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女皇撩夫记 第八十章 姐妹相见
    .. ,女皇撩夫记

    皇都的城门口,花舞这是第二次来。

    她翘首以待,并没有啥心思四处张望。

    此刻只有接到花火和花燃,她才能放下心来。

    只是过往的行人会时不时地往她这边看过来。

    她一不小心又穿了那件大红色的蔷薇裙衫,在一大早的晨光里格外的醒目。

    人美,衣衫耀眼,又骑着一匹白马,的确是一道不可忽略的风景线。

    关键是有些人想起前几日镇国公和御史大夫决斗那日,也有个穿大红蔷薇衣衫的姑娘。

    莫不就是这个姑娘,事后,很多人打听过这姑娘到底是谁?

    也有人知道一些,比如那御衣坊的织娘就暗戳戳地四处说过,这姑娘是太子府上的。

    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大都知道了这姑娘是太子爷看好的人。

    要知道,大家可都暗地里以为太子爷的有怪癖,不娶媳妇,大概率不喜欢女人,只有几个好兄弟。

    这个姑娘的存在,说明了啥?

    说明了他们大孟朝要有后了,不得不说,吃瓜群众们的想的都比较多。

    要让花舞知道他们的心思,非要笑死不可。

    就孟夏那厮,娶了她都未必会同房,别说她自己也不乐意。

    即便到了非嫁不可的那日,那也只能是权宜之计。

    “孟四,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到呢?”看着远处的官道,花舞焦虑地问着孟四。

    官道上来往的车马倒是不少,进城的,出城的都有,可咋知道哪个是呢?

    “快了,我听说中午之前能到,姑娘别急,反正所有的车马都是要下来检查的。”

    花舞想想也是,她和孟四都骑在马上。

    可以清晰地看到排队检查的队伍。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孟四关于皇都里的事,她想着花火和花燃这次应该能给她带不少消息来,至于落脚处吗?

    她也想好了,暂时肯定和她住太子府。

    日后,她准备开个茶馆,戏班子也买下了,可以在茶馆里唱戏,搞点消息什么的就比较便利了。

    目前看来,消息还是有必要,比如她要赚钱,那些丹药那么贵,真的好用的话,就需要赚很多钱。

    消息有时候就是金钱,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

    她骑在马上边说话边盘算。

    这时候一辆普通的马车赶了过来,看车夫的装扮就知道是城里人,而车上下来的恰好就是花火和花燃。

    花舞大喜,从马上翻身下来,迎了上去。

    孟四去办理进城的事宜,给检查官员交代了杜聿颁发的居住证。

    花舞这边和花火已经抱成了一团。

    花火自然是泣不成声,花燃的小脸上也有泪水。

    分别月余吧,她们对花舞既有想念,也有担心。

    花舞仔细地看了看她们,发现气色都还不错,这才放心。

    过往的人又往这边看过来,看来是这姑娘的家人啊!

    都是长的不错的小娘子,皇都又多了几个佳丽,不知道又会便宜哪家公子哥。

    且不说这些吃瓜群众的心思。

    花舞带着花火和花燃往太子府过去。

    .....

    当花燃从马车上跳下来,看到面前的东宫二字时,还是吓了一跳,常规的东宫不就是太子府吗?

    “花舞,你真的嫁给太子爷了啊!”她还记得在晋阳城时的戏言。

    花舞瞪了她一眼:“走吧,别废话。”

    三个人跟着孟四往里走,一路上自然是看的花燃目瞪口呆,花家也很好,但是如何能跟太子府比,这里每一棵草看起来都精心打理过。

    但是四处的静谧和安然,又不由得让你喧嚣不得,生怕惊扰了这里的主人。

    花舞本想多说几句,看她们俩一副噤声的模样,知道她们是被府里整体的气氛给压抑住了。

    孟夏整个人的气质就是这座府邸的气质。

    她摇摇头,笑道:“没这么可怕,你们俩想说就说,比如想死我了的这种话,说上一百遍,我都乐意听。”

    走在前面带路的孟四脚步一顿,这姑娘真……

    他还是赶紧去汇报任务吧,脚下开溜,他很快消失在花舞她们面前。

    他走了后,花燃自然更放的开了,哼了一声道:“想的美。”

    花火“噗嗤”一笑:“是哪个丫头每天说想念小舞儿不下百遍的?”

    花火毫不留情地揭花燃的老底。

    “哈哈.....”花舞大笑,花燃不饶花火,两个人边走边追赶。

    三个人嘻嘻哈哈地就到了长歌殿。

    自然又是一番感叹,花火去烧水煮茶,花燃四处探看,花舞自然是躺吃的那个。

    她现在时不时地给自己搞些零食,就是希望这豆芽菜身板能长快些。

    不多会儿,花火烧好茶水,三个人坐下来喝茶,花舞把她来皇都的事简单地和她们俩说了一遍。

    自然也没略过要嫁给孟夏的这事。

    花燃听的一愣一愣。

    “小舞儿,你真的要嫁给太子爷啊!”花燃刚才以为自己说错了,现在真的听到了,自然依旧惊讶。

    “这个,再看吧,皇后娘娘要求的。”花舞话音刚落。

    外面传来小元子的声音,“姑娘在不,皇后娘娘召见。”

    花舞呵呵两声,人前脚才到,后脚就来召见了,看来皇后真的比她还着急。

    小元子看到花火和花燃,自然笑眯眯地合不拢嘴。

    他可是和皇后一起为花舞挑了许多嫁妆。

    就等这两位娘家人到了,听说都已经让司礼监去挑日子了。

    花舞带着她们俩进宫,自然也没有心理负担。

    皇后要见她们,无非还是自己和孟夏成亲的事。

    花火因为有一肚子的话要和花舞说,路上,便迫不及待地拉着花舞说起来:“花离很担心你,他已经在晋阳培养了一批孩子,生意看起来都不错,那边打仗了,很多普通的流民都涌入了晋阳城,所以,我们的生意反而更好,花离还让我给你带了一些银票,说你用得到。”

    花舞大喜,刚把银票花完,这就又有了,不过后面自然不能再让花离给了,她也必须赚钱了。

    “我准备在皇都开一家花间隐,也准备培养一批人,目前只有一个戏班子可用。”花舞也小声地和花火说了几句自己的计划。

    小元子带着花燃在前面走,花燃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

    小元子很有耐心地走在前面解释。

    故而,她们俩才在后面说了几句正话。

    “你真的要嫁给太子爷吗?”花火听完她的赚钱计划,自是不担心的,她担心的还是花舞成亲这事。

    花舞笑了笑:“身不由己,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成亲这事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人生大事,可我和他成亲,真的只是一种形式。”

    花火听的不是很明白,但看着花舞并无担忧的神色,她也略放心。

    来的时候,花离和他交代过,凡事都听花舞的,她也比较相信花离的判断,就凭这丫头在皇都一个月来混的风生水起,那就说明她并不是随口安慰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