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十章 荒唐的决定
    孟夏瞪着她:“过来。”

    花舞哂笑了一下道:“太子爷,你也在啊!这么危险的地方,你在这干嘛呢?”

    众人“……”

    ……

    没有人来得及吐槽,场上形势又起变化变化。

    风末已经坐在了地上,人看起来极为憔悴,大红的锦袍是前所未有的皱褶,花舞吓了一跳,怪不得这厮三日没找他要血。

    南华真人的额头上也冒着大滴的汗水。

    皇后美貌的脸孔极为扭曲。

    孟夏再次瞪着她:“你给皇后唱一首歌。”

    “唱....唱歌吗?”花舞一脸吃惊地看着孟夏。

    “是的。”孟夏的语气和表情都毋庸置疑。

    花舞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然而,为么是唱歌呢?这个世界的歌她可不会唱,她只会唱地球上的歌,这个冰山男不是为难她吗?

    除了颓坐在地上的风末,和全神贯注与皇后搏斗的南华真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花舞。

    花舞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貌似大家的目光都很期待,她明白,这些人对她的期待纯粹是对孟夏这个决定的信赖。

    她只好勉强地看着孟夏道:“唱啥歌?”

    “随便,只要你会唱的,就一个个来.....”孟夏不耐地说道。

    花舞内心一阵阵发毛,一个个来,她要唱多少歌?要唱到什么时候呢?

    此刻南华真人却“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太子爷,让皇上来吧,我顶不住了。”南华真人虚弱又急促地说了一句。

    孟夏快走两步到花舞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认真点,快些唱。”

    花舞瞪着孟夏那一双如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仿若深海,下一刻就可以把她的灵魂都吸进去,她打了个冷颤,决定执行他的这个荒唐的决定。

    可是此刻,难道不应该坐在旁边看戏的终极boss皇上出手吗?

    为么是她这样一个小菜鸟唱歌呢?不合常理啊!

    但是,沉默一瞬后。

    她还是开始唱了。

    “真的好想你,我在夜里呼唤黎明,追月的彩云呦,也知道我的心,默默地为我送温馨.....真的好想你。”

    这是一首非常老的歌,歌名就叫《真的好想你》她会唱也是因为孤儿院的大妈们喜欢。

    小时候就经常听那些大妈唱,而她现在的心情是真的很想念地球,想念那里每个熟悉的事物与人。

    ......

    她本来是打算唱一首欢快的歌曲,可又担心节奏太快,加速场面的失控。

    这是一首很温柔的歌,她还记得那个女歌手人长的就很温婉的样子。

    所以,皇后平时看起来温婉美丽的女子,应该也会喜欢这样温柔的歌吧。

    这是她选择这首歌的原因。

    她唱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特意在高音部分用上了灵力,以备场内的皇后可以听清。

    孟夏最初听到她唱出“真的好想你”这句话,还蹙了一下眉。

    但是,他一直盯着场中的变化,随着花舞清亮的声音渐渐起来。

    皇后的手确实慢慢地垂了下去。

    所有人也都发现了这一幕,花舞试图停下来。

    孟夏却转身对她道:“不许停,接着唱。”

    花舞无奈,只好继续,一首歌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地唱,直到她觉得自己的嗓子快哑了,皇后才慢慢地抬起低下的头。

    眼神里的戾气少了很多。

    “夏儿。”皇后的声音不大,孟夏却喊了一声“孟一”。

    孟一唰地出现,手里捧着一杯热茶,似乎一直都在准备着这声召唤。

    孟夏接过孟一手里的杯子,走向皇后,南华真人喊了一声:“不可。”

    杜聿也在那大叫,“老三注意啊!”

    花舞的心也砰砰地跳,这是又给他老娘喝安睡茶吗?

    她还没考虑太多,皇后已经就着孟夏的手,把茶水喝了下去。

    眼神却渐渐地清明了起来。

    场内的人都在看着皇后的变化,看着皇后眼神清明,大家才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

    花舞暗暗吐槽,这次竟然不是安睡茶,反而是清醒茶吗?

    真是搞不懂皇后这个状况了。

    不过,她脑子里灵光一现,突然想起导致人格分裂的原因,大多数都是因为触发了创伤或者黑暗记忆。

    而自己刚才唱的歌并不是黑暗的或者创伤的记忆,而是很温和的歌曲。

    难道说,这是唤醒主人格吗?

    “丫头过来。”皇后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花舞的思索。

    “哎。”花舞笑着走向皇后,孟夏也没阻拦他,而是招手孟一和孟二过来把捆绑皇后的绳索解了开来。

    皇后显得特别虚脱,坐在地上的风末已经调息了半晌,恢复了些神色,他从花舞开始唱歌就觉得诧异了,这会儿睁开眼就等着皇后说话了。

    南华真人却在皇后和孟夏正常说话开始,也坐下开始调息了。

    大殿内没人说话,花舞上前很自觉地帮忙把皇后扶到了她平时躺的榻上。

    皇后坐下后,看了看在场所有的人,虚弱地说道:“孤调息片刻,孤会给大家一个答案。”

    说着,她迅速进入了打坐调息的状态。

    虽然她刚才是处在上风,毕竟也耗费了很多的灵力。

    所有人都沉默,花舞默默地在皇后榻旁的一个软垫上坐了下来,孟夏却在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大约过去了有一刻钟,皇后悠悠地睁开眼:“大家或许不知道,孤一直有病,最近发病的情况愈加频繁,晚上和白天是两个人,这件事只有皇儿和皇上知道,但是皇上最近身体不太好,他对我的病情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依靠皇儿。”

    她说着,也看了看皇上和孟夏,孟夏没什么表情。

    皇上却点头:“是啊!朕最近修为出了些问题,差点走火入魔,帮不上皇后什么忙,都靠夏儿。”

    皇上说这个话的表情自然随和,挑不出一点毛病。

    花舞纳闷至极,没毛病才是最大的毛病吧。

    风末眼神不明地看着皇后道:“娘娘的意思是说晚上的你和白天的你是两个人格吗?”

    皇后看着风末笑道:“末儿说的对,你可晓得这种病如何治?以前只是晚上发作,最近白天也有发作,这次尤为严重。”

    “是有人为吧。”孟夏接过皇后的话茬。

    “确实,今日的事,孤会追究责任,你们只要知道,孤是生病了,并不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你们都是孤非常信任的人,孤认为你们都理解孤。”

    杜聿像一尊木雕泥塑一样站着,他到现在还没能清醒过来。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吗?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末儿把南华真人带到摘星楼去调养,除了小舞儿和夏儿,你们都退下吧。”皇后有些疲乏地下了逐客令。

    皇上很自然地走了出去,还体贴地叮嘱皇后好好休息。

    大殿里只剩下了孟夏,花舞和皇后。

    甚至没有一个宫女和太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