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十二章博弈(一点点带着玻璃渣的糖)
    难道说皇后也是个穿越的吗?

    这个假设一划过她的脑海,顿时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她下意识地紧紧地握紧双手。

    若是这样,那么孟夏又怎么会知道她的歌声可以拯救皇后呢?

    不对,孟夏还是那个孟夏,只是为么声音不像呢?

    说到声音相似,她再次被一个漏洞击中,她怔怔了半晌,才想起面具男。

    曾经第一次听面具男的声音,就知道很熟悉。

    那分明就是孟夏的声音,而这个孟夏的声音倒是和君轶不同。

    声音相似不代表是一个人吧,如果君轶是孟夏,他应没必要一次次救自己。

    不管如何,她有必要再试探一次孟夏。

    .....

    长歌殿和长乐宫只隔着一条回廊。

    她走过去就被暗卫拦住了。

    花舞:“我想见你们太子爷。”

    暗卫答:“太子爷睡下了。”

    花舞只好回头,在长歌殿走了一圈,又走出殿门。

    夏日的夜,有虫鸣,空气里也略有燥热,并非夜凉如水。

    她走了一圈后已有了算计。

    “来人,救命啊!”她大声喊着,然后捂着肚子靠在回廊的柱子上呻吟起来。

    黑夜里跳出三四个暗卫。

    “姑娘怎么了?”

    “快,快叫太子爷,我快不行了。”花舞的声音极其虚弱。

    立刻有暗卫消失在回廊里。

    花舞边呻吟还边不停地念叨:“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很快,孟夏的脚步响起在回廊里,只是几息的功夫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孟夏看了一眼已经疼的蹲在地上的花舞道:“去找太医来。”

    “太子爷,我要死了。”花舞边呻吟边念叨。

    孟夏蹙眉,吩咐孟一和孟二把她扶起来。

    花舞装作很虚弱地被扶了起来,孟夏又示意孟一和孟二把她架入长歌殿。

    她很快被放在了长歌殿外室的一个软榻上。

    花舞一副虚弱的样子反复道:“太子爷,我要死了。”

    额头还逼出了几滴汗水,甚至打湿了发鬓,毕竟做戏要做全套。

    孟夏再次蹙眉:“太医马上来。”他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了,他的直觉是这是姑娘家的事情,或许男人不适合问,就算他懂一些医理,他也不想仔细地询问她。

    “我要死了,能单独和你说几句遗言吗?”她蹙眉,一副强忍的神态,两只湿漉漉的大眼里还泛着泪光,她是在演戏,但是带入了一些情感,比如想念往事之类,泪水自然就有了。

    孟夏看了她一瞬,摆手让孟一和孟二离开。

    两个人犹豫了一瞬,也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看着孟一他们退出去,花舞腾地坐起来,迅速虚点了几个方位,顿时一个简单的阵法就出现在他们的周围,而她和孟夏就被锁在了这个阵法里。

    孟夏冷冷地看着她道:“装的吗?”

    花舞嘿嘿两声:“我不会做结界,以防我们俩说话被听到,我只能出此下策了。”

    孟夏眯着眼看着她不语。

    花舞不知道他怎么想,但是她觉得他既然没有修为,那她自然是不怕他的。

    高低自己还有一些修为,虽然修为很菜。

    “那个,太子爷,你认识我的吧。”花舞眼神晶亮地看着孟夏。

    边说着她从榻上跳了下来,围着孟夏转了一圈。

    孟夏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名,今天就是因为让她唱一首歌,她就警觉到自己知道些什么吗?

    不过,他依旧不语,他要看她到底猜测了多少。

    花舞看他不语,以为他是默认了。

    “你看看,你当初为啥要把我杀死,带到这个鬼地方来呢?我在地球上的日子多好,好的职业,好的生活,空闲的时候,我还打算开我那辆牧马人去西藏,你说吧,你到底什么目的?”花舞一脸探究地看着他。

    孟夏的神情不变,眼神里古井不波,完全看不透他的想法。

    不过他还是开口:“本王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是如果你再不把本王放出去,等暗卫破了你的阵法后,你就要受到处罚了!”孟夏的神色陡然变得严厉,完全就是一种威胁。

    “呵呵,太子爷,别这么拽,你都还在我手里,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喂一粒毒药?”

    花舞说着伸手从袖口掏出一粒药,“看着,这药吃下去后,你就要乖乖地说实话了哦。”

    孟夏盯着她依旧不语,他要看她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不出问题的话,再有几十息,孟一他们就会过来。

    花舞看着他依旧没反应,以为他是怕了,一伸手把他推坐在软榻上。

    谁让他个子太高,把药喂到他嘴里太难。

    孟夏现在确实没有修为,故而花舞略用力确实把他推坐了下去。

    花舞身形微动,就凑到了孟夏身边,笑眯眯地把药拿到他的嘴边。

    “说吧,不说就要吃了哦。”她凑近他的身旁,再次闻到了若茶香又似蔷薇的花香,也近距离地看到了孟夏极为好看的薄唇。

    嗯,她想什么呢?呸,她暗暗地啐了自己一口。

    孟夏却在看她小巧的鼻子,以及那一双在黑夜里闪着光芒的眼睛。

    这丫头在这里的样子比地球的时候稚嫩了许多。

    “哎呦,真是铁板一块。”花舞伸手挑起他的下巴,略用力,一颗药就滑入了孟夏的嘴里。

    她给他喂得其实是一颗她自制的“笑癫狂”,她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配制毒药。

    她正得意着,要看某人大笑时。

    然而,他却一甩头,吐出那一粒药。

    伸手就去抓花舞,他没修为,不代表不会反抗,花舞身形一偏,躲过他的手,脚下却一绊,直接扑向了他的怀里。

    孟夏只是转头吐了药,身体还是坐在榻上的,主要是他身形太高大,而他穿的袍子垂下来太多的衣褶子把花舞绊倒了,直接扑向了他的怀里。

    花舞暗自咒骂了一声,自己太大意了,刚想要起身,却听到一阵风声滑过,她知道阵法被破了。

    她这个阵法就是个障眼法,本来就支撑不了多久。

    对于比她高级别的暗卫来说,只要用足灵力就可以劈开,这和当初在城门口和饕餮对阵时候不同。

    那个时候城外很空,哪里有人,哪里没人自然是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而暗卫们都知道她和孟夏就在这榻边,看不到他们人了,自然会想到试探一下是否有猫腻。

    她来不及多想,瞬间趴在孟夏的胸膛呻吟起来。

    “太子爷,你好坏啊!明明人家身体不好......”花舞的声音又娇又软,被她压在身下的孟夏脸都黑了。

    而破开阵法的孟一和孟儿一脸懵逼的神态,在他们看清了眼前的情形后,“唰”地一声,两个人顿时消失在原地。

    花舞也蹭地要爬起来,孟夏却一把握住了她的腰。

    她顿时僵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