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十五章 血脉
    孟一出现在了她的身旁不远处。

    “姑娘,你可以出去了。”

    “喂,我还没取内丹呢?”花舞不满地说。

    孟一挥了挥手,那些妖兽的尸体瞬间不见了。

    花舞呵呵两声:“那可是我的战绩。”她内心很是不满,明明是自己的战果,孟一这是什么意思呢?

    “走吧,否则出不去了。”孟一大踏步往前走,花舞赶紧跟上,比起能出去,自然先走为妙。

    即便这里可以靠大杀四方提高修为,有再多的内丹,也不能再这么来一波了。

    又是一阵波纹晃动,花舞跟着孟一又回到了刚才进来的地方。

    她抬头看了看大亮的天光,说明她在里面战斗了一夜,她进来的时候是刚入夜。

    孟一径直往前走并未说话,花舞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也没说话。

    还好没有太惨到衣不遮体的地步。

    “姑娘先去洗漱换衣,等会去昭明殿,太子爷等着你。”孟一边走边交代了两句后就消失了。

    花舞叹息了一声,想多问几句,都没来得及,只好往长歌殿走去。

    边走边琢磨着自己任脉的事情,好诡异地力量。

    不过,下次孟夏再靠近她,是不是可以一拳把他打飞了呢!

    想想画面就很美。

    .....

    昭明殿内,风末和蓝靖都坐在孟夏的下首。

    两个人都是一脸风尘,显然是刚从远处赶来。

    风末一脸不郁地正说道:“太子爷不信吗?老大可是看了我试验的全程,她的血完全没用,也就是说她根本不是什么龙族血脉,她甚至还不如之前抓来的那些籍籍无名的龙族人。”

    蓝靖也点点头,他证明了风末的说法。

    “对了,老三,你让我去龙脉探看,确实有问题,皇后异变的这段时间,龙脉确实在蠢蠢欲动。”蓝靖也老实地汇报了所见。

    孟夏半晌才道:“我知道,所以让你去看看,基本上能控制住皇后的情况,龙脉就不会有问题。”

    孟夏只有在他们几个面前称“我”,尤其是对蓝靖这位老大。

    蓝靖的人品很忠厚,自小就替他挡事,背锅等等,他很尊敬和信任这位老大。

    “太子爷,你是还要留着这丫头吗?”风末这是一生气就喊太子爷,和一生气就喊皇后娘娘一样,蓝靖和孟夏都心里有数。

    他这就是不待见花舞,血没有用,完全不是什么龙族血脉,留着完全没必要,这是风末的认知。

    “皇后有口谕,她很快就要和我成亲了。”孟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

    风末和蓝靖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吃惊。

    虽然皇后之前是说等花舞及笄了嫁给孟夏,可那应该也是了解她是龙族血脉的人,略有用处吧,至少是条件之一,难不成还真的因为她是孟夏的福星吗?

    风末一脸见鬼地看着孟夏:“呵,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和她成亲?”

    依照他对孟夏的了解,以及冷秋院里的一堆女子。

    他真不认为,孟夏是随意受人摆布的人。

    “皇后的意思是这样,我必须和她成亲。”孟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花舞进来就听到了这句话。

    其实她的脚步声很大,大殿里的人都能听到,不过谁会在意来人是谁?太子府里的人自然是不必避讳的。

    “可惜,我并不想嫁给你。”花舞走进来就接上了这句话。

    三个人都把目光投向她。

    孟夏是看不出所以然,蓝靖是很惊讶,风末是满满的厌恶。

    一个对他来说无用的人,即便是美女,也没价值。

    花舞环顾了一圈,也并不行礼,她很明白,孟夏娶她必然是有目的,只是风末的表情为么那么厌恶,难道说有其他新的情况?

    于是,她试探道:“风大人,今天不需要小女子的血吗?”

    风末冷哼了两声:“不需要了,你就是个虚假的无用之人。”

    花舞闻言真想哈哈大笑,不过,只能在内心表达。

    “哦,这么好啊!恭喜你,又可以接着找下一个了。”花舞无视风末的鄙视,一脸的笑逐颜开。

    不用每日供血了,真是喜大普奔的事,虽说有价值才有存在的理由。

    可她的价值不想用血液来体现,再说,为么要在他们面前体现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风末起身往大殿外走去。

    即便不是马上需要找龙族血脉的人,他还有一个需要试验的对象,那就是菡萏,又是新的一日,皇后应该也可以见他了。

    风末走了之后,蓝靖也很快告辞,大殿里只剩下了孟夏和花舞。

    花舞很熟练地煮茶,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还在想孟夏说的话,他原来是想要和自己成亲的,尽管是为了某种目的。

    难怪那日皇后说起成亲的事,他并不反对。

    她正出神地洗着杯子,孟夏却说了一声:“把手拿过来。”

    花舞一愣神,什么意思,把手拿过去什么意思?

    她看着他的俊颜发呆,孟夏冷笑了一声。

    “你呆吗?手呢?”

    她离他不远,就隔了一张几案的位置,听了他的话,下意识地把右手伸了过去。

    洗杯子的手还都是水渍,孟夏嫌弃地掏出一方锦帕擦拭了一番她的手。

    他冰凉的手指滑过她的指尖,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却被孟夏紧紧地握住了手腕。

    “别动。”他虽然没修为,但是力气并不小,花舞一下子并没有挣开。

    最主要的是她心不在焉。

    孟夏修长的手指已经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呃....”原来是把脉啊!她略微松了口气。

    她在长歌殿边洗澡,边想通了一些事,不管孟夏是不是那个孟夏,目前看来,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而且,不管去兽园还是万兽园惩罚这种事,乍一看是惩罚,实质上对于她来说都是修炼。

    她是直接得到好处的人。

    至于他们都有什么目的,她也只能活着往下探查,有些危险不冒也罢,并不是所有的事很快就有答案,而自己却可以一步步地先强大起来再说。

    那,孟夏现在给她把脉......难道说他明白自己的任脉是怎么回事吗?

    她抬眼向他看去,孟夏此刻却是闭着眼睛的,她无法分辨他所想。

    花舞又看了看他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白皙。

    真是让人嫉妒的存在,男人的手长的这么美,做什么事都很赏心悦目呢!

    她一晃神,又过去了几十息,孟夏猛地睁开眼睛。

    “从今日起,不能随意流血,不管何时何地。”

    花舞诧异地看着他。

    “因为你的血脉觉醒了。”孟夏的神态略严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