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六十二章 放血
    不过,红颜色的小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萌萌哒的样子,看的花舞心化了半边。

    小奶狗大概也就一尺长的样子,和花舞对视了几息后,蹭地跳下风末的怀抱,往这边跑过来。

    “让你,让你好吧。”花舞趁机站起来,走出那个垫子。

    小奶狗风驰电掣般冲到垫子上,稳稳地趴在了上面,一副宣誓主权的样子。

    花舞顿时想要去伸手摸摸它的头。

    可是只听狗的主人说道:“哪吒,那垫子脏了,等会给你换一块。”

    小哪吒果然飞快地跑出垫子,又跑回风末的软榻。

    花舞:“......”毒蛇男和某太子有的一拼。

    可某红衣男话锋一转:“丫头,你弄脏了我的狗垫子,记得你欠我的血。”

    杜聿笑不可支地看着他们斗嘴,忍不住问道:“花舞姑娘,你不应该在皇宫吗?怎么在这里,风老四邀请你来做客的吗?”

    花舞呵呵两声:“是啊!风大人这边冰晶看着着实凉快,我来欣赏欣赏。”她顺口掐了个理由,一听就是假的,杜聿也呵呵笑了两声。

    “我叫她来放血的。”风末没什么表情地说,杜聿一愣,又迅速反应过来。

    “老四,你别犯傻啊!她那小身板能放多少血,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呢!”杜聿语重心长地唠叨,风末抬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每日只放一碗,放在冰晶里存放着。”风末努了努嘴,花舞和杜聿都看向那个放冰晶的圆缸。

    一个圆形的直径大约有三尺这样的透明圆缸,应该是一种透明的玉石材质,看上去不仅透明,且有很温润的感觉,盒子底下铺着大约一尺高的蓝色冰晶,上面确实是一块空出来的圆槽状,上方还有个平滑的盖子,看来真的是为她的血准备的。

    看着他们俩都无声,风末又笑了:“她说来看冰晶的,倒也没错,这些就是为她的血准备的,一天放干肯定不行,每日放一碗,自然是没问题,第二日还能补上来。”

    看着风末笑的得意,花舞终于明白了他和孟夏的区别。

    孟夏是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面瘫,这人却是作奸犯科信手拈来,且可以笑的春风荡漾。

    杜聿还是忍不住担忧道:“不好吧,你这么做和皇后娘娘说了吗?”

    “说了啊!我昨儿晚上和她说的,她答应了。”风末一脸无辜。

    花舞却顿时明白,这厮是故意晚上去试探皇后的吧,真是聪明。

    被皇后晚上和白天截然不同的态度整了两次后,他自然是反应过来了,尽管他不知道皇后是怎么了,他就再试试呗,所以,他昨天晚上特意进宫,赶在皇后就寝前求见。

    昨儿个他去的时候,时间刚好,绿萝还没给皇后喝安睡茶。

    皇后那会正神思恍惚,他说什么都应承了他。

    杜聿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老四,你不会说谎吧,皇后怎么可能同意你这个做法呢!”

    风末没理他,站起来走向花舞。

    杜聿试图拦住他,却被他一伸手推到了席位上,坐在那里根本起不来。

    实力就是底气啊!这个绝对和排行无关。

    杜聿在那大叫,风末却快步走到了花舞面前。

    花舞自然无所谓了,风末说的对,她的血每天放一碗是可以,不至于马上死掉。

    就是这些血真的会有用吗?虽然不致死,人却会一天天衰弱下去。

    况且谁知道这厮是要放她多少血,想到此,她抬头对风末道:“大人,我同意放血,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先拿我的血去做做实验,万一不能用,你岂不是白浪费。”

    “对,对,风老四,你别疯了啊,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就先给人家准备了这么大一个缸。”

    “哼,放了再说。”风末手一伸,手里出现一把锋利的刀。

    又喊了一声“风一”。

    风一捧着一个不大的玉碗走了过来。

    伸手递给风末。

    风末挑眉把这两样东西递给花舞:“自己来吧,放够这一碗,你就可以走了。”

    花舞无奈地接过这两样东西,伸手撸起手臂,露出一截白嫩的手臂出来。

    风末蹙眉看了一眼转开,花舞精准地找到静脉,刺破,催动灵力,把血放入碗里。

    她动作熟练,眉头都没蹙一下,杜聿远看着唏嘘不已。

    刚才他分明嫌弃那个李队长的血迹,这会儿看着小姑娘放血,他又觉得不忍了。

    风末已经走回上位,他根本不担心花舞会出妖。

    刚才砍断那个李队长的腿就是杀鸡儆猴,他做这种事从不手软,可他也知道,花舞暂时要留着。

    几十息后,一碗血差不多了,花舞喊了风一给她止血散。

    风一犹豫地看了一眼风末,风末点头。

    他才飞快的递给花舞一个小瓶子,他又伸手接下花舞手里的血,快速地放入圆形的缸里。

    花舞快速地洒了一些药粉后,叹口气,把袖子再次放下来。

    “大人,我能回去了吗?”花舞抬眼看向风末。

    风末不耐烦的挥手:“以后每日我都让风一去找你。”

    言下之意就是找你放血,花舞顿了顿,明白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并没有入他的心,本来想着他去确认一番自己的血是否能用,再来找她,果然他还是太自我。

    想也没用,她头也不回地地走出大殿,风二从后面追上来。

    “姑娘我带你出府。”花舞点头道谢。

    两个人默默地走出风府,一路上,花舞也无心欣赏风府的奢华院落,倒是有不少小厮和侍女路过多看了几眼花舞。

    “看来你们府里是有侍女的啊!”她纯粹是没话找话说,既然风末没按常理出牌,是她控制不了的,自然也就只能先这样。

    “是的,大人有十多个侍女。”风二倒是不介意这个话题。

    “哦,原来你们大人不好男色啊!”花舞随口答了一句,风二脚步一滞,这姑娘可真敢说。

    不过花舞也噤声,这不是还没走出人家大门吗?

    说话还是要注意些。

    “那你们大人娶妻了吗?”她看着大门还有段路,觉得还是可以闲聊几句。

    “没有。”风二已经不想和她聊天了,继续和她聊下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少爷知道,回去受罚呢!他可是听说因为这姑娘,孟一差点被太子爷处罚过。

    花舞没想太多,走出风府后,她就信步在大街上逛起来。

    虽然刚才放了血,就当是义务献血了,街还是要逛的,来到皇都都没有逛过。

    大街上人来人往,整个皇都一片热闹繁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