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六十四章 争名额
    .. ,女皇撩夫记

    花舞直奔皇宫,这次没人阻拦,上午的侍卫都知道她来过,且是被风末带出去的,现在完好无损地回来,自然是给她进去的。

    而且花舞这次直接说:“我要见皇后。”

    这次竟然还有个侍卫直接带她往皇后的大殿走去,花舞心下狐疑,只能猜测这是有人吩咐过。

    顺利地到达乾元殿后,她老远就听到了皇后开心的笑声,看来心情不错。

    她进门后才发现杜聿正坐在皇后下首的席位上。

    皇后一眼看见花舞,赶紧招呼:“小舞儿快来,刚才杜聿还在说起你来,你就到了。”

    花舞赶紧走上去见礼,皇后很随意地吩咐人给她安排坐。

    绿萝特意走过来,在杜聿对面的席位前,给花舞放置了一个垫子。

    席位都不高,只适合盘腿坐下,她自然入乡随俗。

    花舞坐下后,发现菡萏也在绿萝的旁边,就冲菡萏笑了笑。

    菡萏自然是很开心,见到花舞就和见到亲人一样。

    “小舞儿啊,快把你的戏文给孤看看。”

    花舞从袖口掏出戏文的折子,给皇后亲自送了上去。

    本来她只打算交几张草稿纸的,还是孟夏扔了一本折子给她,让她重新誉写了一番。

    皇后很急不可耐地打了开来。

    杜聿一脸笑意地看着花舞,这丫头每次出现都会让人笑不可支,他都有些很期待以后的日子会不会越来越精彩了,怎么以前没发现日子其实很无趣,这丫头来了,貌似每天都发生有趣的事。

    估计花舞要是知道他的心声,铁定会腹诽他是个中二的,有什么好笑的,这些段子都很一般好不,不,段子都算不上,她可没做过段子手。

    她还没坐到位置上,皇后已开始拍起了桌案。

    “好,写的太好了!赏!”

    花舞一顿,转头看着皇后道:“您确定你看完了吗?”

    “还没呢,别动,开头就很好!”皇后头也不抬地回答她。

    花舞弯了弯唇坐了下来,杜聿看着她道:“我刚才还和皇后娘娘说你坐了风末家小哪吒的垫子。”

    杜聿说完,还一脸促狭地看着她,貌似这件事有多么的荒唐可笑。

    花舞“......”

    “咳咳,杜大人,你每日里没有公事吗?”花舞装作口气严肃地看着杜聿,她小脸的神色庄重,看的杜聿又想笑了,为么她一举一动都会让人觉得很有趣呢!

    不过,她显然是在转移话题。

    “哈,我当然有事,我现在来找皇后不就是办理公事吗?”

    “哦?”花舞心想,梯子来了,真是好巧啊,他来宫里肯定也是为了李队长家那五个名额吧。

    果然,杜聿接着说道:“风老四不是驱逐了五个人吗?刚好空出五个名额来,我就是为这事来请示皇上的,他让我来找皇后,我就过来了。”皇后并未在意他们说啥,看戏文还在入迷状态,故而没搭话。

    花舞沉吟了一瞬,她这是再次见证了一次皇后当家的情形。

    她刚想开口说道,皇后又拍了怕桌案:“就这个了,就这个了,这个先演起来。”她的语气轻快,声音很兴奋。

    花舞知道这戏文算过关了。

    “戏班子还用上次那个,小舞儿你去找太子府的管事说道。”皇后很快给出了方案,花舞点头应允。

    然后,皇后放下折子,看着花舞道:“小舞儿要赏什么呢?”

    花舞知道,最重要的时候到了,自然先站起来行礼,然后才诚恳地说道:“娘娘,我一个人来这里,家里的人还不知道我是死是活呢!我很想念家人,能让他们也来皇都吗?”

    “可以,这事简单,杜聿,你去办。”皇后纤手一挥,那意思这根本不是事。

    杜聿脸犯了难色,皇后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吗?

    他刚才进宫时,在宫门口就遇到了镇国公,还有御史大夫,他们拦着他都是要名额,他就知道,这事不好办,才去找的皇上,也不知道皇上这次为啥会推给皇后。

    看着杜聿没吭声,花舞就知道这事并不好做,否则这位二货大人不会不吭声。

    “怎么了?”皇后也觉察出了杜聿的为难,她抬眼看向杜聿。

    杜聿刚想开口,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南华真人到。”

    花舞内心了然,刚才在粥店就听到这个南华真人也是要名额的,竟然直接来了皇宫,看来皇宫对于南华真人来说,也是轻车熟路的地盘。

    或者说,皇宫很看重这位真人。

    果然,皇后吩咐太监:“赶紧给真人准备个席位。”

    花舞也赶紧起身让座,她知道这大殿里的席位还是有尊卑礼仪的。

    皇后倒是也默许了,几个太监过来,迅速给花舞在下首又抬了张席位。

    南华真人已经走了进来。

    “见过皇后。”南华给皇后施礼,皇后笑着说免礼。

    南华真人坐下后,看了看杜聿和花舞,也点头示意,杜聿很熟稔地和他打招呼,关系看起来不错。

    “小舞儿,南华真人是皇都的护国真人,以后要多向真人请教。”皇后特意向花舞介绍了南华真人的地位。

    花舞明白加上“护国”二字,不算是真正的官职,也算名誉的职位。

    或者说更重要,关乎国运。

    于是她赶紧起来给南华见礼,这些大拿不能轻易得罪,南华也就轻轻抬手,花舞就觉得一股力量涌过来,她不自觉地坐了下去。

    花舞顿时觉得不爽,为么觉得这老道人对她不满呢?

    只听南华真人已经开口:“皇后娘娘,贫道今日来就是想找你要两个名额,听说皇都现在有五个空出的名额。”

    杜聿暗暗地皱眉,镇国公要俩,御史大夫也要俩,这位真人也要俩,花舞刚才也在要,天哪,他就五个名额,真是让人汗流浃背的事。

    花舞看着杜聿皱成一团的眉毛,就知道这名额的事难办的去了。

    皇后“哦”了一声,看向南华真人。

    “是这样的,贫道很多年前在外面云游时,就答应收俩徒弟,一直以来都没有成行,今日听说有五个名额,您看看可否考虑给贫道安排两个,这两个徒儿资质多不凡,日后都是可以为皇都的兴盛做一番努力。”

    南华说的铿锵有力,简直是无法反驳,收徒弟也是为了皇都考虑,用心和理由都很高大上。

    皇后点头看着杜聿道:“五个名额吗?”

    杜聿赶紧回:“是的,皇后娘娘,下官找你正准备说这事呢!还没来及说。”

    花舞在心底哼了一声,这位杜二货就来得及说自己的糗事了。

    皇后又抬头问花舞道:“小舞儿,你有几个家人?”

    花舞瞬间想了很多,还没来及开口,就听杜聿接着又对皇后回禀:“皇后娘娘,镇国公,御史大夫他们都要名额,下官我....”

    这是先拦着她的话了,她顿时对这个杜二货失去了很多好感,哼,先在心底给他记一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