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十一章 再提嫁娶
    皇后对花舞笑了笑:“小舞儿,今日谢谢你,不管如何,孤算是又回来了。”

    花舞听着惊讶,却又不能说出自己的惊讶。

    “哎,娘娘,我自己胡乱唱的歌,难道真的有用吗?”

    “当然,孤很喜欢你的歌声,像麒麟喜欢菡萏的琴声一样。”

    皇后脸上的表情极为真诚,看的花舞都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早知道一首歌就能搞定,那天晚上何必和麒麟打一架呢?

    皇后似乎知晓她的心思,笑着道:“麒麟被锁起来了,若是麒麟在孤身边,孤可能撑不过这三日,还是夏儿准备的周全。”

    言下之意,孟夏做了一些准备,只是让有心人钻了漏洞。

    “而且,白日里,孤是有意识的,也在做抗争。”皇后又解释了一句,花舞模糊地点头。

    接着就听皇后继续说道:“孤和夏儿都有在应对这个病,这次确实是个意外,对了,小舞儿对夏儿有不满吗?”

    呃...我的不满有用吗?

    自己儿子什么样的秉性,还不知道吗?

    她并不敢说出来,反而笑着道:“娘娘说笑了,太子爷一向是英明神武,伟大智慧的人物,我怎么敢对他有不满,我对自己不满,都不能对太子爷不满。”

    皇后呵呵笑了两声,显然情绪不是很高昂,花舞猜测她身体还属于透支状态。

    孟夏哼了一声,知道她说的都是反话。

    “既然没有不满,孤考虑让你们尽快成亲,孤不能等到你及笄了,丫头。”

    皇后说的黯然,花舞一惊。

    不是说好还有一年的吗?

    提前成亲是几个意思?

    “皇后娘娘,你不能这么说,你身体康健着呢!你会再活上亿年的,而且越活越美丽。”花舞尽可能的拍马屁,就是希望皇后能改变她的决定。

    皇后“噗嗤”笑了一声。

    “你这丫头,嘴巴像抹了蜜,孤说的都是事实,像今天这样的事,若再继续发生,孤终究会迷失了心智,到时候就算你及笄了,也不会有人想起把你嫁给夏儿了。”

    花舞心想,不嫁刚好,搞不好,不用及笄,自己就已经远离了这个地方呢!

    只听皇后继续说道:“孤决定了,等你的姐妹们进了皇都后,孤就开始给你们筹备成亲事宜。”

    孟夏始终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花舞不无焦虑地看了他几眼,这人真是的,为么不反抗啊!

    这分明是包办婚姻,不会有幸福的,这人真的是死的吗?

    看着孟夏半天不说话,花舞在心里咒骂了起来。

    皇后看起来极为疲倦,和花舞又随意说了几句话,吩咐他们都退下,花舞这才郁闷地从乾元殿走了出来。

    刚走出大殿,迎面就遇到风末。

    “风一,跟她回去采血。”他自己却往大殿走去。

    只听孟夏从后面跟上来道:“采什么血?”

    “哦,太子爷,借她的血用一用。”风末没什么表情地和孟夏对视着。

    孟夏盯着他看了有几息,花舞心跳加速,“快说反对,反对啊!”

    然而孟夏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风末也无声地继续往大殿走,风一快步跟上了花舞。

    花舞郁闷至极,这个孟夏的心思真捉摸不透,难道说他就由着风末乱来吗?却听到身后大殿门口的太监说道:“风大人,娘娘休息了,明日再来觐见。”

    呵呵,这是不见的节奏,估计风末是一肚子的话要问皇后吧。

    然而,看起来皇后并不太待见他。

    想到此,花舞心里略平衡些。

    .....

    她和风一一前一后刚走出宫门,就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倚靠在宫墙边。

    “呃,你们还在啊!”她尴尬地挥手,本来是不想打招呼。

    可这两个人速度极快地出现在她的前方。

    风一略有诧异地看了看面前的人,也没说话。

    许靖川悠悠道:“姑娘,虽然事先你说了平局后所有的钱都归你。”

    “是啊,是啊!那你们还跟着我干嘛呢?”花舞理直气壮的抢过话茬,但是眼神里的火苗还是蹭蹭的。

    夏亦涵盯着她面无表情道:“那你事先也没说我们不可以撤出押注。”

    花舞顿时明白面前这两个无赖的意思了。

    花舞尬笑道:“你们不会说要撤出押注吧。”

    “是的,我们要撤出押注的银两。”许靖川依旧笑得人畜无害。

    风一听的一头雾水,这俩人看着衣着光鲜,姿容也不凡,竟然和花舞姑娘有金钱纠纷,这姑娘来皇都没几天啊,这都是做了什么事呢?

    “规则本来就是我订的,那我再加上这一条,不许撤出押注。”花舞叉着腰说,这次她不能忍了,这俩人摆明就是来挑刺,找漏洞的,若是好好说还行,既然耍赖,谁怕谁呢?

    她叉着纤腰是想做出一股气势来,奈何在这两个都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以上的帅哥面前,毫无威严的气势。

    夏亦涵嗤笑了一声:“姑娘,你这是无赖吧。”

    “彼此彼此。”花舞斜睨了他一眼:“难道说你们长的好就可以无赖吗?不可以的。”她自问自答。

    许靖川似乎都听到了夏亦涵磨牙的声音。

    “算了,我们还是去等师傅吧,不和她一般见识了,不过,姑娘,我们身上所有的钱都在你那里了,晚饭都没得吃了,能否借我们一些。”许靖川话锋一转,又换了个方式来要钱。

    既然强硬的不行,那就试试软一些的。

    花舞转了转眼珠道:“哦,这个可以,喏,给你们每人十两银子,够吃晚饭的了。”花舞从袖口里取出二十两银子扔给许靖川,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又回头:“再免费送你们一个消息,你们师傅受伤了,在皇宫调养,我建议你们先回去等。”

    许靖川一脸笑眯眯地谢了她,转身对夏亦涵道:“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走吧。”

    夏亦涵没什么表情地跟上他,两个人很快消失在街道的远方。

    风一很好奇花舞的行为,却也不好问,看她抬手就摆平两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男人,他愈发觉得这姑娘不是一般人。

    花舞带着风一回到太子府后,干脆利落地放了一碗血给风一。

    或许是因为保鲜问题,风一拿到血后就很快消失了。

    花舞叹口气,默默地给自己吃了两颗丹丸,还是之前在花家时候,用那些妖兽丹制作的丹丸,她本是留给了花离他们,谁知道,花离又放了许多在储物袋里。

    虽然不能滋补失血,至少可以增强筋骨,有助于修炼。

    她盘腿坐下来调息,开始吸收丹丸里的能量。

    差不多到午夜时分,她基本上吸收好了这两颗丹丸,人显得精神了很多。

    想到白日里皇后和她说成亲的事,她又很烦恼。

    有一个细节挥之不去的是,为什么自己唱的一首现代的歌,皇后却会清醒过来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