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六十五章 五五分还是四六分
    .. ,女皇撩夫记

    “哦,这么多人要啊!他们要多少?”皇后询问。

    杜聿很快把名单报了一遍。

    皇后依旧看向花舞,花舞已经在心底算了一遍,他们各自要俩,就六个人了,一共五个名额,她只能试试了:“回禀娘娘,我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如果娘娘很为难,就不用给我名额了。”

    她这一招是欲迎还拒,这词当然不是这样用的,她就是这样试试。

    果然,皇后哎了一声:“那怎么行,你给孤立了功,自然不能一个不给,这样吧,你和真人各自分两个名额,剩下的一个名额让镇国公和御史大夫两个人猜拳,谁赢了归谁。”

    “猜,猜拳.....”杜聿凌乱了。

    花舞忍住没笑,皇后真的很奇葩有没有,不过也蛮欢乐的。

    总觉得皇后好恍惚,各种奇招迭出。

    “有困难吗?有就和孤说说,若是猜拳不行,那他们俩打一架,谁赢了归谁。”

    花舞差点“噗”了出来,她强行忍住,倒是南华真人云淡风清的模样,毕竟人家是真人嘛。

    他只要自己的名额有了就好,他可不管皇后出什么招数。

    这是个修士的世界,打一架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不知道那两位知道会不会吐血。

    杜聿只好勉强地站起来,给皇后行礼,准备告退。

    “赶紧办啊!小舞儿你可以安排你的姐妹进皇都了,哥哥就留着下回吧。”皇后说完又面向南华真人道:“真人也可以安排你的人进皇都了,杜聿的效率很高的。”

    杜聿抽了抽嘴角,他确定他出了皇宫不会被揍一顿吗?估计镇国公和御史大夫还没打起来,就先会暴打自己一顿吧,可那也没办法,他这算是领了皇后的口谕,谁若不服气,就来找皇后呗,他暗戳戳地告退。

    南华真人谢恩后,也起身告辞,走的时候又多看了花舞两眼。

    花舞总觉得他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看着南华真人和杜聿都退下了,皇后这才又拿起花舞的戏文又看了一遍。

    “真的不错,小舞儿抽空再写一个上来,如果这次写的好,下次的名额,孤就直接留一个给你哥哥。”

    花舞赶紧应下,又顺便谢恩。

    “孤也不留你多坐会儿了,你回去安排太子府的管事找戏班子,还有你姐妹们进皇都。”皇后也是个急性子,花舞暗暗好笑。

    “那个戏班子排演好后,先带来给娘娘演一遍。”

    “那是自然,孤要先看,没问题了,他们可以每日在皇都的各个地方演出。”皇后说的眉飞色舞。

    “那这是要打算往外扩散吗?如何扩散呢?”

    “先一个戏班子演起来,再让他们去教其他的戏班子。”

    “那我们需要收一些费用吗?他们谁看戏不给钱呢?”花舞发现了版权问题,应该收取版权税,否则自己这功劳不是白搭了。

    “行,行,当然要收费,收多少你来订,但是,你要和孤五五分成。”皇后一脸认真地看着花舞。

    花舞“.......”

    她这是被半路打劫了吗?明明从剧本到演出所有过程都是自己负责的,皇后这真是掉钱眼里去了,她也不能把这话说出来。

    皇后倒是很精明道:“是孤给了你表现的机会,小舞儿不会舍不得吧。”

    “舍得,舍得,五五分就五五分,即便娘娘说四六分,你六我四,我也是赞成的。”花舞想侥幸地试探试探皇后贪财的底线。

    哪知皇后一拍几案:“哎呀,太好了,就这么定了,还是孤的小舞儿贴心,你放心,你们家菡萏在皇宫里的吃住,孤都是不收银两的。”皇后边说边笑的灿烂。

    花舞觉得自己浑身都想抽风怎么办,菡萏什么时候是她们家的了,明明是她自己把菡萏留在皇宫的好不好。

    但是,她还是很违心地说道:“是,皇后太大度了,花舞敬佩。”

    皇后闻言笑的更欢乐了。

    “是啊,好多人都说孤是最大度的人。”

    .....

    .....

    花舞默默地退出乾元殿,这都是哪个马屁精说的话,刚才真不应该张嘴试探她,像她这样的,你和她说三七分成,她肯定更高兴。

    果然,她走不远就听皇后清晰的声音传来:“不行,孤要让小舞儿定价高些,我们不应该三七分吗?小元子去追上她,告诉她价格订高些,皇都这些大臣们都有的是银两,肥着呢,不宰白不宰。”

    花舞走的飞快,等到小元子追上她时,她已经快到了宫门口。

    小元子气喘吁吁地把皇后的话传达了一遍,花舞应了一声走开。

    她刚走两步想起上午和小元子说打赌的事,于是她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最近的侍卫也在十几丈外的宫门口时,她喊住了小元子。

    “喂,小元子,我们继续交易啊!我给你十两银子。”

    “不,不,我不要。”小元子像见鬼一样地跑开。

    花舞纳闷,难道说风末早上狠狠的揍他了吗?他怎么像见鬼一样呢?

    算了,日后再说吧,她好想知道皇后和皇上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办?

    好奇心有时候真的像猫的爪子,时不时地挠两下心窝。

    ......

    她回到太子府时,已经是傍晚。

    大门虽然没人看管,有着结界,但她进进出出好像也没啥?

    不知道这结界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友好了,想不通就不想。

    她直接去找了管事,管事就在靠近大门的应事厅,平时府里的大小琐事都他负责,比如买多少菜,每个月如何发放银两等等。

    管事姓孟,年岁看着不小,但人很精神,看起来很和气。

    看到花舞来找他,他的态度即礼貌且客气。

    “姑娘有什么事尽管说。”

    花舞把皇后娘娘的要求说了一遍,还是找那日的戏班子。

    管事很爽快地应下,立即去安排。

    “不过,要明日进城了,现在傍晚了。”他走到门口又回来。

    “不急,不急,明日办。”花舞说着也走出应事厅,一路往长歌殿走去

    路过蔷薇园时,她随意瞥了一眼,然后立刻呆在了当场。

    为么这些花儿都没有了。

    她愣了几息反应过来后,又迅速跑回去找孟管事。

    “孟管事,孟管事,不得了,蔷薇园里的蔷薇花全部被偷光了。”花舞老远就对孟管事喊着。

    孟管事看着她笑了笑,不疾不徐道:“是太子爷吩咐全部摘光的,不是被人偷光了。”这姑娘真的有些傻气不是吗?谁敢来太子府偷花?

    “呃.....我忘了这里是太子府,苍蝇都飞不进一只来。”她立刻转身离开。

    边走边在心里画圈圈诅咒孟夏。

    哼,肯定是他知道了自己说要偷花的事,不对啊,好像自己没说啊!

    但是,她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