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七十八章 少妇谋杀亲夫
    花舞这会儿正在和朝颜夕颜八卦。

    孟管事把他们约在了皇都最出名的一家茶楼“安闲居”。

    这会儿,他们俩到了,戏班子的老板还没到。

    三个人正喝茶聊天。

    “你们俩真舒服,还可以到处走走逛逛,看不同的风景。”她是听说了朝颜和夕颜去皇都不远处的一个城池去唱戏了,故而发出这样的感慨。

    朝颜和夕颜对望了一眼,难道不是常年漂泊流离失所吗?怎么到她这里就是走走逛逛,看不同的风景了呢?

    “那个,姑娘,你这次的戏文是啥,给我们说道说道。”朝颜决定换个话题,他觉得很难跟上这姑娘的想法。

    “好啊,好啊!”花舞倒是不在意。

    她很快把戏文给朝颜和夕颜说了一遍,又给他们俩单独留了一份话本子。

    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胖胖的大叔走了进来,原来这就是戏班子的老板。

    胖大叔一脸的肉嘟嘟,一笑像个弥勒佛。

    花舞顿时就在心底给他打上了这个标签。

    大叔也只说自己是老板,并没多介绍。

    “姑娘,听说你是皇后面前的红人,以后希望姑娘多多关照。”胖大叔一脸笑眯眯的神态,花舞纤手一挥:“没事啦,我罩着你们。”

    门外传来“噗嗤”的笑声。

    花舞挑眉,谁在偷笑呢?这是觉得自己太霸气了吗?

    还是说面前这俩唱戏的美男满满的小|受的气质呢?

    躲在暗处的孟四捂住嘴巴,为么自己不小心笑了出来,孟二真是给自己派了个好差事,这姑娘很有趣不是吗?

    朝颜和夕颜专注地看着戏文,倒是没在意因为一句笑声引发的暗潮。

    花舞又和他们俩交代了戏文的精髓,一句话:就是烘托出喜悦的气氛。

    朝颜和夕颜今日穿的都是一件灰色的皂袍,黑发上是一根竹簪,若不仔细分辨,真的不好分出谁是朝颜,花舞是记得朝颜的右眼有一颗米粒大的单色的胎记,若不仔细是看不清的。

    而且朝颜的气质略温和,夕颜略有些冷淡。

    总的来说,这俩人的气质偏高冷,所以,花舞觉得有必要特别交代演出喜悦感来。

    他们研究戏文的这会儿,胖大叔又走了出去,说是遇到了熟人,过会儿再来。

    朝颜和夕颜研究了一会戏文后,又和花舞探讨了一番,导演工作搞定后。

    花舞笑着对他们道:“你们俩好好地把这出戏唱好,我会单独给你们俩算酬劳。”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朝颜开口道:“姑娘不用客气,酬劳的事你和老板谈即可。”

    “哎,老板那边的酬劳自然是要谈的,你们这边是你们这边的。”

    “这样吧,你们去把老板叫来,我们好好谈谈。”看着他们俩为难的样子,花舞大概地知道,他们应该是有自己的规矩,不能暗地里收酬劳,为了避免给他们增加负担,她也决定明着谈。

    夕颜走了出去。

    只是片刻,胖老板就走了进来。

    “孟管事已经和我谈妥酬劳,姑娘就不用费心了。”弥勒佛大叔依旧笑眯眯。

    花舞笑道:“我知道你们自然是谈好的,我这边和你谈别的酬劳。要知道,皇后娘娘安排了,先去皇宫唱一场,之后,你们是要去诸多大臣家继续唱的,这样的话,每一场你们都会收到好多酬劳,于是,你们很快就能赚到更多的银两......”

    花舞打住话头,看着他们。

    弥勒佛是常年跑江湖的人,自然明白花舞的意思。

    “姑娘是要抽成是吧,这个可以,只是你这出戏打算收多少银两一场呢?”弥勒佛一针见血,非常上道。

    花舞点头:“五百二十两两一出戏,你拿你们应得的酬劳二十两,剩下的五百两都是我的。”

    “这么多。”房间里的三个人都很诧异。

    他们现在一出戏也就收二十两,看来花舞是了解了行情。

    “是的,你们尽管找这些大臣收,谁不给让他们找皇后。”花舞笑的灿烂,可这三个人都嗅出了笑容后面奸诈的气息。

    “还有,我打算给他们俩赎身,大叔开个价码。”花舞是一步步来,同意了这个价码,接着就是赎身,这里的戏子也是卖身的,自然是需要赎身。

    她不清楚朝颜和夕颜的过往,但是她只有把他们赎了,她才能进行下一步。

    “不,我们不愿意。”夕颜开口打断了话头。

    花舞略意外,随又了然,自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朝颜倒是没说话。

    弥勒佛笑眯眯道:“姑娘,他们签的是终生契约,赎不了的。”

    “哦,那你的戏班子多少钱,出个价。”这是她的最后一步,既然不卖人,那就买整个戏班子。

    弥勒佛哈哈大笑:“姑娘,戏班子可是鄙人全部的身家。”

    “说吧,开个价。”花舞依旧一脸的笑容,如果戏班子也买不下的话....

    她是要自己再重新打造一个,太浪费时间,也不好找人。

    弥勒佛扯出一个为难的笑容:“鄙人身家不值钱,可是若是都卖给姑娘,从此,我们不就是失去了自由吗?”

    “不,自由是你们的,我也不会干涉你们的行动,就是偶尔帮我做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事即可。”花舞听出了这话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

    她抛出了诸多诱饵,以及诸多自由的附加条件,最终这胖大叔还是妥协了。

    毕竟她出五千两,但是她并不真的拿出来,随便在十个大臣家唱完戏,他们就能拿到这笔钱了。

    自然,花舞也和他签了条款。

    白纸黑字当场写下条款:

    一.不干涉戏班子唱戏的自由,随便他们去哪个地方唱。

    二.只在去每个地方唱戏时,顺便帮花舞搜集一些讯息。

    三.按规定,唱完花舞写的戏。

    简简单单三条,各自画押,花舞就成了戏班子的新东家。

    看着花舞干脆利落的字一笔笔落下。

    弥勒佛不禁赞叹:“姑娘的字真好。”

    花舞挑眉得意洋洋道:“那是,写字就要像少妇谋杀亲夫。”

    弥勒佛呵呵笑了两声,夕颜没什么表情,朝颜好奇地问道:“姑娘这句话啥意思?”

    “哦,少妇谋杀亲夫啊!既美且狠啊!”

    暗处又传来“噗嗤”一声轻微的笑声。

    花舞蹙眉,怎么会有这么猖狂的小贼,一直在偷听,且肆无忌惮地笑,一定是这个茶楼里没人管教的小厮,她起身哗啦一下打开门。

    然而门口啥都没有,她又悻悻地走了回来。

    和朝颜他们又再次把具体的细节商定后,她就走出了茶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