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六十章 偷花的愿望
    不过,这再次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说孟夏并不曾去过这些地方,否则孟二怎么会反应的这么迟钝。

    古言小说里的太子啊,王孙啊!不都是喜欢烟花巷吗?

    孟夏果然是个有问题的男人!

    否则,昨天看到自己写他和风末的意|淫|文,也不会大发雷霆成那样。

    花舞脚步轻快地回到了长歌殿,哎,殿内的一切看起来都好喜欢,就是只有一个人呃。

    她好想念花火和花燃她们,哪怕来一个也好!

    嗯,明天去皇宫一定要和皇后说。

    之后,她还是快速调整情绪,把药书里的药单综合研究起来,列出能研制的药粉。

    比如:笑癫狂,这是她自己取的名字。

    在上次给孟夏吃的那种药方上她又加入了一味酒曲,她记得那天晚上在皇宫里,皇后给她喝的是三百年的桃花陈酿,就比一般的桃花酿来的厉害。

    间接地催化了她身体里吸收灵力的速度,想来酒曲是一种菌用的好,在药性上应该也能最大程度的发挥。

    她列了一张需要买的药物的清单,准备明日亲自出府去买。

    若是给太子府的暗卫,也是可以买来的,但是,她还是顾忌一些,这些人会猜测她的钱财来路吧,小心使得万年船。

    这和那次让孟夏笑不同,大家都知道她有任务,她可以随意买买买。

    ....

    写好所有需要的药物,时间就到了深夜。

    她大概地给自己烧水收拾了一番,这才休息。

    不过睡了两三个小时,晨曦微露时,她即刻爬起来修炼,一日之计在于晨。

    她的早课要坚持下来。

    等到东方大亮了,她才翻身起床,洗漱后,准备去皇宫。

    孟二今日一大早倒是没来叫她去做早饭。

    等她自己到厨房时,发现厨娘们也只是把孟夏的早膳准备了,并没有端过去。

    那些厨娘和小厮看到花舞来,都热情的打招呼。

    这姑娘可是唯一的一个没有被太子爷送到冷宫去的人,说不定真的哪日成了这府里的半个主子。

    所以他们这些人都尽可能地巴结花舞。

    还有的厨娘私下里讨论,“这姑娘真的不错,瞧瞧那眉眼跟画里的人似得,难怪皇后娘娘能看中。”

    “嗯,就是啊!还说等及笄了才嫁给太子,我看着除了胸部小了些,个头也不小......”

    花舞“......胸小吗?”她清晰地听到这些所谓的小声议论。

    她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穿的是一件乳黄色的裙衫,虽然略宽松,不过胸部真的没有多大....囧o(╯□╰)o

    她晒晒地装作去做早饭的样子,郑厨娘已快步走过来:“姑娘,我给你准备了糯米团子,还有红枣粥。”

    花舞赶紧道谢,随着郑厨娘去端早饭。

    边走边发狠地想,先去给自己整点能丰胸的药物再说,话说啥都会被人笑话,这也能成为笑话吗?

    先被孟夏嘲笑腿短了,现在又是胸小,没法活了!明明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好吗?

    她自恋地想着,一脚差点从台阶下踏空。

    还是郑厨娘眼疾手快地拉了她一把,亲自帮她把早膳拎到长歌殿。

    路上,郑厨娘很和蔼地对她道:“听说太子爷昨日喝多了,今儿个一早暗卫就来通知说早膳候着。”

    花舞心下明白,怪不得今儿个早上没让自己去厨房。

    不过喝多了是怎么回事?什么事这么高兴。

    她也没多想,谢过郑厨娘,吃完早饭,就开始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

    “我要去皇宫啦。”

    她知道肯定有暗卫听到,她这也算是打招呼了。

    顺着那日孟夏带她走的路,她直奔后门。

    既然有捷径走,她干嘛走大门啊!话说她这过目不忘的记忆,走一遍就记得了那日的路线。

    顺利地出了后门,走到一处灰色的墙前,她囧住了,那日只是和孟夏他们穿过来,并不知道如何穿墙?

    正苦恼间,一个暗卫从身后鬼魅一样闪过来。

    “姑娘走其他路,这里只是太子爷专用。”

    “呃.....vip通道吗?果然妖孽人走的都是妖孽人的路。”

    “好啦,知道啦。”她又乐颠颠地往前门走,丝毫没有烦恼的样子,暗卫嘴角抽了抽,这姑娘真的是和一般人不同。

    按理说,不应该发脾气,或者撒娇,好想从这里走吗?

    他也特别诧异,她是怎么就一下子就找到这个入口的呢?

    花舞倒是没想太多,一路往大门走去,可以顺便走过蔷薇园,再多看几眼蔷薇,已经是盛夏了,蔷薇却还没开败,真是让人欢喜又诧异。

    她趴在蔷薇花上嗅了嗅,恋恋不舍地走开。

    某太子不给她摘花,她也不敢摘,嗯,这些花儿都是要凋零的,不过,万一哪天他不在,她要多采些,回去做花粉包,她在心里想的很美。

    顺利地出了大门,顺利地往皇宫走去。

    这边孟夏也起床了,两个暗卫正跪在他面前,向他汇报着一大早花舞的情况。

    实际上,孟夏并没有让他们汇报。

    可这些人害怕啊!他们都记得某日孟一被训斥的画面。

    听到说花舞找到后门,孟夏呵呵两声:“下次让她过去。”

    暗卫应了声是。

    另外一个暗卫说了花舞嗅蔷薇花的事,孟夏蹙眉:“今日把那些蔷薇全采摘了,一朵不剩,采完后安排管事把花风干,磨成粉尽快送给我,还有就是盯紧她,有消息就报给我。”

    暗卫高兴地回应了是,果然汇报是没错的。

    好吧,某舞想偷花的愿望要泡汤了。

    花舞打了个喷嚏,皇宫已经在面前了,在大街上转了一圈,发现了几个药店都还没开门,她决定等从皇宫里出来再去买。

    皇宫里的守卫虽然不认识花舞,但是花舞很聪明地说自己找小元子。

    于是,她在门口大概等了一刻钟左右,小元子就跑了出来。

    看到是花舞,自然很高兴地把她带了进去。

    “皇后娘娘每日念叨你呢!看来姑娘是来交任务的。”小元子一路唠叨,花舞抖了抖嘴唇,貌似她也就两日没来皇宫吧,她有这么让人难忘吗?

    “菡萏如何啊!”她还是最关心菡萏。

    “菡萏姑娘啊,吃好,喝好,睡好,各种好。”小元子说的夸张,花舞呵呵两声:“好就好,那个公公最近手气如何?送你几两碎银用。”

    “啊!”小元子一愣,“开玩笑的吧,你不是不喜欢秘密。”

    “那要看你愿意给我说什么秘密了!”花舞笑的天真无邪。

    小元子却不自觉地感受到后背发凉,这姑娘笑的这么天真,他怎么觉得不对劲。

    可是介于银两的诱惑,他又犹豫起来。

    看着他迟疑不决,花舞决定再努力一把。

    “十两银子哦。”若是之前,她会觉得十两银子真的不多,可自从知道皇后的抠门后,她觉得十两银子算是个很大的数字了,在这宫里,谁还敢赏赐多过皇后吗?

    小元子吞咽了口水,迟疑道:“说吧,要知道什么秘密!”两个人说话间,已经快要走到皇后的乾元殿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胆子真大!敢在皇宫里谈交易。”

    听着这声音,花舞没来由的后背一僵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