗?”

    花舞:“......”

    早知道的这一个就能过关,她为么还说写第二个啊!

    “我刚才说要写第二个了吗?”花舞反问道。

    “有啊!有啊!”杜聿赶紧过来证明,“我听到了,我可以作证。”

    花舞动了动嘴,一句话没说出来,她刚才是不是夸过这个男人豁达的来,哪里豁达,分明就是和他的排行一样,杜老二,哼,杜二货!

    她一脸怨怼的样子,看的孟夏莫名的心情好了几分。

    “走,我们去花园下棋去,让她在这好好写。”

    杜聿和蓝靖起身,和孟夏往外走。

    花舞在他们背后竖了竖手指,孟夏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这个不急了,你慢慢写,别真的写傻了!”

    花舞:“......”

    你才会写傻呢!你全家都傻!

    花舞在心里吐槽了一万遍,才愤愤地坐了下来。

    本来有想写第二个故事的念头,全部没有了,写什么写,修炼走起,再不济也要找几本药物书籍看看。

    她对这个大陆的很多药草和特性还不是很熟悉。

    比如对战那些恶狼时,她若能配制一些软筋散之类的,还有,孟夏的药膏里用的是什么药,让她每次都想昏睡的呢?

    于是,她开始翻孟夏的书架,一本本的书被抽出来,迅速的翻阅着,谁让自己有个过目不忘的金手指呢!翻书的速度和吃书差不多了,想当年在地球上浪费了多少时间背书,现在真是爽!

    只可惜没有修炼的书籍,她还是很想多看一些修炼的书籍。

    和那些恶狼对战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身法还是不够快,这个大陆肯定有更好的身法修炼之法。

    突然,她想到皇宫,皇宫里肯定有此类书籍,那只能去求皇后了,明天就去问。

    想到此,她又开始欢欣鼓舞地翻起了药书。

    一直到傍晚,孟夏他们都没回。

    花舞决定把书带回去看,顺便把一些方子抄录下来,最重要的是她要回去自己琢磨着配方。

    当她捧着书走出昭明殿时,遇到了孟二。

    “你们太子爷不回来了吗?我先回去了。”花舞和孟二打了招呼,想着那个可恶的男人要是回来找茬,她至少汇报过了。

    孟夏看了她一眼随口道:“太子爷他们去桐花里吃饭去了”。

    “桐花里是什么?”花舞好奇地问,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就是一条街,那边有好多吃饭的酒楼,太子爷他们经常去那边吃饭。”孟二耐心的解释了一番。

    花舞点头,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些修士也是要满足食腹之欲。

    不过孟夏没有修为,说不定他就是个喜欢换口味的主,吃饭,喝酒,听曲,再找个小妹妹....

    嗯,她抖了抖,又想远了,明明自己那日写的是南阳楼,想到此,她猛然回头对孟二道:“孟二,你们这里有没有男风楼啊!”

    孟二本来走进了大殿,听到她的话又回头。

    “啥楼?”孟二不解地看着她,这姑娘就喜欢问奇奇怪怪的问题。

    “就是那种有小倌的地方。”花舞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孟二总算明白了她所说的地方,瞬间脸红了半边。

    “这个,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吗?难道说皇都连妓院都没有吗?”花舞一脸孜孜不倦的神态。

    孟二热血都冲上了头,这个事情,他真心没关注过!他每日就忙着给太子传送各种消息到下面,还有自己也要修炼,还要时刻跟在太子跟前。

    现在若不是孟夏让他回来取一把扇子,他都不会出现在大殿门口好吧。

    “真不知道,我还有事。”孟二说完就不见了身影。

    花舞瞥见他半边红的脸,反应了过来,好想叉腰笑一会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